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沿海与内陆川粤文化经济的异曲同工

贾玲

2019年11月18日 09:42

《四川省情》2019年4月

皆有落后 皆有繁华

古代岭南 (广东) 发展较晚,文化经济比较落后,是著名的贬官之地。而古代四川“其地四塞,山川重阻”,被称为“西南夷”、“蜀无姓”。因地理环境,两地都曾有一段时间在文化上相对独立发展的时期,也都铸就了两地克服困难,向外突破的开拓精神。

就广东而言,最早的正式筑路为秦代修筑“新道”四条,南北基本沟通。随后的移民及内外贸易促使南北道路进一步畅通,其中有名的有唐朝张九龄开凿大庾岭新道,以及宋代新辟道路,整治从南雄到广州、从潮州到惠州的道路等。

其水路较陆路发展得更早更全面。广东凭借珠江水系与云贵川赣相通,后闽、潮、惠、广各州彼此进一步沟通,形成了以广州为枢纽的水路交通网。

而在海路上,广东境内大陆海岸线长达三千多公里,先秦时期便与南洋诸国有贸易往来。

海路是地处内陆的四川没有的优势。但在陆路上,从古蜀时期开辟金牛道、秦末年创米仓道通向关中、汉代开辟通向南中的五尺道,唐代为运送荔枝修建的子午道等,以及利用长江水系,四川构建了以陆路和水路为主的交通体系。

交通条件的不同对应的是两地不同的人文性格和经济发展脉络。

广东与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等国相邻或隔海相望,是我国通往东南亚、大洋洲、中近东和非洲等地区的最近出海处。自汉代以来,广东的徐闻等地就是出海要道,广州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在东吴至南宋期间,我国对外贸易的重心逐渐移至广州。宋代广州与五十多个国家有通商及政治关系。元代与一百四十多个国家有贸易关系。明清时期,广东的对外贸易有“金山珠海,天子南库”之称,商品经济迅猛发展,浙商、徽商、晋商、闽商争相走广,广州城南的濠畔街称为“天下富商聚焉”的闹市区。

尤其是乾隆年间,只留广州一口通商,商业的发展更促使农产品向多元化发展,珠江三角洲桑基鱼塘、蔗基鱼塘、果基鱼塘遍布,在顺德、番禺、增城、东莞等地形成龙眼、荔枝、橙、香蕉等水果生产的专业区,还有多县发展了专门的种烟业和种茶业等,这些经济作物在农业中占比很大,以致广东“广、惠、潮、肇四府”“所出之米,不足供民间食用”。

儒学、瓷器、纺织品从广东传出的同时,茉莉花、芒果、花生、烟草、玉米等作物也从海外引进来,佛教、天主教等先后传入广州。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及人民心态,均逐步形成开放性、重商性的特点和传统。

彼时的四川,也有辉煌。

相对广州走海上丝绸之路,成都走的是陆地丝绸之路。我国历史上有多条丝绸之路,从重要性持性来看主要有三条:一是从长安、洛阳为起点,经过河西走廊、中亚直达欧洲、北非的陆上丝绸之路;二是有三大航线的海上丝绸之路;三是以成都为起点和主要商品提供者,经过四川南部、云贵向西勾连起缅甸、印度、中西亚,一直延伸到欧洲地中海地区,向南开辟并发展了与东南亚经济文化联系的南方丝绸之路。

这三条中,前两条成都的商品、商队都是重要参与者,第三条成都更是建立的主角。

有学者分析:尽管成都深居内陆,但成都却有特殊的区位优势,即居于古代长江经济带,南方丝绸之路和北丝绸之路三大经济文化带的交汇点,这使成都成为古代中国对内对外开放的枢纽,是古代中国任何一个大城市都不具备的。这也造就了“扬一益二”。

此处的益州便是成都。唐代的成都是著名的蜀锦生产织造中心,并带动蜀地多州县成为绢帛产地。据 《大唐六典》 记载,四川的绢产地有28个州,约占当时全国87个绢州的三分之一,可见产业兴盛,经济繁华。尤其是在唐代末年,扬州毁于兵燹,而成都的商业却不断发展,成为全国最繁华的商业都会,也就出现了用于商品交换的市场,城内有东、南、西、北市等经常性市场,还有花市、药市、蚕市、灯市等专业性、季节性市场,其后还出现了夜市。在农村也出现了定期的集市贸易,时称“草市”。

两宋时期,四川茶利年入百万贯以上,成为收复熙河地区所需经费和支付川陕军费的重要来源。元明时期四川物产更为丰富,牲畜养殖、家庭副业随之而兴。时任四川按察使张翰有论:“夫贾人趋利厚者,不西入川,则南走粤,四川茶盐之利尤巨。”

从秦汉到明,四川保持着吸引力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形成了独立的经济区,对外部的依赖性较低,尤其是在外部发生动乱时更为明显。但在后来的大屠杀中,四川经济遭到毁灭性打击,缓慢恢复。

皆有移民 皆有包容

秦统一全国,开启了多地的第一次移民潮。广东、四川都是被移民的地区。

秦国灭楚后,继续向南推进入岭南,史载军队有50万人,这一数字未必准确,但这是第一次大规模的中原人南移,这些移民中,多为罪民罪官,用来充实刚实行行政区划的初郡、初县人口。这一事件结束了岭南地区各自为政,从此归属中央政权,也促进了广东生产方式的发展,传播了先进文化,并开通了灵渠,沟通了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

第二次移民是两晋时期因避战祸中原人再次南迁,此次人群中增加了大量的“衣冠望族”,为魏晋以来形成的上层贵族阶层的士族地主。这次的移民引发了郡县的增置,东莞、潮州由此而来。同时也加速了广州本土冶铁业的发展,结束了依赖中原的局面。

随后的两宋期间,再次由于烽火而出现第三次移民潮。其中大量的江南移民融合黄河文化和长江文化的精华,再次为广东输送了更高层次的养分。

再后来,就是明亡后清军进征广东,明宗室遗臣在广东建立政权,更引清恨,一路屠杀,“城内居民十存二三”,各地不断爆发反清起义。在历次中原人南迁中,只有此次对广东来说是灾难性的,经济遭到毁灭性破坏,然却培养了人民英勇不屈的斗争精神。

改革开放后流行民谣“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掀起一个前所未有的移民高潮。外省农民工涌入珠江三角洲的三来一补企业,被称为孔雀东南飞的新客家潮,如外省毕业的学子、调动干部、南下干部和科技人员,其中很多都落户为新广东人。可称为20世纪移民潮。

再看四川。四川大的移民潮达八次之多。土地肥沃,物产丰饶,环境安定,四川数千年一直吸引着外来移民、政治集团等,也因南宋和明末的两次大屠杀,而不得不从外调入人口。

先后有秦代的大量移民、汉代的中原垦荒遇灾的移民、蜀汉和成汉时期北方少数民族移民、唐宋时期中原的移民、元代和清代两次“湖广填四川”大移民等,尤其是湖广填川这场移民,长达一个世纪,这直接导致了清末外省籍人口占据了成都城市人口的大多数,据当时统计,湖广籍占 5/20,河南、山东籍占1/20,陕西藉占2/20,云贵籍、江西籍各占 3/20,安徽籍占 1/20,江苏、浙江籍占2/20,福建、山西、甘肃籍占 1/20。时有竹枝词一首:“大姨嫁陕二姨苏,大嫂江西二嫂湖。戚友初逢问原籍,现无十世老成都。”

此时在成都也有一首 《广东小儿歌》,由迁徙而来的广东客家人用“广东土音”结合四川话常用的比兴句式,唱起来既有广东味,又有川西味,也属两地文化融合的一个小小缩影。

抗战时期的政治中心内移四川,东中部部分地区的机关、企业、学校大批向四川转移,四川成为战时大后方基地和交通枢纽,人口直线上升,单以抗战八年间的成都来看,移民数量在两三百万之间。随后国家实施开发大西南、建设大三线战略,大量外省的工厂企业人员及家属进入四川,这些都是近期的入川移民潮。

各个时期的移民潮,促进了四川工商业的繁荣,人口素质不断提高,文化迅速交融。四川话是在湖北话的基础上融合了北方语言长期演变而成,川剧五种声腔的形成也是文化交融的典型,这些形成了四川人民一种包容性、开放性的特点,形成了一种不排斥外来文化、乐于接受新鲜事物的生活态度。2007年公布的中国城市包容性排行榜上成都荣登榜首。

皆有革命 皆有首创

国外文化多由海道传入广东,进而到其他地方。西方近代政治思想传到广东后,对戊戌变法、辛亥革命均产生重大影响。工农运动亦最早在广东兴起,香港海员大罢工、海陆丰农民运动、省港大罢工等,在我国革命史上均有重要地位。

而彼时的四川保路运动打响了辛亥革命第一枪,牵制了清廷大批兵力,为武昌起义的成功创造了有利条件,孙中山曾说,“若没有四川保路同志会的起义,武昌革命或者还要迟一年半载。”这场运动不仅士绅阶层倡导,民众普遍参与,就连妇女和小学生都被发动起来,7000万四川人民都卷入其中,从单纯的经济纠纷演变成一场全民的政治运动和思想解放运动,引发了四川人民思想意识的裂变。

敢于抗争,是川粤两地人民共同的特点。勇于创新,也是两地的共色。

1988年,广州市政府开通了全国第一个“市长专邮”,同年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半官方半民间的民意调查和社会舆论机构——广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1989年广州人大设置旁听席,1992年在广州电视台开办全 国 第 一 个 大 型 争 论 性 公 开 论坛——羊城论坛。

四川也有许多全国第一:1979年 , 打 出 全 国 第 一 个 商 业 广 告 ;1980年,发行全国第一张股票——蜀都股票;1986年,全国第一家股份制合作银行——成都市汇通城市合作银行成立;1987年,新中国第一家典当商行开业;1996年全国第一个国家级生态示范区——温江郫县都江堰生态示范区正式启动。

不过,广东的“变通”似乎更突出一些。

20世纪80年代,广东要外省司机留下“买路钱”,一时全国哗然,计划经济下都是政府修路,行车免费,但在骂声中广东成为全国公路大省,交通便捷,遂引起各地效仿。

这背后是务实精神和求变精神的支撑。梁启超曾比较过沿海与内陆各自的环境对文化精神的影响:海能发人进取之雄心,陆居者以怀土之故而受累。陆土一条道可走到黑,但航海发觉不对必须变通,海情难测,须冒险。广东的态度是只要文件没规定的,对广东好的,就先做了再说。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四川同样具备求真务实的精神。出生于四川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提出,“不管黑猫白猫,能捉老鼠的就是好猫”的务实理论,带来了深圳、广东乃至全国的经济巨变。“摸着石头过河”,体现的是四川和广东都蕴藏的务实敢闯精神。

综 观 川 粤 , 文 化 中 都 有 世 俗性,这种世俗并不是低俗和庸俗,而是平民性,更关注生活本身。粤人推崇干得越欢活得越好,川人的乐观平和热情浪漫也是不变本色。两地当然也有不同,但这两个分处沿海内陆的省份,在新时代里依然有新的碰撞,新的交融,新的携手前行。



]]>

2019年11月18日 05:41
397
实施生态“三业”工程 推进绿色脱贫攻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