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东汉簿书碑 记载奴婢列为私产的实证

胡小文

2019年03月07日 01:37

记者 吴晓铃
四川日报

在四川博物院汉代陶石馆展厅,有一尊高达157厘米的东汉石碑格外显眼。这块石碑造型并无特别之处,反而有些残破。除了碑面右上首线刻了一位老者形象之外,剩下就是密密麻麻的文字。不过,正是这些文字内容,令石碑成为国家一级文物。它不仅让今人得窥汉代在土地价值、户籍管理等方面的内容,还因为记录了奴婢等同于田地、房舍、牲畜,被列为私产并标出价格,成为反映封建地主阶级剥削压迫农民的实证。

墓门上刻满纪实文字

  1966年,成都市郫县犀浦的村民在改良土壤的工程中,于一座古代墓葬中发现了这块刻有文字的石碑。石碑高约157厘米,上面用隶书密密麻麻地刻满了文字。出土时,石碑为墓门的左扇,疑为二次使用。
  记者在四川博物院展厅看到,除了右上首雕刻的老者人像破坏了部分以外,石碑大部分文字尚能辨认。经过考古人员识读,部分文字为“四八亩,质四千……”“舍六区,直四十四万三千……”“四三十亩,质六万……”“奴立、奴□、□鼠,并五人,直二十万;牛一头,万五千;四二十顷六十……”等等。
  这些文字令考古人员欣喜若狂。四川博物院副院长谢志成介绍,人们对历史的了解就来源于文字。相比后人书写的史书,刻在竹木简或石头上的文字显然更加真实可信。然而,竹木简因为难以保存,存世的十分稀少,因此能够保存下来的石刻文字也因此更加珍贵。不仅如此,犀浦发现的这块石碑上的文字并非简单书写,而是东汉时期地主田庄经济一个侧面的真实写照,因此价值极高。
  众所周知,汉初刘邦的“休养生息”以及此后的“文景之治”,实现了国家财富的迅速积累。不过也正是在这一时期,豪强势力迅速崛起,为两汉的崩塌埋下了隐患。而这块石碑记录的内容,就可以看出政策对地主阶级的保护。
  谢志成说,东汉石碑出土后,有学者认为是政府检查田产后所立的“簿书”,也有学者认为是地主分家析产的分家文书。但不管石碑性质是哪种,东汉时税收政策保护地主阶级、对农民实行残酷剥削都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专家发现,两汉从景帝开始,虽然一直沿袭的是三十税一的田税制。此外,还有“口赋”“更赋”“马口钱”等等。“口赋”就是按人口收税,“更赋”是按男丁服役,“马口钱”则是按牲畜收税。作为田亩很少甚至无田的农民,田税轻占不了多大便宜,但其他的税种,却直接加重了他们的负担,最终造成贫富以及地位的悬殊。

奴婢标价成为地主私产

  从这块东汉石碑上可以看到,所记虽然只有20多户,但土地最多的可达2000多亩,最少的只有8亩。田价不高,每亩在500钱至2000钱之间。相比之下,一头耕牛的价格可达1.5万钱。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奴婢却是地主的私产,价格4万钱,不到一头牛的3倍。而这20多户人家中,有5户家有奴婢,其中一户的奴婢就达到7人。
  专家认为,封建社会的奴隶来源,可能有战俘、犯罪没入或者掠卖,但农民不堪重赋最终失去土地,不得不卖儿卖女沦为奴婢的,应当也不在少数。《后汉书·刘康传》记载,刘康有奴婢千四百人。贫者日贫,富者日富。农民在高租、重赋、高利贷、操纵物价、侵占、抢夺等种种残酷剥削压迫之下,有的失去土地,靠“流庸”(作雇工)生活;有的不得不“卖爵鬻子(三年无力回赎就成为奴隶)以接衣食”“子孙(做奴隶)以偿责”。也正是在此大背景下,这块东汉石碑才将奴婢等同于房舍或牲畜,成为有价的私产。
  谢志成说,东汉簿书碑的价值不仅在于成为研究东汉经济的实物资料,它的书法也值得细细品味。石碑上的文字为汉隶,蚕头燕尾、一波三折,是非常规范的八分书,对研究汉代书法也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


]]>

2019年03月07日 09:39
595
且慢!这里有中华文明的别样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