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李后强:公园城市必须要有美丽的河网体系

2019年4月22日在首届公园城市论坛上发言

管理员

2019年04月26日 02:17

四川新闻网天府新区频道综合

公园城市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天府新区视察时提出的新概念。近来,学界讨论较多,内涵、外延和举措逐渐清晰。今天,我们重点研究公园城市与水的关系。水是城市的血液,河网是城市的血管,城市没有河流、湖泊就没有生命力和创造力。

一、水是生命之源

水是生命之源,水也是城市之血。“天一生水,地六成之”。此句来源于我国三千多年前的《易经》,意思是,天地创生时五行中第一个诞生的是“水”。水在古代又称为“太一”。《黄帝内经·灵枢》进一步阐释道:“太一者,水之尊号。先天地之母,后万物之源。”故,后世有“天一生水,水生万物”之说,如《管子.水地》云:“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也!”

东西方古代朴素的物质观中都把“水”视为一种基本的组成元素。西方古代的“四元素说”是古希腊关于世界的物质组成的学说,西方第一位哲学家泰勒斯(约公元前625-547)认为,宇宙万物都是由水这种基本元素构成的,这种观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影响着人类科学的发展。

生命的诞生于“蓝色星球”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当代科学家已经证明,至少在以地球为中心40万亿千米的范围内,没有适合人类居住的第二个星球,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地球上不仅有大量的水存在,而且还是液态的,这为生命的诞生制造了有利的条件。宇航员在苍凉的太空,可俯瞰到一片景象:我们亲爱的地球母亲,笼罩在一片祥和、辽阔、艳丽的蔚蓝色中,这蔚蓝色是覆盖地球表面百分之七十的水,因此,科学家们把地球叫做“蓝色星球”,又叫“水球”。水是一种很好的化学溶剂,地球上的生命就诞生于水中,水是生命的基础,水也是生命的第一道屏障,水还是生命的源泉。

“人是水制造的”。不论从中国古老传说“女娲造人”,还是西方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造人故事,他们都是用河水和泥土塑造了人类。而站在今天的科学角度看,人体大部分由水组成。水占人体重量的70%,婴儿体内含水达80%。人体血液中所含水份占83%,水在肌肉中占76%;在心脏、肺中占80%;在肾中占83%;肝脏中占68%;脑中占75%。即使看来很结实、密度很高的骨头也有20%以上的水。可见,水是人类生命的第一要素, 没有了水, 人类将无法生存。城市没有水就是僵尸。

二、河是城市之母

河流是孕育人类文明的摇篮。河流是城市的血管。没有河流,城市就没有生命。水不仅是人类生存发展的物质资源前提,也是文化产生发展的必要性要素。早期人类文明大都发源于大河流域,世界四大文明古国无一不发源于大河流域。古巴比伦发源于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两河流域),古埃及发源于尼罗河流域,古印度发源于印度河流域,古中国发源于黄河、长江流域。四大文明古国实际上对应着世界四大文明发源地,分别是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中国这四个大型人类文明最早诞生的地区,它们是世界后来诸多文明的发源地,对其所在地区产生了巨大影响。四大文明是源生文明,而其他文明属于派生文明,深受临近地区原生文明的影响。因此,“四大文明”及其随后派生的文明,无一不由大江大河滋养孕育而生,诞生文明的这些河流都被人类誉为“母亲河”。

河流是城市的生命线。人类在发展过程中,选择有充足水源保障的大江大河流域生产、生活,并逐步定居下来,繁衍生息,再发展成为由小到大的聚落,最终形成最初的城市。古今中外的城市通常因河而起,呈现城河相依的格局,在古代城市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我国历代古都名城,如西安、洛阳、杭州、南京还有我们成都等,多依河而建,临水建城是

古代城市选址的重要原则之一。在古代,河流海洋是生产要素流动的载体,因此最早最先最发达的城市都在海河边。

三、建设“公园城市” 成都"得天独厚"

一占“天时”——亘古未有的历史机遇

“绝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走进新时代,国家有一件事,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强调要“算大账、算长远账、算整体账、算综合账”。这件事就是生态环境保护。他多次提出“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党的十八大首次把“美丽中国”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宏伟目标,把生态文明建设摆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战略位置。

2017年10月,“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被写进党的十九大报告;“增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意识”被写进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章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已成为我们党的重要执政理念。

“人与水的关系很重要。”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长江时,勉励大家要“守护好一江碧水”。在来川视察时,习近平总书记结合四川省情,首次提出建设“公园城市”理念,他指出,天府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节点,一定要规划好建设好,特别是要突出公园城市特点,把生态价值考虑进去,努力打造新的增长极,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可见,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了建设“公园城市”的命题,地点点的是天府新区,试卷发给了四川、成都,要求是考虑生态价值、经济发展、内陆开放。成都应该看好题、破好题、答好题、用好题,建设公园城市,推动高质量发展。

二占“地利”--充盈发达的河网体系

“天府之国”就是天然的“公园城市”。四川被世人誉为"千河之省",“川”,象形字,甲骨文像大河流水形,左右是岸,中间是流水。《说文 · 川部》曰:“川,贯川通流水也。四川河流众多,源远流长。境内共有大小河流1419条,其中流域面积5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345条,1000平方公里以上的有22条。除西北的白河、黑河由南向北注入黄河外,其余均属长江水系。四川主要河流水系金沙江、岷江、嘉陵江、沱江、涪江等河流长度皆超过500公里,各河流皆由边缘山地汇集到盆地底部,并注入浩浩长江之中。“滚滚长江东逝水”,江水一路向东一泻千里,冲破层峦叠嶂、激流险滩,与大海相通相汇。纵览整个长江流域的河网体系,形态上呈现出一条向西望的“巨龙”,而四川盆地是“长江巨龙”的心脏,而四大城市群和7个区域中心城市则位于“长江巨龙”的“奇经八脉”的重要经络与穴位,起到不同的功能和作用。作为“长江龙头”,四川理应在治理河网体系、建设公园城市中起好引领、牵动、示范作用,当好长江经济带上游生态屏障。

三占“人和”--伴水而生的巴蜀文明

“水利殖蜀国,山川毓秀色。”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巴蜀文明伴水而生。四川悠久而丰富的河流文化发源于成都,某种意义上说,一部成都水利史,就是一部成都文明史,也是一部四川文明史和城市发展史。四川战国时期船棺最多,巴蜀符号印章都有水波造型。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成都是一座因水而生,因水而兴,因水而荣,因水而困,因水而发的城市。

“因水而生”是指距今4500年前的成都平原十座滨河古城为代表的宝墩文化为起点,昭示着四川已进入由古文化的积累发展到古城文明诞生的时代。黄帝的两个儿子高阳和青阳,分别降居雅砻江和岷江。考古调查发掘证明,与大禹时代相当的成都平原宝墩文化古城群(夏蜀同源),都顺应水脉、滨河而建于平原台地。但金沙文明也可能因为洪水后的瘟疫而灭。

“因水而兴”是指4000多年前,出生在我们四川汶川、北川一带的大禹,“岷山导江,东别为沱”,从西蜀开始治水成功、定鼎九州、开启夏朝。西周青铜器遂公盨(xǔ)上有铭文“天命禹敷土,随山浚川”,这是目前所知中国最早的关于大禹及其治理河道的文献记录。《史记·夏本纪》记载“禹兴西羌”,也证明了大禹是我们四川人。随后1000多年,古蜀开明王朝继承大禹治水理念,治理成都平原水患后,成都因治水而兴起,古蜀都城设置在成都2000多年,城名未变,城池未改,一直沿袭至今。一般认为,嘉陵江流域多出武将,岷江流域多出文豪。

“因水而荣”是指秦灭蜀后,设蜀郡,太守李冰创建都江堰,“穿二江成都之中”,从此成都“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也。”成都因水而繁荣昌盛“沃野千里”。“二江”不仅将成都打造为“天府之国”,而且使成都变成了一座滨江城市。汉代,成都与洛阳、邯郸、临淄、南阳齐名,并列为“五大都会”;唐代,成都创造了辉煌的城市文明,号称“扬一益二”。“二江”也使成都成为“活水之都”,有“四十里如锦绣”的满城芙蓉,有“二十里中香不断”的梅花长廊,有“远近林盘如绿岛,万顷佳禾似海洋”的林盘景观,更有杜甫笔下“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的深刻描述,当时的成都是一座被鲜花、树林和流水环绕着的美丽城市。为此,李白由衷盛赞道“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草树云山如锦绣,秦川得及此间无。”可见当时的成都,江川之秀、景色之美、物产之丰。“成都,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兴起的吧。

“因水而困”是指从宋末元初开始,四川陷入50年连绵战争,蒙古军队三次攻入成都;到明末清初,成都平原又经历37年的战争;两次战乱之后,成都城池尽毁、人口减少、水利设施遭到重创,河渠湮没、水网萎缩、锦江退化、湖池消失,水利文明陷入失落与困扰,一直持续到近代。

“因水而发”是指改革开放以来,成都对水利文明的振兴和发展,先后启动了府南河综合整治工程、沙河综合整治工程、中心城区水环境综合治理、62条中小河流治理等系列恢复性治理行动。虽然成效初显,但是,我们要冷静地看到,发达国家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进入生态修复为目标的河道治理高级阶段,我们与之相比,至少落后了50年。

四、筑就“上善若水”的公园城市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语出老子的《道德经》,意思是最高境界的人的德行,就像水的品性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在古人眼里,水为至善至柔;水性绵绵密密,微则无声,巨则汹涌;与人无争且又容纳万物,故天下最大的善性莫如水。故,孔子曰:“水有九德,是故君子逢水必观。”古之君子常以水为鉴,修身养性,入世拯世。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要时间节点上,习近平总书记洞悉四川省情,为我们指出了建设“公园城市”的全新理念和正确发展方向。成都应当将建设“公园城市”放在人类社会从工业文明走向生态文明的宏观视角,放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根本性转变的历史维度,放在绵延4000多年的河流文化和城市发展史中去思考。

一要创新理念,目标上要有高站位

习近平同志强调,“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当前,城市发展正处在思想变革的时代,“公园城市”是一个全新概念,世界上没有参考物,全靠我们自己探索,必须在观念上进行重大突破,要结合四川“千河之省”的实际,把新发展理念细化实化,考虑水上公园综合体,先有青山绿水--再有公园--后有城市,顶层设计要突出大江、大河、大湖、大花园,体现大思路、大气魄、大艺术、大手笔、大创造,树立系统观、大局观,体现“五大发展理念”,以建设人民为中心的城市为目标,实现人与河流、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文化的和谐,真正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绝不能简单地把过去建设森林城市、生态城市、低碳城市的理念套用到“公园城市”上。公园最初的功能较为单纯,偏重于提供安静的休息,如散步、赏景之用的环境。20世纪初叶以来,随着公园建设的发展,又增加了很多活动内容,综合性的公园一般有观赏游览、安静休息、儿童游戏、文娱活动、文化科学普及、服务设施、园务管理等内容。而成都建设公园城市,必须打通水脉、文脉、气脉、人脉、商脉,置于面向未来、面向世界、面向人民的绿水之城、花园之城、千年之城、幸福之城的理想之下,推动国家中心城市和世界文化名城建设。

二要彰显个性,规划上要高站位

“一座城市就像一个人,如果没有独特的性格,也就不存在城市特有的灵魂魅力。”城市性格,指的是城市其自身的形象和内涵。具有特殊文化品格和精神气质的城市,无疑是最具吸引力而叫人难忘的,如巴山蜀水、楚水汉天、二樵珠江、江南水乡各有千秋。

“要实事求是确定城市定位,科学规划和务实行动,避免走弯路;要体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依托现有山水脉络等独特风光,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针对我国城市建设中忽视基于自然风貌而注重人造景观、风格千篇一律、色调灰暗单一的弊端,习近平总书记这诗一般的语言表达了人们对美好家园的憧憬。“公园城市建设规划要突出“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之美。

“锦水饶花艳,岷山带叶青。”我们四川有很多山城、水城独具特色,我们在公园城市的顶层规划设计过程中,完全可以依托现有山脉、水脉等独特自然风光,把好山、好水、好风光融入城市,使城市内部的河网、水系、绿地同城市外围江河、湖泊、森林、沼泽形成完整的生态网络,在保留城市原有的山水地貌风光基础上,大力开展生态修复,让城市内部再现绿水青山。同时,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融入江河湖泽,要千城千面,不要千城一面,打造出每个公园城市的城市特色、城市个性,这样才能够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守得住城市灵魂,才能保持城市的个性。”习近平总书记为《福州古厝》一书作序时写到:“现在许多城市在开发建设中,毁掉许多古建筑,搬来许多洋建筑,城市逐渐失去个性。在城市建设开发时,应注意吸收传统建筑的语言,这有利于保持城市的个性。”传承4000多年的“河流文化”就是四川城市的灵魂,我们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在制定公园城市规划时,“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的精神,传承“河流文化”历史文脉,处理好城市改造开发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关系,切实做到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守住城市之魂,展现城市个性。

三要协同发展,开放上要高站位

“自古川渝一家亲”,虽然重庆直辖了,但是“巴山蜀水”山水相连,几千年来,两地人们同宗同源同说四川话,两地共同支撑起了长江巨龙的龙头。长江的一级支流沱江,全长627.4公里,其干流流经德阳市、成都市、资阳市、内江市、自贡市、泸州市6个地级市,包括流域内的重庆市均在成渝经济区范围内,沱江流域处于四川和重庆结合部,属于成渝经济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省腹部地区通江达海的重要通道,也是连接长江经济带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桥梁,具有承南启北、贯通东西的枢纽功能。同时,沱江流域也是四川省城镇最集中、人口最密集、经济实力最强、城市化水平最高的地区,沱江流域以我省3.5%的水资源量和5% 的国土面积,承载了27%的人口,创造了约三分之一的GDP,流域森林覆被率仅6.1%,污(废)水排放总量约占四川总量的25%。为此,我们省社会科学院最近提出了打造“沱江生态经济带”的方案,“一江同体,齐头并进”的开发思路,对于保护好、利用好、发展好沱江,对于长江上游生态保护,对于推动我省“公园城市”主动融入成渝经济区建设都将起到积极重大作用。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地域有边疆,文化无界限,从古至今,崇山峻岭都没有隔断长江文化的根脉相承,交流互动。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东西蜿蜒万余里,哺育着一代又一代的华夏人民,孕育了辉煌灿烂的长江文明,为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做出了卓越贡献。长江文化源远流长,先民临水而居,沿江两岸自古以来形成了无数的文化圈,这些文化圈中如上游的巴蜀文化圈、中游的楚湘文化圈、下游的吴越文化圈等,都在历史上都是产生过巨大影响。各个文化圈之间的互动交流,深刻地影响着中华民族文化的发展进程。为此,我们在公园城市建设中要主动融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共建中国第四极。

“川人出夔门是龙,不出夔门是虫。”这是一句在巴蜀大地广为流传的俗语。夔门是长江从四川盆地进入三峡的大门,也是四川闭塞的象征,古代四川被世人称为“四塞之国”。普里高津耗散结构理论认为,只有开放才有生命力,大开放促大发展;四川的发展证明了这一论断,速度与开放的程度成正比,越开放越发达。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要建“上善若水”的公园城市,就要像河水一样,顺势而为,抓住当前重大战略机遇期和各种有利条件,坚持“四向拓展、全域开放”,吸引更多投资者“西进”,打破“海拔越高,经济水平越低”的魔咒,既要做“唐僧”,也要做“鉴真”,突破横断山脉,跨越喜马拉雅,向西和向东开放并行,在更宽领域、更高层次整合资源,突破盆地,张开双臂,从海上和陆地迎接世界八方来客,把成都成为世界上最亲水、最开放、最热情、最有“世界范儿”的公园城市。


]]>

2019年04月26日 10:20
2054
李后强:丘区乡村振兴“荣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