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四川藏区旅游业发展的金融支持效率分析

———以甘孜州为例

贾玲

2020年02月18日 07:29

李子祎 刘艳
《现代商贸工业》 2020 年第 6 期

0 引言

旅游业作为第三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 国 近年来发展最为迅猛的新兴产业之一,而金融业作为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工具,可以通过引导资源的优化配置推动旅游产业的转型升级与结构优化。四川藏区作为我国第二大藏区,因其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和别具一格的人文风情,备受国内外游客青睐。旅游业作为藏区国民 经 济 战 略 性 支 柱 产 业 离 不 开 金 融 服 务 的 支持,而由于“一步跨千年”的特殊社会变革,藏区的经济基础和金融发展相对落后,因此,测算金融投入对旅游产业的支持效率,分析各地区效率变化特征,对藏区金融及旅游产业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国外学者 普 遍 肯 定 了 金 融 对 旅 游 产 业 的 支 持 作用。首先,信贷支持有利于旅游企业的发 展。部 分 学者认为 融 资 是 中 小 旅 游 企 业 发 展 的 核 心 挑 战 之 一(Christie & Crompton,2001),小额信贷机构可以通过向小型旅游公司提供小额信贷和发展机会,以促进小型旅游公 司 的 商 业 活 动 (Ngoasong & Kimbu,2016)。其次,部分学者指出金融机构可以通过引导资本投资于基础 设 施 建 设 从 而 带 动 地 区 旅 游 产 业 发 展 (Mar-kandya et,al.,2005)。国内对金融业与旅游业发展关系的研究以定性研究为主,从作用机制来看,金融活动可以通过资金分配,将资本投资于旅游产业,进而促进旅游产业的发展(肖大伟、高陆,2007);也可以通 过 影响储蓄投资转化率进而影响旅游产业的发展(李振国,2013)。另外还有部分学者认为金融业与旅游业存 在融合协同 发 展 的 趋 势,提 出 了 旅 游 金 融 的 概 念 (杨 复兴、舒海,2012)。在定量研究方面,国内学者的研究普遍证明了金融资本对旅游产业发展具有支持作用,且这种支 持 作 用 存 在 显 著 的 地 区 差 异 (杨 建 春、施 若,2014)。杨荣海和李亚波(2013)发现,金融发展深化可以通过间接融资,显著促进西部地区的旅游产业发展。

综合上述研究来看,国内对金融与旅游产业 发 展的相关研究以定性研究为主,从投入产出角度检验金融对旅游业支持效率的相关研究还相对较少。在研究对象上,也缺乏对少数民族地区的研究。因此,本文采用数据包络分析法,以甘孜州面板数据为基础,旨在检验四川藏区金融对旅游产业的支持效率。

1 研究设计

1.1 研究方法

本文选择数 据 包 络 分 析 方 法 中 的 BCC 模 型 评 价甘孜州金 融 对 旅 游 产 业 的 综 合 支 持 效 率,同 时,采 用DEA-Malmquist指数模型分析支持效率跨时期的变动情况。

1.2 指标选取及数据来源

为了有效 评 价 甘 孜 州 金 融 支 持 旅 游 业 发 展 的 效率,本文选择了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贷款余额(杨荣海、李亚波,2013)和金融从业人员三个投入指标,旅游总收入和旅游总人数两个产出指标。为了统一数据口径,本文以国内旅游接待人次和国内旅游接待收入代表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另外,对各经济指标数据进行了平减处理,从而得到以2009年为不变价格衡量的真实数据。

本文选择 甘 孜 州 全 域 共 计 18 个 市/县 为 研 究 对象,时间跨度为 2009-2016 年,数 据 来 源 于 相 应 年 份的《甘孜州统计年鉴》。

2 实证结果

2.1 效率分析

本文 运 用 DEAP 2.1 软 件 对 甘 孜 州 18 个 市/县2009-2016年的面板数据进行检验。总体来看,甘孜州金融支持旅游产业的综合效率为0.653,在维持当前金融投入水平的情况下,还有34.7%的提升空间。从规模收益来看,大部分地区呈现规模收益递增的态势,随着融资规模扩大和技术创新,这些地区的旅游发展效率将不断提升。另外,甘孜州金融支持旅游产业发展的纯技术效率(0.901)远高于规模效率(0.708),说明甘孜州可以通过加大对旅游产业的融资规模,同时在融资规划中加强地区间合作,从而提升规模效率,进而推进甘孜州旅游产业发展。

从各县效率水平来看,有4个县的综 合 效 率 达 到了1,分别是康定市、道孚县、理塘县和稻城县。康定市作为甘孜州首府,是甘孜州政治和经济中心。道孚县近年来通过景区开发、招商引资不断推进“全域旅游”示范县建设,旅游业发展迅猛。理塘县作为甘孜州南部交通、商贸中心,经济发展稳定,旅游 资 源 丰 富。而稻城县作为“川滇藏”大香格里拉旅游区的核心区,近年来坚持以“旅游强县”为发展战略,“投资扩张拉动”为发展引擎,2016年国内旅游人次及接待收入均排名全州第二。总体来看,四个地区在具备丰富旅游资源的同时,均拥有相对稳定的经济基础和较好的金融环境,可以 为 旅 游 产 业 的 发 展 提 供 及 时、充 足 的 信 贷支持。

而 综 合 效 率 最 低 的 九 龙 县 和 石 渠 县,分 别 得 分0.266和0.293。九龙县虽然旅游资源丰富,但由于特殊的地理地貌特点,“十年九灾”致使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景区开发尚处于起步阶段,金融对旅游产业的支持缺乏发力点。而石渠县的综合效率主要受到规模效率的拖累,因此石渠县应加大金融要素投入以满足地区旅游业发展需求。

2.2 时间演化分析

2.2.1 Malmquist指数分析

表1 2009-2016年甘孜州金融支持旅游业发展效率变化

  

总 体 来 看,甘 孜 州 2009-2016 年 的 MI指 数 从2010年的0.938增长到2016年的1.121,除前两年低于1以外,后6年的指数表现均大于1,这表明近年来甘孜州金融对旅游业发展的支持效率逐年提高。从各地区数据来看,18个市/县2009-2016 年 的 MI指 数均值均大于1,说明各市/县金融支持旅游产业发展的效率均得到了改善。18 个 市/县 中 MI指 数 均 值 最 大的为九龙县,结合其综合效率来看,九龙县亦是18个市/县中综合效率得分最低的地区。这说明虽 然 九 龙县旅游产业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金融对旅游业发展的综合支持效率相对较低,但近年来,九龙县通过信贷投入支持旅游配套设施建设,不断提升旅游接待能力和旅游收入,从而使金融支持效率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增长态势,在稳定金融投入的支持下,九龙县旅游产业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2.2.2 效率形态类型分析

本文以2016年的综合效率 和 效 率 变 化 数 据 为 基础,采用四象限分析法对18个市/县的效 率 形 态 进 行分类。横坐标为效率大小,取2016年各地区综合效率均值0.588为临界值,纵坐标为效率变化,取 MI指数=1为临界值。据此,可以将18个市/县按效率形态分为四种类型,如图1所示。

图1 甘孜州各市/县金融支持旅游发展效率形态分类

Ⅰ型:金融对旅游产业的支持效率较小,且呈降低趋势。这些地区总体来说经济发展较为落后,虽然融资贷款总量不低,但由于缺乏高效的管理体系,没有将金融资源 和 产 品 合 理 有 效 的 与 旅 游 产 业 发 展 需 求 对接,因此对旅游业的支持效率偏低。

Ⅱ型:虽然当前金融对旅游产业的支持效率较小,但呈现增长趋势。这些地区通过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不断完善旅游配套设施建设,提升了金融服务质量,因此金融支持效率明显提升。

Ⅲ型:金融对旅游产业的支持效率及其增长速度均较高。这些地区普遍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同时注重引导金融资源投向旅游产业发展,以金融投入激活了旅游发展动力。

Ⅳ型:虽然当前金融对旅游产业的支持效率较高,但呈现下降趋势。这些地区虽然发展相对成熟,但实际已经步入“衰退”期,需要积极调整融资结构,稳定旅游产业的高速发展态势。

3 结论及讨论

本文以甘孜 州 全 域 18 个 市/县 为 例,从 投 入 产 出视角检验了四川藏区金融对旅游产业的支持效率,结果显示,甘孜州金融支持旅游产业的总体效率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甘孜州应以扩大投融资规模为发力点,为旅游产业发展提供及时、充分的信贷支持。其次,近年来甘孜州金融对旅游业发展的支持效率逐年增高,不同效率形态的地区应根据自身发展现状采取不同的发展策略,合理制定金融及旅游产业发展规划。

基于以上结论,为提升四川藏区旅游发展 的 金 融支持效率,同时加快旅游产业稳定向好发展,提出以下建议:首先,相关政府部门应积极发挥政策引导作用,一方面为旅游产业发展搭建融资平台,鼓励有能力的旅游企业进行直接融资;另一方面以财政贴息等优惠政策,扶持中小旅游企业从金融机构获得信贷支持,切实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同时积极对接政策性金融机构参与藏区旅游基础设施建设,从而推动地区旅游产业发展。其次,藏区金融机构应结合当地旅游业发展特色,创新金融产品,在申请流程、融资期限、贷款利率、抵押物范围等环节的设计上,充分考虑藏区旅游企业发展切实需求。同时引进专业金融人才和先进技术,提升金融服务质量与效率。另外,还应积极推进地区金融素养教育,让农(牧)家乐等藏区小微旅游企业不仅能获得贷款,还要能在生产活动中高效利用贷款创造更多财富,实现藏区旅游产业的可持续性发展。

作者简介:李子祎(1994-),女,四川成都人,硕士研究生,四川农业大学经济学院,研究方向:农村金融;刘艳(1980-),女,四川隆昌人,四川农业大学,副教授,研究方向:农村金融理论与实践(通讯作者)。

参考文献

[1]Christie I,Cromption D E.Tourism in Africa[J].World BankOther Operational Studies,2001.

[2]Ngoasong M Z,Kimbu A N.Informal microfinance institutionsand development-led tourism entrepreneurship[J].TourismManagement,2016,(52):430-439.

[3]肖大伟,高陆.金融对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的支持[J].经济研究导刊,2007,(8):61-63.

[4]李振国.金融支持对旅游产业结构优化调整路径研究[J].现代商贸工业,2013,(5):3-4.

[5]杨复兴,舒海.旅游金融的发展思考[J].旅游研究,2012,4(3):20-22.

[6]杨建春,施若.金融支持旅游产业发展的动态效应比较———以贵州、浙江两省为例[J].社会科学家,2014,(06):88-92+126.[7]杨荣 海,李 亚 波.中 国 旅 游 产 业 发 展 的 金 融 支 持 区 域 差 异 分析———基于东部、中部和西部面板数据的检验[J].经济与管理,2013,27(07):86-91.


]]>

2020年02月18日 03:26
1546
成渝经济区农地适度规模经营方式及其环境效应差异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