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且慢!这里有中华文明的别样洞天

胡小文

2019年03月04日 01:46

记者 王嘉
成都日报

古蜀文明与华夏文明、良渚文明并称中国上古三大文明,是中华文明的摇篮和发祥地。昨日,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馆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暨南大学兼职教授卜工做客金沙讲坛,在成都博物馆学术报告厅以“古蜀文明与早期中国的关系”为题,带领观众穿越时空,探寻古蜀文明与早期中国的重要关系。讲座现场他深入浅出、妙语连珠,通过“考古发现改写历史”“古蜀文明独树一帜”“蜀王祭典解读悬疑”等五个方面内容,从礼制角度解析古蜀文化,让人获益匪浅。


五个方面解密蜀王大典

展现古蜀文明巅峰


昨日的讲座受到了古蜀迷的热力追捧,讲座门票早早被一抢而空。本报记者提前半个小时到达现场,这里早已座无虚席。“我们今天说到的古蜀文明和早期中国这两个概念,都不是来自历史文献的记载,而是中国考古学的发现与发明。它们是深藏地下的无字天书,是尘埃湮没的光辉岁月,是科学发掘的鲜活历史。”讲座一开始,卜工精彩的开场白,立马就吊起了观众们的胃口。卜工长期以来追随考古学大家张忠培先生,致力于汉代以前的中国考古学研究,著有《文明起源的中国模式》和《历史选择中国模式》,参加《晋中考古》《忻州游邀》考古学专刊的编写,特别关注中国早期历史的研究。昨日,卜工从“考古发现改写历史”“古蜀文明独树一帜”“蜀王祭典解读悬疑”“文献记忆经典举例”“历史坐标灯塔意义”五个方面,借助考古成果为市民解密蜀王大典,展现古蜀文明巅峰时刻绽放的辉煌。

“就像爱情故事对于文艺作品是永恒的主题一样,兽面纹对于中国青铜时代考古而言,也是永恒的主题……”讲座现场卜工妙语连珠、金句迭出,引来现场笑声、掌声不断。卜工认为,礼制原本就是顶层设计的产物。三星堆、金沙的发掘成果表明,古蜀文明的核心是高度完备的礼制。当时古蜀王国的祭祀是国之大事,要举国之力,绝非民间活动。因此,三星堆、金沙这些遗址与以往见到的普通遗址大相径庭。三星堆、金沙出土的那些精彩绝伦、神秘诡异、空灵飘逸的青铜器,给人留下极为深刻印象。“以往,人们只了解中原地区的青铜礼器,以为那就是中国古代青铜文明的全部,就是中国古礼唯一的至高境界。可是,川西平原发出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且慢!中华文明还有别样洞天,这里还有更多精彩!”卜工幽默的讲述引来台下观众们会心的微笑。他说,从宝墩、三星堆到金沙,每一次重大考古发现都令天府百姓豪情满怀,令国人拍案叫绝,令世人叹为观止,令学术界激动不已。他感叹:“夏商周考古学的一代宗师邹衡先生,曾经充满激情地赞叹三星堆的规模与郑州商城等量齐观,与鼎盛时期的商人都城相提并论本身就是极高的评价。”


从古礼角度

解密古蜀器物之谜


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的出土器物,展现了古蜀文明巅峰状态的壮观与辉煌,它们犹如灯塔一样,照耀着长江上游乃至中国西南和更加遥远的地区。精彩纷呈的考古发现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同时,也让人们对它们的起源、身份和周边关系等问题感到好奇:高鼻深目的铜人头像和纵目大耳的兽面神器,到底来自哪里?这些器物到底与中华文明有什么联系?“蜀王祭典尽显古礼精髓。在发表的资料中,本地特色的神树、神殿、铜立人、兽面具、铜人头像等绝大部分器物,都是中原地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其知识产权完全属于古蜀文明的创造。但很多细节能够说明这些文化与早期中国文明一脉相承,是中华传统在古蜀文明中的精彩绽放。”卜工独辟蹊径,从古礼角度解密道,中国古礼的核心是等级秩序,其考古学特征就是器物的使用具有等级制度的规则。例如,周代的列鼎制度:天子用九鼎八簋,诸侯用七鼎六簋,大夫用五鼎,士用三鼎,级别不同配套器物及其数量都不相同。“三件套”就是现实生活中等级制度存在的缩影和代表。他在分析三星堆祭祀坑的资料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件套”现象,它们鲜明突出,无所不在。这是古蜀礼制属于中华古礼大系的铁证。“三星堆神树可能是一大带两小,还有太阳形器,长得像方向盘,用途不详,就是六个个体。还有兵器等,就连虎牙也是三枚一组……”他一边向现场观众展示三星堆图片,一边解释道。此外,他还提出古蜀文明祭祀与长江流域依然存在的傩有亲缘关系的观点。卜工认为,古蜀礼制在很多方面并不低于中原地区。在早期中国文明中,古蜀人不是被动的接受者,而是发明者、创造者、贡献者。他总结道:“古蜀文明就其本质而言属于长江流域大传统,是对这个传统的坚守和继承,也是其最高的境界。”


深刻诠释中华文明的

创新发展


“我认为古蜀文明有四大特征:大江传统,本地特色,包容开放,传承有序。”面对古蜀文明的璀璨辉煌,卜工禁不住赞叹说,古蜀文明既是中华文明历史坐标体系中新的亮点,也是诠释中华文明内涵的瑰宝。从距今近五千年宝墩古国,到三星堆、金沙王国,古蜀文明连续稳定发展,保持着清晰的长江传统,与此同时,她的本地特色浓郁,有着明确的包容特质。

他评价说,在中华文明的进程中,南北两大古礼体系交相辉映,彼此借鉴,互相补充,共促发展。而古蜀文明精彩的内容无不与长江文明血肉相连。这就是大江传统的含义所在。

在学术界,河南安阳殷墟遗址的发掘被誉为中国考古学的基石,是中华文明的丰碑和醒目的历史坐标。商史成为信史,殷墟文化擎起时代的旗帜。古蜀文明同样如此,其意义则集中体现在中国古礼的大系和类型方面。她与夏商周王朝比肩同行,力挽长江独特之传统,令黄河长江文明交响曲绕梁千载经久不息;她开西南地区文明之先声,泽被后世,光照千秋。古蜀文明的高度与辉煌本身就是多民族共同发展的历史见证。她深刻诠释了中华文明底蕴深厚,创新发展的特征。



卜工:

建设世界文化名城 成都有底气有实力


“我们研究古蜀文明一定要通过考古看历史。成都建设世界文化名城也可以从单纯的古蜀历史中跳出来,站在全国考古的研究成果中看古蜀文明,用世界眼光来看成都。”昨日接受记者专访时,卜工点赞道,古蜀文明传承有序,底蕴深厚,不仅有高度发达的物质文化,也有高度发达的精神文化。成都建设世界文化名城,有底气有实力。

2007年卜工出版了《文明起源的中国模式》等著作,以礼制研究早期中国文明的发展。他对古蜀文明的专题研究是从2011年开始的。“要研究早期中国的礼制,古蜀文明是绝对绕不开的一个领域,她是早期中国礼制的一个丰碑。”卜工充满诗意地感慨道:“古蜀文明就像《长江之歌》里面唱的一样:‘你从远古走来,巨浪荡涤着尘埃……’古蜀文明就是一条波涛壮阔的长河,就是一部宏大的交响曲。”

卜工评价说,成都正加快建设世界文化名城,古蜀文明是重要支撑。古蜀文明的影响力辐射广泛,通过四川盆地,向南、西南、华南地区辐射,古蜀文明的影响力最后传到了广东,甚至到了越南。考古专家曾在越南发现了和三星堆、金沙遗址非常相似的玉璋。从宝墩到三星堆,再到金沙……“软遗址挖出硬道理。古蜀文明的发掘成果一定会不断被刷新。”卜工预测,未来,古蜀文明还会有惊喜呈现给世人。


]]>

2019年03月04日 09:48
651
成都,等你来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