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后疫情时代高新技术产业三大变化与应对策略

宋扬

2020年10月13日 02:32

徐光宜 周 雪
四川日报 2020年10月12日11版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还在继续。四川正携手重庆构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想要在未来高新技术产业竞争中抢抓先机,就必须了解在后疫情时代背景下,高新技术产业将会有什么变化,看准趋势,才能找准培育方向、提升创新势能,在新态势下最大化构筑高新技术产业的比较优势。
    培育逻辑之变——从“给优惠”到“造生态”
    趋势

    不同地方企业应对危机的反应速度差距,其实质是创新和产业生态能级的差距,创新和产业生态好的地方更容易快速出现优秀创新企业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成都迈克生物研制出西南地区首个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成都易态科技开发的“金属间化合物膜”能高效杀灭H1N1、新冠等病毒……这些反应快的企业,往往设在成都天府生命科技园、天府国际生物城、成都国际医学城等功能区内。
    究其原因,这些功能区集聚了大量生物医药相关的研究院所、专业人才、研发生产企业和服务机构,政府通过给场景、给政策、给配套、给服务等方式构建产业生态圈,让产业的创新和突破变得更容易。
    这显示出一个趋势:疫情虽然加速了一批新经济企业的发展,但在创新和产业生态比较好的地方,往往才更容易快速出现优秀的创新企业。不同地方企业应对危机的反应速度差距,其实质是创新和产业生态能级的差距。
    完善的创新和产业生态,以良好的政策、包容的文化和宜居的环境作为基底,确保人才、技术、资金、数据等要素充分循环流动。同时高校院所等机构为企业提供强大研发支持,专业化众创空间、孵化器、风投机构、技术转移机构、律所等科技服务机构助力创新创业主体成长,拥有产业链高度关联的企业群体迅速为新产品提供设计、制造、销售、物流等服务……这些因素正越来越成为地方吸引和培育新经济企业的法宝,催生出各类跨界的新产业新业态。
    【对策】
    进一步完善创新和产业生态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战略赋能下,四川作为西部发展条件最好的省,对创新资源的吸引力会日益增强,未来要进一步完善创新和产业生态。
    从创新和产业生态角度看,成都对优质资源的吸引力在全省最强,应该重点发挥辐射带动作用,进一步把产业功能区、业界共治、盈创动力、基金小镇、科创通这些好的理念做法和平台向其他地区推广,为其他地区赋能,优化与省内其他地区共建共享飞地园区机制,通过服务、资金、资源等方面的赋能,推动更多创新成果在飞地园区落地生产项目。
    市州应围绕自身优势基础,加速营造更好的创新和产业生态。各市州应该利用好成都重庆的研发、人才、服务等优势,通过优化产城融合环境、创新产业政策措施、释放城市建设管理场景、引培专业化干部人才,发挥好各自区位、资源等相对优势,吸引成渝更多优质创新要素参与地方高新技术产业发展。
    国家高新区、省级高新区是各地创新和产业生态最好的区域,要集中优势资源建设好一批主阵地,将成都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高新区、省级高新区等科技园区作为培育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核心载体,加大对科技园区的支持力度,给予其充分的财政、土地、政策保障,引导各类资源要素、平台载体向科技园区集聚,在全省打造出一座座创新和产业生态的尖峰,提升全省创新和产业生态水平。
    发展趋势之变——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加快
    趋势

    疫情期间,提前布局数字技术的企业受冲击往往更小,后疫情时代,这样的趋势将变得更明显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过程中,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在生物制药、病毒诊断、防控防疫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数字化智能化的应用和投入颇为活跃。我国强调“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启动“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各地也纷纷加快推动数字经济培育及新基建工作,发布行动方案。今年1-7月,我国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8%,其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相关行业的投资增长比较快。据IDC(国际数据公司)预测,到2024年,55%的中国企业将通过投资特定行业的SaaS(软件即服务)应用和平台来降低企业应用定制的成本和复杂性。其他国家也为加快产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提供了项目、资金和政策支持,如加拿大通过“COVID-19快速资助计划”支持了涉及人工智能、云计算高端制造等学科的99个科研项目;挪威以“数字孪生”为核心,积极推动海洋工程产业“数字化转型”……
    疫情期间,提前布局数字技术的企业,受到的冲击往往更小。后疫情时代,这样的趋势将变得更明显,网络经济、数字经济、平台经济、智能经济等领域的发展,成为疫情下逆势增长新动能,也将在后疫情时代持续输出新价值。
    在技术驱动、政策资本助力和需求拉动作用下,疫情不仅加快了经济社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同时这些数字化技术正在向其他行业渗透,为企业创新带来更多机会。
    【对策】
    找准优势为数字化应用筑巢

    四川省是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2019年数字经济总量超1.4万亿元,增长15%左右,占全省GDP比重超过30%。成都还培育出医联、1919、准时达等具有行业引领力的独角兽企业,绵阳、德阳、自贡等一批工业基础扎实的城市有推动产业进一步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条件和需求。但全省各市州发展基础差距较大,缺少具有首位度、标签性的产业细分赛道。抓住数字化智能化机遇,需要找准优势、擅长,为数字化应用筑基筑巢。
    围绕优势领域重点环节做专做强。做专就是关注数字文创、互联网医疗、新零售等成都已经培育出独角兽的优势赛道,做强就是发挥好航空航天、轨道交通、高端装备等制造业优势,加快研究锁定数字化智能化趋势下未来能领先的细分领域。围绕这些赛道和领域鼓励打造一批特色园区,在园区内确立首位赛道,最大化聚集细分领域创新资源和企业,出台支持细分赛道发展的政策措施,把场景、资金、项目、服务、空间等资源向产业链关键的企业、人才、载体倾斜。
    围绕应用转化短板筑基筑巢。筑基就是加快建设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5G、工业互联网、高性能计算设施等新型基础设施,吸引鼓励拥有成功应用案例的优秀企业参与新型基础设施应用场景建设,支持基于新基建的产品服务示范推广,支持有条件的地区与第三方合作,探索打通数据壁垒、规范数据标准、挖掘数据价值。筑巢就是围绕数字经济优势领域建设专业化载体、引入专业化机构、培育高能级企业,比如搭建新型产业技术研究院,既做科技成果研发,也开展技术服务,培养专业人才;建设专业化众创空间,依托产业领军企业发挥行业优势,打造面向特定领域的创业孵化平台,裂变更多优质创业企业。
    竞合环境之变——提升自主创新能力日益重要
    趋势

    供应链深度调整态势不可避免,不断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构建起较为完善、安全的供应链体系刻不容缓
    常态化疫情防控、个别国家贸易和科技保护主义抬头,是当前面向全球各国科技和产业全方位合作的最大变数,也暴露了我国在供应链一些关键环节上的不足。
    我国具有全球最完备的集成电路产业链,也是芯片进口额最大的国家,很多核心零部件严重依赖海外,国内顶尖闪存芯片制造商长江存储有超过80%的设备来自美国和日本且难以替换,芯片加工商台积电受美国禁令约束,对华为“断供”,掣肘我国高新技术企业发展。在软件领域,我国当前也缺少自主可控的优秀操作系统、工业软件等关键基础设施,绝大部分国产智能手机都运行在安卓系统上,美国软件公司Matlab取消对哈工大、哈工程的正版授权也会影响高校的教学研究。甚至在相对传统的家电领域,高端的单片微型计算机和功率半导体配件大部分也要依赖进口。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部署下,供应链深度调整态势不可避免,不断提高自主创新能力,解决“卡脖子”问题,构建起较为完善、安全的供应链体系刻不容缓。
    【对策】
    推动优势领域关键技术创新突破
    四川创新基础扎实,拥有中国(绵阳)科技城、成都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成都科学城等优质科技资源高度集聚的创新阵地,普通高校、在建大科学装置、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数量都位于全国前列,在口腔医学、电子科技、信息通信、轨道交通、航空航天、核能等领域的创新实力雄厚,应在优势领域加强发力,为提升我国自主创新能力贡献力量。
    聚焦关键创新,围绕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轨道交通、高端装备、新材料、通信、核能等优势领域,面向国家战略需求、面向核心供应链断供市场、面向企业创新瓶颈,通过更聚焦、更市场、更灵活的方式,建立完善科技攻关“揭榜制”,联合业界发布技术攻关项目榜单,广泛吸引研究机构和团队参与技术创新。部署一批紧急重大科技专项,推动优势领域关键技术创新突破。以释放人才创造性、激发人才积极性为核心,打造科技创新特区,探索试行最宽松的科研管理体制机制、最灵活的技术转移政策措施、最有力的人才支持和服务条件。
    深化协同开放,加快与重庆协同建设西部科学城、争创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布局一批大科学装置、国家实验室。引导两地企业机构联合成立产业创新联盟、创新投资基金等组织,推动与重庆在电子信息、先进材料、汽车摩托等共同领域的协同创新。坚持推进和深化国际科技交流合作,鼓励企业机构积极参与新冠疫苗研发等国际科技合作,支持国内外高校在川开展国际合作办学,打造一批国别科技合作示范区和试验区,探索线上论坛等便利化科技交流合作机制。 (作者单位:长城战略咨询)


]]>

2020年10月13日 10:27
314
四川省全国乡村治理试点工作成果初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