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不同视角下成渝城市群 (四川)经济发展区位评价与分析

管理员

2017年03月08日 12:00

吴修月 辜寄蓉 王 蕾 刘帅君
《经济论坛》2017年1期

区位条件是指一个区域本身具有的条件、特点、属性、资质,其主要构成因素包括地形条件、地理位置,以及社会、经济、管理、教育、旅游等方面。知识经济时代的区位优势不同于传统的区位优势,人才和科技创新能力对区域的区位优势产生更大的影响,培育并吸引高科技人才成为发展经济、提高区位优势的关键。本文从地形条件、区位优势度、科技创新能力、公共服务能力四个方面来衡量区域的区位条件。


  传统的区位表达多利用统计数据来衡量不同行政区的区位差异,但无法表达同一行政区内部区位的不同,也无法表达跨区域的区位条件。本文采用行政区视角和空间视角分别对区位条件进行描述和评价,并对结果进行对比分析。

按照国务院 2016 3 30 日批复的 《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成渝城市群四川部分范围包括成都、自贡、泸州、德阳、绵阳 (除北川县、平武县)、遂宁、内江、乐山、南充、眉山、宜宾、广安、达州 (除万源市)、雅安 (除天全县、宝兴县)、资阳等 15 个市 113 个县,区域面积约为 13.8 km2。为准确地表达区域经济发展空间,本文选择 2015 年全国地理国情普查数据集作为空间数据源。

一、评价指标体系

相较于表征区域经济发展惯性的现有经济发展水平,区位条件则从区域本身具备的资源特色和社会建设水平方面,来反映其未来经济增长潜能的支撑状况。一个区域如果拥有不错的区位条件,即使其经济发展现状不够好,对其未来经济增长也是可期的。通过区位条件的评价,能够对成渝城市群 (四川) 未来经济发展,从其本身区位禀赋的自然差异和各地对未来经济增长潜力的培育程度方面,做出合理预测,并对其现状问题的改善提出合理化建议。

在参照已有学术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基于现有行政区统计数据对区位条件的支撑性,以及地理国情数据对空间点位的支撑性,我们设计了基于行政区的统计数据表达和基于空间格网表的两种方式来对成渝城市群 (四川) 的区位条件进行评价,具体从地形条件、区位优势度、科技创新能力、公共服务能力四个方面来衡量区域区位条件 (图1)。根据以上指标体系,基于熵权法和特尔菲法,获得经济发展水平指标体系各指标层权重,如表 1 所示。

二、评价指标量化

(一) 地形条件

1.基于行政区统计数据的表达。对区位条件进行综合评价时,某一地区的地形条件反映了该区域在进行布局建设时的有利性。地形起伏大的区域,工程布局较困难,土地利用难度增加,同时对人类居住和农业耕作、生产用地有很大的影响。地形坡度 14 度是水土流失的一个相对变质点,14 度以上地区水土流失急剧增大,且对工程活动有更多不便,因此选择坡度 14 度作为评价地形条件的一个指标;同时,考虑到地表平整程度反映区域的地表平整程度,通过这两项统计指标,共同反映区域的地形条件好坏程度。

2.基于空间格网的表达。作为空间格网对区域地形条件的表达,由于强调具体要素指标的空间位置,因而无法建立起同上述基于行政区统计数据所一一对应的评价体系。在保持评价内容总体构成一致的原则下,对空间格网的地形条件评价,采取 14 度以下坡度带的分布位置,来表征该区域的地形条件和平坦程度。

3.分布特征分析。自然地形条件、区域位置和政策开发区设置,构成了现有成渝城市群 (四川) 区位条件差异化格局的基础。无论以行政区的表达方式或者空间格网的表达方式,都能证实地形条件的优越性造就了成都平原区位优越条件的基础,同时也是造成川南片区和“南遂广”片区相对较好区位条件的基础。而区位条件较差的区域,本身往往是山区或丘陵地带,平整土地分布零散。

(二) 区位优势度

1.基于行政区统计数据的表达。反映区位条件应考虑区位所处位置的有利条件,区位优势度是衡量一个地区的综合优势,表明该地区在发展经济方面的优越地位。区域内重点开发区面积反映了区域的开发规模和开发的潜力。有利于对周边地区发展起到辐射带动作用。同时考虑与主要经济中心的距离,即距离成都或重庆较近的区域受到的辐射能力越强,因此考虑了与经济中心的最短交通距离进行表征。因此,在区位优势度的评价上,由这两个指标构成。

2.基于空间格网的表达。作为空间格网对区位优势度的表达,强调具体要素指标的分布位置以及基于空间上对周边地区的吸引辐射能力,因此建立起同上述基于行政区统计数据所一一对应的评价体系,包括重点开发区空间分布和与主要经济中心相对距离两个指标来表征该区域的区位优势度。

3.分布特征分析。构成区位条件禀赋差异性的另一项主要政策性因素是重点开发区的划定,而这往往是依据区域本身的地形条件和现有经济发展水平,无疑更使得自然条件和经济产出具有优势的成都及其周边地区更加突出,而使得川中丘陵地区的区位条件变得更加劣化。

(三) 科技创新能力

1.基于行政区统计数据的表达。反映区域的区位条件不仅应考虑自身所处地理位置的好坏,还应考虑区域的创新能力。科研情况决定着地区的创新能力,创新能力对于地区经济发展潜力有直接作用。区域科技创新的主体包括研究与试验机构、高等院校,因此以研究与试验机构数量和高等院校数量反映区域的创新能力。研究开发活动的全部实际支出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即 R&D GDP 比重可以反映出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实力。基于此,我们分别设计出“研究与试验机构数量”“高等院校数量”“R&D GDP 比重”三个指标共同构成对区域科技创新能力的评价。

2.基于空间格网的表达。作为空间格网对区域科技创新能力的表达,由于需要突出要素指标的空间点位在区域内空间的集聚效应和差异化格局,因而无法建立起同上述基于行政区统计数据所一一对应的评价体系。因此在保持评价内容总体构成一致的原则下,对空间格网的科技创新能力评价,采取研究与试验机构分布密度和高等院校分布密度,来表征该区域的科技创新能力。

3.分布特征分析。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等创新资源集中在“成都—绵阳”一线。由于区域建设和发展的历史背景,使得成渝城市群 (四川)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主要集中在省会城市成都;而绵阳由于作为“三线建设”的重点建设区域,也有以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为代表的大量科研机构,这自然导致了两地在科技创新条件方面的领先。而其他地市的主城区内,也分布了一定的高等院校资源,使得其在科技创新方面也具备了一定的要素支撑。但由于现实中支撑科技创新条件的要素分布一般都在城区之中,自然影响了该项条件在研究区的辐射连片。

(四) 公共服务能力

1.基于行政区统计数据的表达。公共服务能力反映了基础设施对地区经济发展的支撑作用,一个地区的公共服务配套能力越好,该地区可吸引的人口集聚能力越好,地区的区位条件受到公共服务水平的制约。医疗卫生水平直观的反映了区域的公共服务能力,通过统计地区的医疗卫生机构数量,可反映该区域的医疗水平。由于医疗机构的等级不同所表现的医疗水平也不同,因此采用医疗机构等效数量来表达医疗水平。知识与教育都是推动经济发展的持久性因素,教育质量的好坏反映了该区域的经济发展能力,而教师数量可反映区域具体的教育水平。基于此,我们分别设计出“医疗卫生机构等效数量”“公共教育机构教师数量”两个指标共同构成对区域公共服务水平的评价。

2.基于空间格网的表达。作为空间格网对区域公共服务能力的表达,需要突出要素指标的空间点位在区域内空间的集聚效应和差异化格局。因此,对空间格网的公共服务水平评价,采取医疗机构分布密度、公共教育机构分布密度来表征该区域的公共服务水平。

3.分布特征分析。公共服务建设水平各地参差不齐。基于空间格网的评价侧重强调作为公共服务代表的教育和医疗资源的分布格局,因而主要在研究区中的各个城市主城区呈现出条件优越区域。近年来各级行政部门都加大了基础教育和基础医疗的投资建设,使得公共服务建设水平呈现出相对均衡的空间分布格局。而基于行政区统计数据的表达,则更加反映了公共服务的效率化水平。包括成都在内的部分城市区域由于本身人口众多、需求巨大,尽管其公共服务的建设数量占优,但服务效率反倒不及部分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区县,如川中和川东北丘陵地区包括资阳、南充、达州的部分区县。总体上,公共服务建设水平在各行政区呈现参差不齐的格局。

2 区位条件综合评价图 (行政区视角)

3 区位条件空间格网图 (空间视角)

三、经济发展区位评价

在指标量化的基础上,基于加权总和分析,得到基于区位条件综合评价结果和空间格网化评价结果 (图 2 和图 3)。从评价结果看,成渝城市群 (四川) 的经济发展区位有如下特征:成都平原条件优越,川中丘陵区条件受限。

(一) 成都平原包括成都城区及其周边区/县成为成渝城市群 (四川) 区位条件最为优越的区域

从基于行政区的表达方式看 (图 2),成都及其周边的优势区位条件分布区/县与经济发展高水平区/县基本保持一致,并且向北和西南扩展,包括了“成 (都) —德 (阳) —绵 (阳) ”这一南北延伸的成都平原核心区,以及跨越龙泉山脉向眉山、资阳延伸。但若通过对区位条件支撑要素的空间分布更为精准化表达的空间网格方式来看(图 3),则该优势区域被集中在了成都市主城区,而其外围就相对优势区域则基本呈现为沿“眉山—成都—德阳—绵阳”这一南北延伸的带状地域,走势基本被西部的龙门山脉和东南方的龙泉山脉的走势所塑造。对比之前基于行政区方式的评价表达,空间格网对区位条件评价的表达更说明了成渝城市群 (四川) 中条件最为优越的区域依旧受自然禀赋的影响明显。

(二) 川南片区和“南 (充) —遂 (宁) —广 (安) ”区具备中等偏上的区位优势条件

行政区的表达方式和空间格网的表达方式都显示出,川南片区和“南遂广”片区的区位条件成为成渝城市群 (四川) 区域内仅次于成都平原的地域,而且在两个区域中,其相对较好的区位条件均沿该区域的主要城市向周边地区延伸连片,因而总体呈现出具有相对较好区位条件的连片区。

(三) 川中丘陵区和盆地周围山区区位条件受限

除了上述三个区位条件较好的连片区以外,川中丘陵区,包括遂宁—资阳—内江一线的川中丘陵区,区位条件则较差,并对上述三个区位条件较好的区域形成了分割,同时也影响了成渝城市群“成都—重庆”两大核心间“脊梁”式主轴的现实连接程度。未来成渝城市群整体经济发展的建设,势必需要改善该区域的区位条件。同时,成渝城市群 (四川) 的外围区域,即四川盆地周边北、西、南三面的山区地带,区位条件都较差。考虑到其本身的地域背景,对其区位条件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未来经济发展潜力应与成都平原等区位条件较好的区域进行区别化对待,结合其自身自然资源优势来制定针对性的发展政策。

四、结论与建议

本文从两个角度对成渝城市群 (四川) 经济发展区位进行综合评价。从评价结果看,基于行政区视角,重点在于统计数据的可视化表达,突出对传统行政区统计数据的运用,实现行政区之间的横向比较;基于空间的视角,则突出作为承载构成行政区相关统计数据的空间设施在区域的分布格局所引起的区域经济发展的差异化格局,更加突出微观差异和空间的集聚效应,可以更加明确进一步提升区域内经济发展的空间实施路径。可以看到从行政区和空间两个视角展开,通过两种视角对比和相互补充,可以更加完善地呈现出区域经济发展的准确面貌。

【作者简介】 吴修月,四川师范大学地理与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地理信息空间数据挖掘与应用;辜寄蓉,四川师范大学地理与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研究方向:地理信息系统理论与应用;王蕾,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六地形测量队高级工程师,研究方向:地理国情数据分析;刘帅君,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六地形测量队工程师,研究方向:地理国情数据采集与分析。

参考文献

[1]张秀生,陈慧女. 论中国区域经济发展差距的现状、成因、影响与对策[J]. 经济评论,2008,(2):53-57+72.

[2]俞勇军,陆玉麒. 江西省区域经济发展空间差异研究[J]. 人文地理,2004,03:41-45+30.

[3]孟德友,李小建,陆玉麒,樊新生.长江三角洲地区城市经济发展水平空间格局演变[J].经济地理,2014,(2):50-57.

[4]李答民. 区域经济发展评价指标体系与评价方法[J]. 西安财经学院学报,2008,(5):28-32.

[5]李丽莎. 我国经济发展指标体系的构建与应用研究——基于经济发展的数量与质量角度[J]. 特区经济,2011,(6):295-297.

 

]]>

2017年03月08日 03:29
641
民间资金参与精准扶贫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