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沱江号子,乡音绝唱一个时代的历史见证

胡小文

2020年08月13日 02:11

刁觉民 李德富
方志四川

在美丽富饶的天府大地上,有一条美丽的大江,她起自三江聚首的金堂赵镇,再从古城泸州汇入滔滔长江。这条大江长达千里以上,她的名字叫沱江。

在那陆路交通艰难而漫长岁月,沱江水运就成了川西运输的动脉!

于是乎,沱江船运日渐兴盛,船家文化日渐繁荣!

就是这博大精深的船家文化,孕育出了“沱江号子”这朵美丽的奇葩。

其实,“沱江号子”就是沱江船工的劳动号子。千里沱江上的船工纤夫,让号子,统一他们行船拉纤的步调;让号子,激起他们抢滩涉险的英豪。

谁也不会否认,“沱江号子”是一种文化。它那或激越,或绵婉的音韵,它那包罗万象的唱词,它那紧贴情景的号子类型,形式是那样的完美,内涵是那样的深沉。

听吧,“打河号子”,气势磅礴,聚力凝神。“数板号子”,字沉句稳,步如千钧。“倒板号子”急促有力,奋力血拼。“撸号子”挣滩成功,绵婉抒情。

如此美妙的唱腔,为何牵动船帆徜徉。

这,似乎是船工们的呐喊,中流击水的英豪:

《十月怀胎》催人泪下;沿途风光即景抒情,山水旖旎;世态炎凉,述说着船工的辛酸;戏文演义唱尽才子佳人,帝王将相,市井凡夫,乱世草莽……

字字血泪的号子声各得其妙:行船启航时,纤夫们凝聚意气,一声“打河号子”震撼码头河滩;准备冲滩,激发锐气,激越的“倒板号子”高亢激昂;挣滩徒中,劲足气盛,步调一致,音韵悠长的“数板号子” 声情并茂;挣滩成功,舒缓轻松,抒发船工心情的“橹号子” 惬意绵绵,浪遏飞舟。

打河时,急顿有致;飞河时,气凝神光;投水时,声聚千钧;数板时,声调铿锵;橹号子轻松喜悦,婉转悠扬……

其律韵动人,音调粗犷。而不同的号子,既叙古话今,又鼓劲提神,既号令纤夫,又号令驾长。船工们靠号子激人昂扬,险滩急流,凭此横闯。

千里沱江,浩浩荡荡,流域所在,富庶之乡。传承千载的沱江号子,以磅礴气势,深沉韵律,丰富内涵,彰显了沱江水运事业的繁荣,船工抢滩涉险的惊心动魄以及艰辛。它反映了沱江流域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风俗和自然风光,也是探究流域历史变迁、社会变革的活化石。

在陆路交通不发达的时代,内江的糖、自贡的盐,都经水路从五凤码头送往成都,成都的日用百货则经小东路从五凤码头运往川东,因此留下民谣:五凤溪,一张帆,要装成都半城盐;五凤溪,一摇桨,要装成都半城糖。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陆路交通、航空事业的发展,这粗犷激昂、悠扬绵婉的民间音乐,即将成为千年绝唱,成为人们脑海中的不灭的印象。


]]>

2020年08月13日 10:10
560
从“驷马桥”到“灵关古道” | 巴蜀文化的人文历史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