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华阳国志》所见西南地区祠庙探赜

胡小文

2019年12月24日 01:56

舒显彩
《成都大学学报》2019年03期

祠庙,是供奉和祭祀先祖、圣哲及山川神灵的场 所。《说文解字》释“祠”:“春祭曰祠,品物少,多文辞 也。”释“庙 ”:“尊 先 祖 貌 也。”段 玉 裁 注 曰:“古 者 庙以祭先祖,凡神 不为庙也,为 神立庙者,始 三代以 后。”清代学 者 钱 大 昕 云:“祠 本 宗 庙 之 祭,秦 汉 以降,神群祀通称焉。”战国秦汉间的 “造 神运 动”使得官方和民间的祭祀体系 更加庞杂 ,此 后,出 现了“祠 ”“庙 ”互 称 的 现 象,即 祠 可 称 庙,庙 亦 可 称 祠,又称祠庙。

作为我国现存最早的志书 ,“《华阳国志》不仅开 创了我国方志编撰体例的先河 ,其 中保存的大量丰 富、翔实的西南地区民族、社会经济、文化、民俗和人 物等方面的史料更是为后来者的研究提供了极大的 便利。”近年来,时 贤们从史料价值 、士 族 文 化、民 族关系等角度出发,对 《华 阳国志 》展开了较为广泛 深入的研究并取得了丰硕成果。然就书中所涉及的 诸多祠庙,论 者颇 甚少,以 至学界在梳理上古祠庙时, 常忽略广袤的西南地区。鉴于此,笔者不揣庸陋,旨 在以《华阳国志》所 见西南地区的祠庙为切入点 ,拟对书中的祠祀对象进行系统归纳 ,而 后就祠庙的分 布特点作一探索,希 望能对进一步认识秦汉魏晋时 期巴蜀等地的祭祀文化略尽绵力。

一、《华阳国志》所见祠祀对象

地方祠祀不仅体现着民风民俗 ,更是“国家礼制 与民间信仰的重要结合点之一 ,它 们既代表着国家 意识形 态 的 下 限,又 是 地 域 文 化 与 信 仰 传 统 的 反映。”《华阳国志》记载的祠庙 达30余座,所 涉对 象如下:

(一)帝王

“自古帝王统绪相传,易代以后飨祀庙廷。”对 先代帝王的祭祀,不但关乎存亡继绝,更涉及权力的正当性和统治的合法性。《华阳国志》所载帝王祠庙主要 包括两类,一类以上古西南地区的部族首领为主,如蜀 郡涧山有鱼凫祠,《蜀志》载:“鱼凫王田于涧山,忽 得仙 道。蜀人思之,为 立 祠 于 涧。”南 中 夜 郎 县 有 竹 王三郎祠,《南中志》云:“竹王生于大竹之中,遂以竹 为姓。”《文献 通 考 》亦 云:“邛 州,秦 汉 并 属 蜀 郡……大邑,有竹王祠、嘉鱼穴。”

又如巴蜀地区的杜宇祠,杜 宇即后世所称的“望 帝”, 其统治期间蜀国国力蒸蒸日上,“巴 亦化其教而力务 农”,直至魏晋时期,“巴蜀民农,时先祀杜主君。”

除祭祀本土君主外,西南地区民众还为中央王 朝的最高统治者立祠。江州有大禹祠,《华阳国志· 巴志》云:“江 州 县,郡 治 涂 山,有 禹 王 庙 及 涂 后 祠。”同书又云:“禹 娶于涂山 …… 今江州涂山是 也,帝禹之 庙 铭 存 焉。” 除 大 禹 祠 和 涂 后 祠 外,当 地百姓还为汉武帝立祠。《水经注·江水》谓:“江水 又历都安县,县有桃关、汉武 帝祠。”《华 阳国志》 记载了晋咸宁三年益州刺史王下令蜀地毁禁淫祠 的事件:“蜀中山川神祠皆种松柏, 以为非礼,皆 毁 坏烧除,取 其 松 柏 为 州 船,惟 不毁禹王祠及汉武帝 祠。”大禹祠和汉武帝祠因得到官方的认可而未 遭毁弃。揆诸史籍,地方为汉武帝 立祠的事迹可追 溯至宣帝前期,《汉书·郊祀志》载:“宣帝即位,由武 帝正统兴,故立三 年,尊 孝武庙为世宗,行 所巡狩郡 国皆立庙。” 实 际上,在 中 央政府的推动下 ,各 郡国立庙祭祀已逝皇帝的习俗自西汉初年起便蔚然 成风。惠帝即位伊 始 即 “令 郡 诸 侯 王 立 高 庙 ”。

《汉书·韦玄成传》云:“自惠帝尊 高帝庙为太祖庙, 景帝尊孝文庙为太宗庙,行所尝幸郡国各立太祖 、太 宗庙。至宣帝本始二年,复尊孝武庙为世宗庙 ,行所 巡狩亦立焉。” 另 据 周 振 鹤先生考证,宣帝时, 巴、蜀、汉中、广 汉四郡皆有高帝庙和孝文庙。 西 南各地响应政府号召为汉代皇帝立庙 ,说 明该地区 继版图纳入中央政权直接管辖之后 ,对 大一统王朝所倡导和推崇的宗教文化的认同乃至皈依。

(二)神仙

历史时期,“俗 好巫鬼禁忌 ”的 西南地区充斥着 大量有关神仙鬼怪的传说,传世文献中亦有不少关 于仙人、仙桥、仙药的记载。《华阳国志·南中志》云 南广郡“俗妖巫,惑禁忌,多 神祠”。 同书言蜀郡 有“升仙桥”,刘琳注引《成都记》曰:“城北有升仙山, 升仙水出焉。相传,三月三日张伯字道成得上帝诏 , 驾赤文芋兔,于 此上升也。” 南安县有仙 药,“汉武 帝遣使者祭之,欲 致其药,不 能得。”有 学者指出:“《后汉书》所列方术之士共32人,其中巴 蜀地区便有8人之多,占 总数的四分之一。”受 这种神秘主义文化的熏染 ,神 仙自然被纳入西南地区 的祠祀之中,江神即为一例。《水经注·江水》引《风 俗通》曰:“秦昭王以李冰为蜀守 …… 江神岁取童女 二 人 为 妇,冰 以 其 女 与 神 为 婚,径 至 神 祠 劝 神 酒。”同书又 云:“蜀 有回复会,江 神尝溺杀人,文 翁为守,祠 之,劝 酒不尽,拔 剑击之,遂 不为害。”此外,《华阳国志·蜀志》载犍为武阳县有王乔、彭祖 祠,《后汉书·郡国志》“武阳有彭亡聚”条注引《益州 记》曰:“县 有 王 乔 仙 处。 王 乔 祠 今 在 县,下 有 彭 祖 冢,上有彭祖祠。”巴郡江州县有张 府君祠 ,《华 阳国志·蜀志》谓:“汉 初,犍 为张君为太守,忽 得仙 道,从 此 升 度。”王 乔、彭 祖、张 府 君 等 得 道 成 仙 者受到瞻仰祭祀,与巴蜀地区的神话传说密切相关 , 反映了人们对永生的向往 ,“此前只有神明才能拥有 的不朽和瑰丽时空 ,如今被嫁接在人生的延长线上 , 成为人类也可以期待的生命属性 。”

(三)清官循吏

在古代的官僚体系中,地方官员多充当着师与吏 的双重角色,他 们既布政一方也春风化雨。儒家言: “法施于 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 劳定国 则 祀 之,能御大灾则 祀之,能 捍大患则祀之。” 祭祀清 官循吏的传统在西南地区亦颇为流行,如文翁任蜀郡 守期间,立学堂、兴 教育,“蜀 地学于京师者比齐鲁焉……吏民为立祠堂,岁 时祭祀不绝”。《后 汉书·杨厚传》云新都大儒杨厚不应聘举,死后“门人为立 庙。”越太守张翕卒后还葬故乡安汉县,“诏书 嘉美,为立祠堂。”追本溯源,西南地区为清官循 吏立祠的传统 当 起 于 秦,《风俗通义》言 蜀 郡有李冰祠:“秦昭王听田贵之议,以李冰为蜀守,开成都两江, 造兴溉田,万 顷以上,始 皇得其 利 以并天下,立 其祠也。”东汉时期,官府在都江堰渠首李冰庙造三石 人,由此开我国庙里造像祭神的先河。《华 阳 国 志》亦有不少民 众祭祀当地官员的记载,如 罗衡任广汉县县令期间,路 不拾遗,百 姓为之立祠。新 莽 末年,益州太守文齐“穿龙池溉稻田,为民兴利”, 光武帝诏令民众为之立祠。马忠主政南中期间,“柔 远能迩,甚 垂 惠 爱 …… 卒 后,南 人 为 之 立 祠,水 旱 祷 之。”至迟在东汉时,巴蜀地区已出现了专为清官 循吏而建的生祠。京兆杜陵人韦义曾任广都长,政令 清平,“广 都 生 为 立 庙。”《华 阳 国 志 · 巴 志》云: “广汉王堂为巴郡太守……民为立祠”,《后汉书· 王堂传》则进一步补充道:“堂驰兵赴贼,斩虏千余级, 巴、庸清静,吏民生为立祠。” 雷闻先生指出:“生 祠之设,有‘报功’和‘祷 祀’双 重目的。一方面,老 百 姓以此表达对造福当地的官员之感激,另 一方面,也 可能是更重要的目的,则是要为未来祷祀求福。” 它不仅是铭刻官员业绩的丰碑,更是联结百姓和政府 的精神纽带。

(四)当地名士

《华阳国志》载两汉之际蜀地人才的盛况道 :“是 时四方述作有志者,莫 不仰其高风,范 其遗则,擅 名 八区,为世师表 矣。 其忠臣孝子,烈 士贞女,不 胜咏 述。遂鲁之咏洙泗,齐 之礼稷下,未 足尚也。 故 ‘汉 征八世,蜀 有 四 焉 ’。” 秦 汉 时 期,奔 赴 巴 蜀 地 区 的移民和游学京师的巴蜀士人相望于道 ,他 们的活 动,不仅给巴蜀文化注入了新的血液 ,也替当地培养 了大量的人才。 巴蜀文化的代 表 ———名 士,由 此 成 为祠祀对象。这其中,有恪守三纲五常的贞妇孝子 , 也有名倾天下的高风亮节者。贞女迭出是秦汉时期 巴蜀文化的一大特色,有学者指出,巴蜀地区的贞妇占汉代“贞节”之女总数 的 80.4%。 封建社会的 第一名贞妇乃巴寡妇清,《史记·货殖列传》云:“清, 寡妇也,能守其 业,以 财自卫,不 见侵犯。 始皇以为贞妇而客之,为 筑 女 怀 清 台。” 《华 阳国志 · 蜀志》言道 有 贞 妇 韩 原 素 祠,韩 原 素 即 韩 姜,《先 贤 志·犍 为 士 女 赞 》云:“韩姜,道人,尹仲让妻 也。 二十让亡。服除,资 中董台,因 从事王文表弟求姜。 不许。台门 生 左 习、王苏以为姜可夺 ,教 姜 家言母病,迎还韩氏,因逼成 婚。 姜闻故,自 杀。”《华 阳国志》载有两座孝 子之祠,所 祭之人一为禽坚,一 为 姜诗。前者“三出徼外,周旋 万里”,历 时六年寻 得生父;后者事 母至孝,感 动上苍,涌 泉跃鲤。 至于 名士中的高风亮节者 ,则有“修身自保,非其服弗服, 非其食弗食” 的严君平,又有 “守玄静之道,履 至德之行”的郑子真。

(五)自然生灵

西南地区为帝王 、神仙、清官循吏和当地名士立 祠,就本质而言,仍 属于人类自我审视、自 我崇拜的 范畴。当民众将立祠对象扩展至长之育之 、富 之贵 之的自然生灵时,人与外部环境相牵相连 、同生共存 的体系才算完成。基于地理环境基础上的自然生灵 崇拜起源甚早,恩 格斯言:“最 初的宗教表现是反映 自然现象、季节 更换等等的庆祝活动。 一个部落或 民族生活于其中的特定自然条件和自然产物 ,都 被 搬进了它的宗 教 里。”《汉书 · 地理志 》云:“巴、 蜀、广汉本 南 夷,秦 并 以 为 郡,土 地 肥 美,有 江 水 沃 野,山 林竹木疏食之饶 …… 民 食稻鱼,亡凶年忧。”《华阳国志》中所祭祀的自然 生灵,多 是西 南这一特殊地理环境和风土人情所孕育的山川或动 植物,体现着人们 的内心世界与外部环境之间的关 联和互动。蜀郡临邛县有铁祖庙祠 ,《汉书·货殖列 传》云当地盛产铁矿资源 ,卓文君之父卓王孙就是靠 “铁山鼓铸,运 筹算 ”而 富 拟 人 君 的。 《华 阳 国 志·南中志》载当 地百姓对桄榔木的祭祀道 :“有 桄 榔木,可以做面,以 牛酥酪食之,人 民资以为粮。 欲 取其木,先当祠 祀。” 同书 《蜀 志 》云 蜀 郡 江 原 县 和越郡会无县有天马祠,“马日行千里,后 死于蜀, 葬江原小亭,今 天马冢是也。”此外,德 阳县的青 石祠和江原县的方山兰祠大致都是依当地的自然景 观而设立的。

二、《华阳国志》所见祠庙的分布情况

《华阳国志》所载地理空间包括巴、蜀、汉 中、南 中四大区域辖下的100余县。为明晰各地祠庙的分布情况,兹据书中提供的信息 。

在此需说明的是,《华阳国志 》所载西南地区的 祠庙是不完整的。 常璩虽谙熟当地的风土人情 ,但 囿于客观条件,他 最多也只记录了东晋初期尚为人 知晓的祠庙,至于 前代业已毁弃或湮没在历史烟尘 中的那部分祠庙,则不可能也无 法载入史籍。 辅之《史记》《汉书》《后 汉书》《三 国志》,不 难发现,《华 阳 国志》对“去古未 远”的 汉魏时期的祠庙记载仍不完 全,前文所言李 冰、文 翁、张 翕、韦 义、杨 厚等清官循 吏之祠可资证明。又如《史记·封禅书》概括秦末山 川祭祀格局道:“自华以西,名山七,名川四。”四大名 川之一即为“江水,祠蜀”,《史记正义》引《括 地 志》云:“江渎祠在 益州成都县南八里 ,秦 并天下,江 水祠蜀。”然考求 《华 阳国志 》,却 未言有江 水祠,此为一大疏漏。尽管如此,我们并不能否认它 的史料价值,该书 不啻为了解东晋以前西南地区社 会风俗和宗教信仰最权威、最重要的文献,其对西南 地区祠庙分布情况的记载较其他史籍更为详尽。

如表1所示,《华阳国志》所载祠庙横跨先秦 、两 汉、三国诸多时段。《蜀志》云:“九世有开明帝,始立 宗庙……未有谥列,但 以五色为主。 故其庙称青赤 黄白帝 色 也。”按 常 氏 之 说,自 开 明 帝 起,蜀 地便有了为君主立庙的传统。然当地的祭祀习俗表 明,这一 传 说 似 为 后 世 附 会 ,难 为 信 史。 有 学 者 指 出:“庙祀 并非巴蜀本地的祭祀 方 式 ,古 代 ‘巴 蜀 文 化’的特 征 之 一,便是以野祭即 祭 神 于 野 外 丛 林 之 中、坟墓之旁、山洞 之中为主,基 本不庙祀。” 目 前可以确定的是,至迟在战国末期,这一地区已有祠庙。周赧王十四年 (公 元前 301 年 ),蜀 侯恽夫妇因 畏惧强大的秦国而自杀 ,“十七年,闻恽无罪冤死,使 使迎丧至城北门……蜀人因名北门曰咸阳门。为蜀 侯恽立祠。”由 此 推 断,蜀 侯 祠 当 立 于 周 赧 王 十七年(公元前298年 )前 后,此 为整个西南地区有典 可考的第一座祠庙。 从 《华 阳国志 》的 记载来看,马 忠祠的设立时间最晚 ,《三 国志 》谓 马忠任 降大都

督,“处事 能 断,威 恩 并 立,是 以 蛮 夷 畏 而 爱 之。 及 卒,莫不自 致 丧 庭,流 体 尽 哀,为 之 立 庙 祀,迄 今 犹 在。”可知,该 祠 的 建 立 时 间 应 在 马 忠 卒 年 ,即 蜀汉建兴十二年(公元234年)左右。保守估计,《华阳国志》记载了从周赧王至蜀后主 500余年间的祠庙分布情况。这期间的祠庙中 ,有23位祠主的生平比较明确,其中先秦9、两 汉 13、三 国 1。 由是观之,《华阳国志》中近一半的祠庙内所祭祀的皆是两汉之 人,而这部分祠 庙多是在汉代就已建立。 西南地区 的祠庙在战国时期的萌芽及其在汉代的蓬勃发展, 是巴蜀等地的文化受到中原文化的碰撞 、洗 礼之后 的一大巨 变。 常 璩 谓:“然 秦 惠 文、始 皇,克 定六国……女有百两之徒车,送葬必高坟瓦椁 ,祭奠而羊豕 夕牲,赠兼加, 赙过礼,此其过 失。 原来如此,染 秦化故也。” 可 见,广 立 祠 庙 和 高 封 厚 葬 的 习 俗 均是“染秦化”的结果。故段渝先生认为先秦的巴蜀 是巴蜀的巴蜀,而秦汉的巴蜀则 是中国的巴蜀。 他 概括道:“真正使巴蜀融入中华枢纽的是汉代 ……汉 代巴蜀文化的转型,不但已经超越 了文化认同的阶 段,还进一步发展到文化自觉的阶段 ,从意识深处已 认为自身是汉文化圈中的一员 。”

从地域上 看,《华 阳 国 志 》记 载 了 32 座 祠 庙 在 巴、蜀、汉中、南 中 数 十 县 的 分 布 情 况,其 中 巴 4、蜀 21、汉中3、南中 4。 祠庙的广泛存在说明它扎根于 民众的共同信仰之中,与此同时,西南地区的祠庙分

布是极不均 衡 的。 这 种 不 均 衡 首 先 体 现 在 65% 以 上的祠庙都集中在蜀地,而巴、汉中和南中却只零星 存在少量神祠。蜀地祠庙之多,与 “天 府之国 ”优 越的自然条件及深厚的文化底蕴息息相关。有学者指 出:“早、中期巴蜀文化的创造者都是蜀人 ,这两期文 化大约相当于传说中的蚕丛 、鱼凫到杜宇王朝 。 这 一时期发展到宜昌、陕南的文化分 支也应是蜀族所 创造。”可见,蜀 文 化 滥 觞 时 间 极 早、波 及 范 围 甚 广。史称蜀地“沃野千里,土地膏腴,果实所生,无饥 而饱。女工之业,覆 衣天下。 名材竹干,器 械 之 饶, 不可胜用。”左思 《蜀 都赋》言:“沟 洫脉散,疆 里 绮错,黍稷油油,精稻莫莫……夹江傍山,栋宇相望, 桑梓连连。家有盐泉之井,户有 橘柚之园。”西 南地区祠庙分布的不均衡还体现在各州郡内部祠庙数量的悬殊上。由表1可知,《华阳国志》中有24座 祠庙的位置可具体到县一级,其中巴郡江州县 、汉中 褒中县、犍为武阳县、蜀郡江原县和江阳郡的江阳县均分布有二至三座祠庙 ;梓潼、夜郎、滇池、湔氐、雒、 广汉、临 邛、德 阳、 道、会 无等县则至少有 一 座 祠庙。至于上述15县以外祠庙的分布情况 ,则不甚明 朗。这种不均衡,同 时也反映了西南地区祠庙分布 的相对集中性特征。

三、《华阳国志》祠 庙所反映的巴蜀等地祭祀文 化的特点

由《华阳国志》所 载祠庙可以看出,西 南地区的 信仰体系是多元且复杂的 ,无 论是身居庙堂的帝王 将相,还是山间水际的花石草木 ,都可能成为当地民 众祭祀的对象。仔细揣摩,这 种表象背后所反映的 巴蜀等地的祭祀文化又有诸多共同特征 ,以 下分述 之。

第一,巴蜀地 区更偏重对无血缘关系的人格神 的祭祀。《华阳国志 》所 载 32 座祠庙中,有 23座属 于人格神。刘景纯先生在《〈水经注〉祠庙研究》中指

出关中平原和关东地区石祠的 主 人 大 多 是 皇 亲 国 戚,官僚贵族。从《华阳国志》对 巴蜀地区的记载 可知,此地盘踞有众多大姓甲族 ,如巴郡江州县,“其 冠族有波、 、母、谢、然、杨、白、上官、程、常,世 有大 官也”;蜀郡成都 县之富者,“先 有罗裒、郄 公,后 有郭子平”;广 汉 德 阳 县,“康、古、袁 氏 为 四 姓, 大族之甲者也”。但纵观书 中祠庙,却 没有一座 是为当地豪右所建 ,也 不见后世子孙为其祖先立祠 的记载。总体看来,《华 阳国志 》所 祭祀的人格神偏 重两类:一类与政治密切相关 ,如前文所言的各朝君 主和王堂、文齐、马 忠等良吏;一 类是张府君、王 乔、 彭祖等得道成仙者。他们均与祭祀者之间没有直接 的血缘关系。此乃秦汉魏晋时期巴蜀等地的祭祀文 化与其他地区相比的一大显著差异。

巴蜀民众更倾向于为明君贤臣和神通广大之人 立祠,并不 代 表 该 地 区 就 完 全 忽 视对先祖的祭祀。

《华阳国志·巴志》云 当地有祭祀诗:“惟 月孟春,獭 祭彼崖。 永 言 孝 思,享 祀孔嘉。 彼 黍 既 洁,彼 牺 惟 泽。蒸命良辰,祖 考来格。”诗 歌描绘了民众于孟春 时节以黍和牺牲祭祀先祖的虔诚场景。四川乐山麻

浩一号崖墓南门柱北侧所刻画的“迎谒图”亦为当地 的祭祖习俗提供了佐证。该图左侧有一右向而立的 老妪,她头戴高 冠,右 手柱杖,左 手前伸,似 有所指。 右边数人作拱手跪迎状,应 为妇人之子孙。 信立祥 先生言:“画面描绘的是子孙家人迎接墓主来享堂接受祭祀的场面。” 图 1为1972 年出土于四川郫 县的东汉画像石棺侧面,有学者将它解读为“宴客乐 舞杂技画像”,认为 画像中部为楼观式建筑是 “当 时 封建官僚地 主寄生生活的宴飨情况 ”的 写 照;也有学者从画像石所描绘的情景乃整个墓葬制度的有 机组成部分出发,指出“画面表现的是墓主乘车马从 地下世界到墓地祠堂接受子孙家人祭祀 ,并 在祠庙 中欣赏献祭乐舞杂技演出的场面 ,图中的二层楼阁 就是墓地 中 的 祠 庙。” 画 中高大建筑究竟是世 家大族宴饮娱乐之所,还是生人仿照尘世楼阁为祖 先建造的祠庙,尚待进一步考证。但毋庸置疑,即使 秦汉魏晋的巴蜀地区存在宗族祠庙 ,其 数量和规模 也不可与同时期的关中、关 东等地同日而语。 迄今 为止,考古发现尚 未报道此地有早期祠堂类建筑遗 址。这表明,巴蜀 地区虽存在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 祭祖行为,但该时 期内宗族祠庙的普及程度和对祖 先祭祀的重视程度却远不如中原一带。 究其缘由, 大概是因为尊祖敬宗乃儒家所提倡的价值观 ,而 巴 蜀地区尚道,道法自然,故对祖先神的推崇程度较其 他地区为弱。

       第二,原始的 民间信仰和后起的政府力量共同 影响着祭祀的发展。多神、泛神崇拜起源久远 ,本身 便具有浓 厚 的 原 始 色 彩。综 观 《华 阳 国 志 》中 的 祠庙,有相当一部 分是民众在原始信仰的基础上自发建立的,如 褒 中 县 的 唐 公 房 祠 ,《水 经 注 · 沔 水》 云:“百姓为之立庙 于 其 处 ,刊 石 立 碑,表 述 灵 异 也。”又如孝子姜诗为母求得 鲤鱼 ,“所 居乡皆为 之立祠”。 称 江 祠、青 石 祠、方 山 兰 祠 等 也 应 是 当地百姓出于自然崇拜而建。 与此同时,地 方政府 还主动整合民间信仰并建立新的祠庙以推动祭祀朝 着官方或半官方化发展 ,秦汉之际,这一现象十分普 遍。如蜀郡江阳县有 “贵 儿祠 ”,相 传为光武帝刘秀 敕造,“世祖微时,过江阳,有一子。望气者曰:‘江阳 有贵儿 气。’王 莽 求 之,县 人 杀 之。 后 世 祖 为 子 立 祠。”严君平 祠和李仲元祠也是官府 修 建 ,东 汉 末期,王 商 任 蜀 郡 太 守,“为 严、李 立 祠,正 诸 祀 典。”政府主 导地方祠庙的兴建 ,表 明 官 方 意 识 形态已作用于地方文化。故有学者将战国秦汉之际 视为巴蜀文化的转型期 ,其理由是“巴蜀文化由一种 作为独立王国形态和民族特质的文化 ,向 作为秦汉 统一帝国内的一种地域形态和以秦汉文化为符号的 中华文化的亚文化的转化 。”

第三,巴蜀 一带的祭祀文化有着浓 厚 的 地 域 色 彩。有学者道:“巴 蜀文化在转型过程中实现了两个 层次的整合,一 个层次是它同秦汉文化的整合,即 外 部整合;另一个层次是它自身原先的文化在秦汉之后 经过重组达到的再整合,即 内部整合。” 秦汉 以降,巴蜀文化 的这两次整合并未抹杀其原貌,作 为 宗教信仰和祭祀文化的载体,《华阳国志》所载祠庙反 映着该地区独特的人文景观和风俗民情。无论是古 巴蜀国国王鱼凫、杜宇、蜀侯恽等人的祠庙,还是源于 自然生灵的天马祠、黑水神祠、铁祖庙祠,亦或是对清 官循吏、当地名 士的祭祀,无 不体现着巴蜀文化的地 域性特征。这些祠庙的享祭者就是巴蜀文化的缩影, 他们或是当地人物,或对巴蜀地区的发展起着至关重 要的作用。巴蜀民众为大禹设立祠庙,除了他是华夏 族的杰出首领外,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当地人坚信大禹 生于蜀的传说,《史 记 · 夏 本 纪》引 扬 雄 《蜀 王 本 纪》 言:“禹本汶山郡广柔县人,生于石纽……于今涂山有 禹庙。”据考证,今汶川县飞沙关、理县 通化乡、北川县禹里乡、什邡县九联坪乃至都江堰市龙池等地皆 有石纽山及禹庙的存在,而关于禹的传说故事更广泛 流行于川西北地区。再 者,巴 蜀人所祭祀的王乔、 彭祖等神仙,也 或多或少掺杂着地域情结。《华 阳国 志·蜀志》谓 武阳 有 王 乔 庙,《史 记 · 封 禅 书》“正 伯 侨”条引裴秀《冀州记》言:“昔有王乔,犍为武阳人,为 柏人令,于此得 仙。” 关于彭祖的记载,见 《列 仙 传》:“彭祖者,殷大 夫…… 历夏至殷末,年 号七百,常 食桂枝,善导行气……后升仙而去。”巴蜀人多认 为“彭祖 本生蜀,为 殷太史。” 故常璩云:“蜀 之为 邦……故上圣,则大禹生其乡。媾婚,则黄帝婚其女。 大贤,彭祖育 其山。列仙,王 乔升起冈。” 巴蜀 地区大量存在的本土神祠表明,上古时期业已积淀成 形的巴蜀文化在融入秦汉大一统的潮流之后,依旧保 留着自身的底蕴。

综论之,探研《华 阳国志 》中的 祠庙不仅对进一 步认识西南地区的民间信仰、人文景观大有裨益 ,更 有助于加深对巴蜀文化以及其与中原文化关系的理 解。一方面,巴蜀文化 受 中 原 文 化 渐 染 颇 深。 从 战 国到汉魏时期,巴 蜀地区的祠庙经历了自萌芽至蓬 勃发展的历程,这 是政治大一统推进过程中中原文 化逐步向巴蜀渗透并影响该地祭祀习俗的结果。为 顺应这一趋势,巴蜀等地还积极整合民间信仰 ,将象 征中央政权的皇帝和官吏一并列为祠祀对象。另一 方面,以巴蜀为代 表的西南地区的祭祀文化仍具有 鲜明的地域色彩,该地区的祠庙内 所祭祀的大多是 本土神,且基本 不包括宗族成员。 这是秦汉魏晋时 期巴蜀等地 的 祭 祀 文 化 同 中 原 相比的一大显著差 异,说明巴蜀民众 建立祠庙的基本目的乃追念前贤 和感恩报 德,而 较 少 涉 及 祖 先 崇 拜。 总 之,通 过 对

《华阳国志》所载 西南地区祠庙的梳理可看出 ,秦 汉 魏晋时期的巴蜀文化在整合自身并融入大一统潮流 之中的同时,依旧保留着自身的底蕴和魅力 。


]]>

2019年12月24日 10:10
1498
加强三星堆文化研究 增进文明互鉴与中华文化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