经济研究 理论研究

中国经济发展与亚洲经济崛起探讨

沈华

2020年09月09日 09:30

张天桂
《现代商贸工业》2020年第30期

作为亚洲及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通过40余年的对外开放,已成长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体、第二大经济体、以存量计第三大对外直接投资国,制造业和外汇储备第一大国、商品消费和外资流入第二大国,既是“世界工厂”又是“全球市场”。而其对外开放进程的启动恰好与亚洲经济的第三次高速增长相交叉,持续深入推进则使自身与充满活力的亚洲经济的融合程度日渐加深、联动效应不断增强,双方的巨大经济潜力于互动发展中得以更好地释放,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相应提升。亚洲的崛起不但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未来潜力巨大;帕拉格·康纳(Parag Khanna)更是认为“亚洲世纪”已经到来。


1 中国GDP的持续快速增长与亚洲经济崛起


中国的GDP从1978年的仅仅为1495.4亿美元增至2018年的136081.5亿美元,后者已是前者的91.0倍,占全球GDP的比重也从1.8%跃升为15.9%;2019年GDP继续同比增长6.1%,达到99.1万亿元人民币、折合14.4万亿美元,依然仅次于美国稳居世界第二位。自2006年以来中国一直是全球经济增长稳定的最大贡献者,2019年的贡献率仍在30%左右。人均GDP更是于2019年首次超过1万亿美元、达到10276美元。即使2020年世界经济因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而衰退,IMF也依然预测中国将在全球急剧萎缩4.9%时同比增长1.0%,继续为世界经济稳定做出积极贡献。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2019年7月的报告,世界对中国经济的综合依存度指数从2000年的0.4提高到2017年的1.2,亚洲经济体与中国的联系更因区域供应链而愈加紧密;中国与世界经济联系的变化,到2040年可能会使相当于全球经济总量15%到26%的经济价值受到影响。

按照世界银行WDI的数据,2018年东亚与太平洋地区、南亚地区以现价美元计算的GDP已分别达259180亿美元、34578亿美元,为1978年的16.8倍、19.8倍,年均增长7.3%、7.7%,高于全球5.9%、北美5.5%、拉美与加勒比地区6.1%的平均增速,占全球的比重也由18.0%、2.0%分别提高为29.5%、3.8%。2020年6月IMF《世界经济展望》显示,2019年亚洲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实际GDP同比增长5.5%,比欧洲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拉美与加勒比地区分别快3.4、5.4个百分点。


1.1 中国GDP的规模扩张在亚洲相对更快


根据WDI的数据,以2010年不变价美元计算,中国的GDP在1978年到2018年间的年均增速达9.4%,不仅远快于区域外部美国2.6%、欧盟2.0%(德国1.8%)、巴西2.5%、南非2.3%的平均增速,也超过区域内部东盟5国(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5.1%、印度5.9%、韩国6.0%、日本2.0%的平均增速,即使1960年至1991年(WDI的数据仅从1960年开始)日本对亚洲经济崛起发挥重要引领作用时的年均增速也仅仅为4.9%。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经济2013年至2018年的年均增速依然有6.9%,同样快于同期美国2.4%、欧盟2.1%、日本1.0%的年均增速;2019年6.1%的增长率仍旧快于日本的0.7%、韩国的2.0%、东南亚的4.4%、印度的5.0%和美国的2.3%。

根据《国际统计年鉴》的数据,中国在1978年时仅为全球第11大经济体,到2000年才超越意大利位居第6;2005、2007、2010年已分别完成对英国、德国、日本的超越,居于第4、3、2位。中国占有的亚洲经济份额同步大幅提升。与亚洲的最发达经济体和经济崛起的最初引领者日本相比,按2010年不变价美元计算,中国的GDP在1978年时还仅为日本的10.5%,到2018年时已翻转至其的1.7倍;与亚洲也是全球人口大国且经济正处于高速增长的印度相比,中国在1978年时尚仅是印度的1.0倍,到2018年时已提高到其的3.8倍。


1.2 中国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在亚洲相对更大


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1978年时还仅为2.3%,比欧元区、日本、美国分别低13.6、15.9、35个百分点;1979年至2012年的年均贡献率已达15.9%,仅次于美国排名世界第2;2013年至2018年的年均贡献率更高达28.1%,位居世界第一。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拉动,在1978年时还只有0.1个百分点,比美国低1.54个百分点;到2006年时已提高至0.55个百分点,仅低于美国的0.86个百分点;2016年更是达0.8个百分点、超越美国居于世界首位;2017年继续为0.8个百分点、依然是世界第一。有关测算结果表明,如果不考虑中国经济影响,全球经济仅在2013年至2016年间平均增速就将放慢0.6个百分点,而其波动强度则将增加5.2%。即使在经济增速放缓的2018年,中国折合1.4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量也相当于2017年世界第13大经济体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而中国如此快速的持续经济增长和不断提升的亚洲经济规模占比,也意味着其是亚洲经济崛起的关键动力与“重要后盾”。按2010年不变价美元计算,中国对亚洲经济增量的贡献率2013年到2016年已平均超过50%。韩国中国经济金融研究所全炳瑞所长就曾明确表示,中国对亚洲其他国家经济的重要性达到近40

年最高值。亚洲开发银行对中国经济减速对周边国家(地区)影响的估算结果显示,如果中国大陆的经济增长下降2%,那么日本的GDP可能下降0.24%,“亚洲四小龙”的GDP将下降0.39%到0.95%,东盟成员国也将减少0.15%到0.32%。需要强调的是,受1997年、2008年两次金融危机的影响,按2010年不变价美元计算,亚洲经济增长1998年几近为零、2009年亦极为缓慢,而中国的经济增速仍分别达7.8%、9.4%,对亚洲经济增量的贡献率更是高企,成为亚洲相对快速走向复苏的关键。


2 中国消费的持续快速扩大与亚洲经济崛起


中国的贸易伙伴已由1978年的40多个扩大到2018年的超230个,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占全球的比重由0.8%、第29位提高为11.8%、连续2年位居第一(自2013年首次起至2015年已连续3年第一),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占全球的比重由1982年的0.6%、第34位增加至7.0%、连续5年位居第二;其中,货物贸易进口总额占全球的比重达10.8%、创下历史最高水平,已连续9年为全球货物贸易的第二大进口国,进口增加额更是占有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增量的近20%。2019年中国在全球货物、服务进口贸易中的份额分别为10.8%、8.6%,未来15年进口的商品和服务将分别超30万亿美元、10万亿美元。2002年至2018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与存量的世界排名分别由第26、25位提升至第二、三位,在全球流量、存量中的份额分别由0.5%、0.4%增加到14.1%、6.4%;流量更是年均增长28.2%,2018年为2002年的53倍,所占全球份额创下历史新高。尤为重要的,中国在2017年已成为亚洲16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流向亚洲的直接投资流量占2018年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的73.8%,较2017年提升4.3个百分点;2018年末,在亚洲的投资存量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64.4%、比2017年提升1.4个百分点,亚洲的境外企业覆盖率更高达97.9%。需要强调的是,中国通过对外开放提升的不仅仅是利用外商直接投资和对外直接投资,向世界提供价廉质优、更丰富商品和向东道经济体提供适应性技术、展开更广泛产能合作的能力,还有立足自身经济发展、收入增长的消费能力与意愿,以及在二者驱动下所展现出的强大现实消费行动力。作为全球消费增长的关键力量和最具潜力的消费市场,中国在对外开放进程中尤其重视周边合作与发展,其亚洲需求市场的地位和作用稳步提升的同时,也为亚洲经济崛起注入不可或缺的重要活力。


2.1 中国消费能力在亚洲相对提高更快


中国拥有14亿多人口,其中4亿为中等收入群体,是全球最具潜力的消费市场。《国际统计年鉴2019》的数据显示,中国人均国民收入(GNI)的世界排名由1978年的第175位(188个经济体)提高为2018年的第71位(192个经济体);按照WDI的数据,以图表集法衡量,人均GNI由1978年的200美元增加至2018年的9470美元,后者是前者的47.35倍;而210美元起步的印度仅增加为2020美元,360美元起步的印尼、530美元起步的泰国也只分别增加至3840美元、6610美元;即使亚洲的最发达经济体日本,与中国的人均GNI也由37.25倍大幅缩减至4.37倍。虽然中国毋庸置疑仍是发展中经济体,但现行农村贫困标准下的农村贫困发生率2019年较1978年下降96.9个百分点至0.6%,尤其现行联合国标准下的超7亿人成功脱贫、在同期全球减贫人口总数中的占比逾70%,已使中国成为世界首个提前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之贫困人口减半的发展中经济体。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从1978年的615元增长到2018年的82413元,为全球工资水平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9年达到30733元,为1978年的180倍;即使扣除价格因素,2018年也比1978年实际增长24.3倍,2019年继续实际同比增长5.8%,业已由低收入国家步入中等偏高收入国家之列。

中国的购买能力同样较之亚洲其他经济体得到相对更大的提升。根据瑞信研究院2019年度的《全球财富报告》,中国的家庭财富从2000年的3.7万亿美元增至63.8万亿美元,后者是前者的17.2倍,增速为多数其他国家的3倍多,仅次于美国居全球家庭财富排行榜第2位;在世界中产阶层(财富介于1万至10万美元)中的占比由12.6%迅速提高到42.6%。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由1978年的151元增加至2019年的21559元,后者是前者的142.8倍;即使扣除价格因素,2018年的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也比1978年实际增长19.2倍,2019年继续实际同比增长5.5%。根据WDI的数据,按2010年不变价美元计算,中国、印度的人均居民最终消费支出1995年分别为452.02美元、426.45美元,仅相差25.57美元;2017年各自增加到2893.26美元、1111.52美元,中国已是印度的2.6倍、多1781.74美元。德勤等2016年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2015年约占全球零售市场的20%和网络零售市场的35%,对其增长的贡献分别高达37%、46%,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2大消费市场和地位稳固的第1大网络零售市场。2016年、2017年中国网上零售额分别同比增长26.2%、32.2%,比美国分别快11.8、16.0个百分点,比日本分别快16.3、23.2个百分点;2017年中国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0.2%,比美国、日本分别快5.7、8.3个百分点,与美国的差距由2015年的0.42万亿美元缩小至0.23万亿美元。以不变美元价格计算,2013年至2016年中国最终消费对全球消费增长的年均贡献率达到23.4%,比日本、欧元区、美国分别高21.3、15.5、0.4个百分点,稳居世界首位。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报告,到2030年,中国的消费增长可能为6万亿美元,是印度与东盟的约2倍、相当于美国与西欧的总和,全球每1美元的城市消费就有12美分出自中国劳动年龄人口的贡献。


2.2 中国出境旅游在亚洲相对消费更多


旅游业不仅是当今世界规模最大、关联最广的综合性产业,还是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途径,在全球经济复苏中发挥了重要的引领作用;其已成为中国向消费型经济加快转型的重要驱动和国民经济战略性支柱产业,对自身经济、就业的综合贡献率逾10%。

中国的出境旅游对全球经济增长的积极外溢效应同样明显。其从1984年赴港澳地区探亲旅游正式获批开始逐步发展,自加入WTO之后的2002年起步入快速通道,并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展现出极强的境外旅游消费力。世界各经济体对中国游客的吸引力度亦不断加大。截至2020年1月1日,中国已同15个国家实现全面互免普通护照签证,17个国家或地区已单方面允许中国持普通护照的公民免签入境,另外还有40个国家和地区已单方面给予中国持普通护照的公民落地签待遇;其中,亚洲国家和地区分别为3个、3个、19个。中国出境旅游人数与支出1995年至2017年年均增长分别达17%、21%。出境旅游人数在1995年时还仅为452万人次,到2000、2005、2010、2015年时已分别超过1000万、3000万、5000万、1.1亿人次,到2017年时已达1.43亿人次;世界排名则由第17位上升至2013年的首位,并在此后连续稳居全球最大出境旅游客源国。根据中国文化和旅游部的数据,2018年出境旅游近1.5亿人次,继续保持全球首位;2019年进一步提升至1.55亿人次。出境旅游支出1995年时只有37亿美元,2017年时已达2577亿美元;世界排名由第25位上升至2014年的首位,并在此后连续稳居全球第1位。根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的数据,2017年全球出境游客总消费额约20%源自中国游客,2018年中国的国际旅游支出实际同比增长5%、达到2773亿美元,高出位列第2的美国游客消费额1331亿美元。

中国的亚洲旅游客源市场领导地位更是稳固。2002年,中国首超日本跃升为亚洲最大出境客源国;根据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关于中国公民出境旅游消费市场的调查报告,2017年至2018年亚洲是61.25%中国出境游客的目的地。中国到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的游客人次也由2013年的1549万人次增加到2017年的2741万人次,年均增长15.34%。截至目前,中国已成为日本、韩国、泰国、文莱、越南、柬埔寨、朝鲜、马尔代夫、俄罗斯等的最大入境旅游客源地,也是斯里兰卡、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老挝等的重要客源国。对中国入境旅游的依存度,2017年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韩国分别为8.79%、18.53%、25.64%、31.26%;2018年,马来西亚首次突破10%至11.4%,日本略有提升为26.87%,新加坡、韩国分别稍有下降为18.47%、31.21%。2019年,柬埔寨、菲律宾接待的中国游客分别同比增长16.7%、38.6%,占其接待国际游客总数的35.7%、21.1%。世界旅游业理事会等的报告指出,受中国出境游及其他经济体市场的推动,东南亚2016年以8.3%的增长成为旅游业发展最快地区,其次的南亚、东北亚分别为7.9%、4.6%,均远高于北美洲的3.1%、欧洲的1.6%、拉丁美洲的0.2%。2018年,东南亚、东北亚的国际旅游人数同比增长均超6%,依然高于全球5%的平均增速。中国出境游客群体亦受到亚洲经济体尤其东盟的高度重视。柬埔寨已制定计划,力争2025年吸引中国游客500万人次、占其接待国际游客的近45.5%。继2017年被确定为“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年”之后,“中国-老挝旅游年”“中国-柬埔寨文化旅游年”和“中国-文莱旅游年”“中国-马来西亚文化旅游年”“中国-缅甸文化旅游年”也先后在2019年1月和2020年1月开幕;习近平主席更于2019年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上明确表示,愿实施亚洲旅游促进计划,为亚洲经济发展贡献更大力量。


参考文献


[1]谷源洋.21世纪是亚洲大有作为的世纪[J].亚非纵横,2006,(4).

[2]Oliver Tonby.亚洲的未来:亚洲的流动与网络正在定义全球化的下一阶段[Z].麦肯锡全球研究院,2019,(9).

[3]陆娅楠.去年我国经济总量990865亿元[N].人民日报,2020-02-29.

[4]华强森.中国与世界:理解变化中的经济联系[Z].麦肯锡全球研究院,2019,(7).

[5]王云松.“中国是亚洲经济增长的重要后盾”[N].人民日报,2018-04-07.

[6]王小敏.因国而异———再谈中国经济崛起对亚洲的影响[J].世界知识,2006,(17).

[7]其其格.砥砺五年中国经贸成就凸显[N].国际商报,2017-09-29.

[8]商务部.2018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Z].商务部,2019-10-28.

[9]国家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N].人民日报,2020-02-29.

[10]林火灿.2018年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达9732美元[N].经济日报,2019-07-02.

[11]Deloitte.2016中国网络零售市场发展研究报告[Z].Deloitte,2016-11-11.

[12]商务部流通发展司.中国零售行业发展报告(2017/2018年)[Z].商务部,2018-10-19.

[13]陆娅楠.中国经济活力驱动全球增长[N].人民日报,2018-04-13.

[14]李克强向世界旅游联盟成立仪式致贺信[N].人民日报,2017-09-14.

[15]习近平向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第22届全体大会致贺词[N].人民日报,2017-09-14.

[16]持普通护照中国公民前往有关国家和地区入境便利待遇一览表[Z].外交部领事司,2020-01-01.

[17]戴学锋.基于国际比较的中国出境旅游超前发展初探[J].旅游学刊,2012,(9).

[18]强薇.中国出境游需求市场影响力渐长[N].人民日报,2018-12-06.

[19]潘福达.“一带一路”出境游一年3000万人次[N].北京日报,2019-04-25.

[20]博鳌亚洲论坛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2019年度报告[R].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19.

[21]博鳌亚洲论坛亚洲经济前景及一体化进程2020年度报告[M].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20.

[22]张焱蕊.WTTC:旅游业连续6年引领世界经济[N].中国旅游报,2017-04-07.

[23]习近平.深化文明交流互鉴共建亚洲命运共同体[N].人民日报,2019-05-16.


作者简介:张天桂,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上海,200020


]]>

2020年09月09日 05:29
227
“十四五”促进老工业地区振兴发展的思路和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