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加强三星堆文化研究 增进文明互鉴与中华文化自信

胡小文

2019年12月18日 01:35

骆沙鸣 陈倩雯
《中国政协》2019年21期

一个民族的历史是这个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础, 一个民族的文化是这个民族的灵魂。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的传统文化集体记忆串起了中华文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历史、现实与未来的文明符号是相通的。三星堆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西10 公里的南兴镇三星村,三星堆古代文明正是以其神秘的历史、神奇的艺术、神圣的信仰而具有神话般的色彩。自1929 年发现以来, 吸引了国内外许多专家学者的研究, 三星堆文化的精神内涵和文化特色是多方位的、立体的,是先秦时期四川的“宝墩文化———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晚期巴蜀文化———秦汉文化”发展序列中的重要环节。

研究三星堆文化对研究国家的起源、多民族国家的定义、政治文化、政治制度、公民意识教育等都会有所启发。三星堆文化时代已有一个集权的国家组织, 它是由政教合一的神权统治者集团, 垄断了这个王国所有的青铜原料和其他珍贵珍稀物品的获取占有和使用的一切权利; 它是由神权与王权高度的结合,实行神权政治的古代王国,由不同的阶级阶层的人群共同组成。由于物质文明是古代社会政治组织各种功能的物化表现, 我们不但可以透过三星堆文化的历史时空, 看到当时古蜀王国在农产品和畜牧渔业产品、手工业产品、富于特殊用途的自然资源等再分配系统的运作机制, 还能说明国家组织是古代文明发生发展过程中起最根本性决定性作用的因素, 也是古代文明最本质的特征。

加大三星堆文化的研究力度可以启迪和丰富世界文明发展, 增强中华文化自信、文化自觉与文化自强, 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加强文明互鉴。我国社科界应以器物文化、制度文化、思想文化等多维度眼光、中西方文明互鉴的全球化视野和唯物辩证思维, 以历史语言学方法等, 应用大数据对三星堆文化的国内外研究成果进行分类汇总、综合分析、对三星堆文化的研究方向和招标课题进行统筹规划。例如对古蜀文化的起源和形成进行探究、对于三星堆文明与中原文明和周边文明之间的关系的探考、三星堆文明的流播激荡情况、巴蜀文化与西亚南亚和东南亚文明之间的关系、以及封闭与开放的关系与趋势、三星堆文化的青铜器制造技术和信仰的来源、三星堆文化的划分、三星堆文化时期的社会发展状况、古代社会早期国家形成的规律认识,更好的起到“ 存史、资政、育人、教化”作用。

以三星堆文化作为中华文化创意的精神食粮和智慧源泉,从制度、思想、价值、艺术、审美等方面更好地了解和理解中国的历史发展、文明特征和智慧形态。三星堆出土的文物器物造型呈现出兼容综合、博而不杂的特点,完美地体现了个别性与整体性相统一,许多器物都是将不同的物象形体特征融为一体,创造出一个新的形象,既传达了器物神奇、神秘、神圣的神韵,又表现了造型的完美、统一、和谐。这种方式和理念相对温和,容易化解族属之间的矛盾。金沙遗址的人像金面具与三星堆人面具一脉相承,三星堆人像群造型的视觉语言表达与审美情趣夸张都恰如其分、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可以说古蜀人所形成的“ 和”的意识、感悟、向往都和中国“ 和”的文化心理结构、审美标准相一致,这也应当成为我们构建和谐社会的思想之泉与和合文化传承的文化自信之根。
我国应加紧为“三星堆遗址申遗活动”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和学术氛围,向世界展现三星堆文化的神秘神奇神圣。开展三星堆文物世界巡展活动,让世人了解远古地球村的共同文明和对当今世界命运共同体的构建特殊意义,助力“ 一带一路”建设和维护世界和平发展秩序。三星堆文明的起源和消亡都是神秘的,同时也带来许多不解之谜———三星堆文化的时代、三星堆文化地域和三星堆文化性质之谜;三星堆文化的主人之谜、三星堆文化来源之谜、三星堆文化突然消失之谜、三星堆古城兴建与布局之谜、三星堆祭祀形式与目的之谜、三星堆人群族属与构成之谜、三星堆文化与非物质文化之谜、三星堆艺术形式与雕塑成就之谜、三星堆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之谜、三星堆文化与金沙文化、良渚文化等之间的关系之谜,等等。这些都可以作为类似哥德巴赫猜想,向全球研究人员招标征集答案。

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对于三星堆文明的考古和多学科研究,使三星堆文明因交流而更加多彩、因互鉴而更加丰富,达到“ 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文以化人,物以载道,通过三星堆文明的研究进一步增进中华文化软实力和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三星堆文明具有东西方文明的许多共同特质,是早期中外文化交流的灿烂结晶。目前我们对三星堆文明的认识只是冰山一角和远行的窗影,“ 一醒惊天下”, 三星堆文明也包含着易学的精髓,高大神奇的青铜神树仿佛透过宇宙的时空坐标,我们似乎可以看到神国万象当中神秘与浪漫的物语,不但可以改变人们对东亚青铜文明体系的认识,而且还可能争取为中国文明起讫断代,更好地考古人类智慧文化发展轨迹、文明脚印和发展方向。

吸纳国内外的民间资本,引领和支持国内三星堆文化民间组织和社会力量,加强三星堆文化保护研究力度,收集民间散落收藏的有关三星堆文化相关文物,甄别和鉴定相关文物的真伪和年代。建立数字三星堆博物馆,通过动漫、虚拟现实等手段开发三星堆文化创意产品,应用微视频、抖音等新媒体开发有关三星堆文化宣传产品。国家支持拍摄三星堆文化大型纪录片,出版发行更多通俗性、科普性、趣味性强的多语种读物,存史资政、扩大宣传。借鉴故宫博物院管理经验,更好地让三星堆文化和金沙文化、良渚文化等活化在大地,古为今用,推陈出新。国家支持定期召开三星堆文化研究国际论坛或学术研讨会,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明互鉴。

国家应适时启动三星堆文化申遗工作,更好地保护传承、发扬光大世界共同的文明财富———三星堆文明。利用三星堆文化研究成果应用,推进中华文明断代工作。每年三星堆博物馆祭祀活动和金沙博物馆祭祀活动应办出特色,吸引更多的海内外华人华侨和海外友人参与,在润物细无声中增强中华文化认同,并形成强大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凝聚力,同时也彰显三星堆文明对世界文明的贡献,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共建中共享其当代价值,提炼和寻求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明互鉴中的共同价值。

骆沙鸣 全国政协委员、台盟中央常委、泉州市政协副主席;
陈倩雯 天津市政协委员。

]]>

2019年12月18日 09:51
885
四川崖墓的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