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以大开放促大开发,为何强调提高对内开放水平?

宋扬

2024年05月07日 01:55

川观智库研究员 徐也晴
四川日报 2024年05月07日第10版

院长名片
陈耀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
冯宗宪
西安交通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教授、“一带一路”与全球发展研究院院长
霍伟东
辽宁大学经济学部副主任
马莉莉
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
贾晋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主要观点
认识提高对内开放水平的新意义
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基本要求
  ●现阶段强调对内开放,更深层的意义是要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
  ●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结合起来是一个“开放”整体,且一个地区对内开放的水平也决定着其对外开放的水平

认清提高对内开放水平的新要求
推进资源要素之间的高效率流动
  ●高水平对内开放首先体现在资源要素之间的高效率流动,特别是数据要素的流动;其次更多地体现在规则、标准、政策的制定和互通上
  ●四川要加快提升区域竞争力,尽快出台有利于区域对接的经济政策和管理机制,并充分激发民营经济创新活力和内生动力

  4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对做好下一阶段工作提出“六个坚持”的重要要求,其中之一是要坚持以大开放促进大开发,提高西部地区对内对外开放水平。
  党的十八大以来,四川对外开放步伐不断加快。那么,此次座谈会上提到的提高对内开放水平,对四川意味着什么?就此,川观智库与多位经济学院院长展开了探讨。

认识提高对内开放水平的新意义 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基本要求

  川观智库:如何理解现阶段对内开放与对外开放间的关系?
  贾晋:提到开放,很多人第一反应是对外开放,但实际上,开放具有更广泛更深刻的意义,一个社会的内部开放也很重要。
  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在现阶段可以总结为三层关系。一是二者共同组成我国开放的新格局。当前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内国际形势错综复杂,因此我们要强调区域协调发展、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以及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二是对内开放是对外开放的基础。如果一个国家的内部市场是分割的,那肯定就不能进行高水平对外开放。提升对内开放水平可以帮助打破区域间的壁垒,改变市场分割的状况。三是对外开放是对内开放的牵引。即对外开放所形成的竞争压力可以推动内部结构调整优化,促进对内开放,从而更好发挥各地的比较优势。
  冯宗宪: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结合起来是一个“开放”整体,且一个地区对内开放的水平也决定着其对外开放的水平。从内外贸一体化的角度来看,目前我们国家外贸的规则制度相对完善,但内贸还一定程度上存在地方保护等问题,区域之间有着壁垒。因此要借着国际市场长期形成的通用国际规则来改善我国内部的营商环境。尤其是在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的背景下,更需要进一步推动内贸标准、规则等制度体系的完善并且与国际市场的规则标准接轨。
  川观智库:对比之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对内开放在当前有何深刻意义?
  陈耀:之所以需要开放,是因为区域发展的过程中,要利用外部市场获取外部资源要素。现在强调对内开放,我认为更深层的意义是要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只有加强开放,鼓励要素自由流动,才能有效获得劳动力、技术、管理经验等,这也是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最基本的要求,即打破地方壁垒、消除地方保护。同时也要看到,“提高对内开放水平”并不只是针对西部地区提出的。去年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新时代推动东北全面振兴座谈会时强调“要加快建设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提升对内对外开放合作水平”,他在主持召开进一步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座谈会指出,“改革开放取得重大进展,全方位对内对外开放态势加速形成”,所以这其实是对全国提出的要求,也是为了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
  冯宗宪:相较《指导意见》出台时,当前的国际局势更为复杂多变,2022年印发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与《指导意见》的印发间隔了一段时间,所以当时的文件中并没有特别点出对内开放。此外,去年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强调“优化重大生产力布局,加强国家战略腹地建设”,而西部地区涵盖12个省(区、市),拥有全国72%的国土面积、27%的人口,在维护国家生态安全、水安全、能源资源安全、国防边境安全等方面具有重要战略地位,因此要进一步抓好对内开放。
  贾晋:众所周知,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一项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任务。建立国内统一大市场和区域协调发展共同支撑这个战略发展,因此放在战略全局来看,对内开放的重要程度就显现出来了。实际上,党中央对全国各地区都有相应的部署,比如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和东部率先发展战略等,随着这些区域的发展战略不断深化,眼下已经到了几个战略之间加强协调的时机,所以要强调对内开放。
  霍伟东:从“双循环”的战略背景下看,提高对内开放水平在当下尤为必要和紧迫。目前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最大的堵点就是国内区域之间的行政阻隔和条块分割形成的壁垒,所以我认为,这次召开的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座谈会强调“提高西部地区对内对外开放水平”,主要是为了进一步畅通“双循环”,而畅通“双循环”最核心的就是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

认清提高对内开放水平的新要求 推进资源要素之间的高效率流动

  川观智库:通过此次座谈会,可以看出对四川推进对内开放提出了什么新要求?
  陈耀:四川现在需要更高水平的对内开放。首先,高水平体现在资源要素之间的高效率流动;其次,高水平更多地体现在规则、标准、政策的制定和互通上。当前,四川要进一步形成符合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标准、规则、制度等,除此之外,通过扩大开放积极承接产业转移,也要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来进行。
  这就要求四川必须进一步深化以下四方面工作:一是优化营商环境;二是推动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三是强化人才支撑,加强研发能力;四是加强城市、区域之间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公共服务的共享。
  马莉莉:中国地大物博,商品运输通常需要通过多式联运才能进入国际市场,不同区域有差异化的产业分工,区域之间就能够形成需求和供给关系,形成对内开放。因此当前西部地区需要进一步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深度融入共建“一带一路”等。
  目前来看,跨省之间的流动不仅是实体货物在流动,还应该有大量数据要素的流动。数据是继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四大生产要素之后的第五大生产要素,推进五大要素市场的一体化也是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重点之一。因此,当前四川要加快建立相应的“硬基建”“软规管”,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硬数据基础设施和涉及数据流通、确权法律法规、标准规范等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了“深化与东中部、东北地区务实合作”。从现阶段的空间布局来讲,东部开放水平高,西部开放水平不断提升,南部是生产网络聚集的区域,而东北地区是我国重要的工业和农业基地,对于维护国家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因此就需要保障包括粮食安全、生态安全、能源安全在内的各种安全因素。而提高安全的治理能力和水平同样也需要利用高科技手段,形成有自主保障能力的完整机制,从而提高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所以我认为,南北之间现在要形成一个“耦合”的关系。
  霍伟东: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全国“一盘棋”,从全局谋划区域,并不是对某一个地区的要求,而是要求“一个不落”。推动东北振兴是我国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新时代推动东北全面振兴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了要“加强同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西部大开发等国家重大战略的对接,促进东北更好融入全国统一大市场”。实际上,东北本身也有相应的优势产业,只有每个地区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才能形成全国统一大市场。
  贾晋:当下四川与东北地区有适合对接合作的内容。首先,东北地区面临结构的调整,四川可以提供相应的能源、劳动力等资源要素;其次,东北本身是老工业基地和农业大省,而四川也是工业、农业大省,所以在产业链、供应链上可以适当地进行专业承接、协同配套等。
  川观智库:实现更高水平对内开放,四川的基础条件如何?
  贾晋:四川对内开放的水平处于一个“起步成势”阶段,目前正从这一阶段转向“深化拓展”。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看到四川有以下几个优势。一是四川是西部地区的重要交通枢纽,具有辐射西部和联通欧亚的战略性区位优势;二是具备丰富的矿产、水、电等资源和世界文化遗产,这些为清洁能源开发以及发展旅游业奠定了良好资源基础;三是具备强劲的科研能力,为创新驱动提供了支撑;四是具备重大战略叠加的明显优势,比如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西部陆海新通道、“东数西算”等。
  对内开放意味着四川要提升区域竞争力。当前,四川自身面临着产业结构调整,传统制造业和资源依赖产业的比重仍然较大。此外,四川市州发展的不均衡,也会影响到全面开放的水平。我认为,当下四川一方面要出台一些有利于区域对接的经济政策和管理机制;另一方面也要充分激发民营经济创新活力和内生动力,进一步推进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的发展,这一点非常重要。
  冯宗宪:和东部沿海地区相比,整个西部面临着“时间差”和“收益差”,在生产力、规则、制度以及对国际市场的适应能力上都存在不小差距。为弥补这些短板,要做到以下两点。首先需要提升一线工作人员的认知思维。只有在工作理念、工作作风、工作方法上进行突破和创新,才能改变当地的营商环境、产业水平、开放格局等。其次要提升干部自身能力。干部队伍对规则的了解有多少、该怎样带动相对落后的区县发展,都需要进一步思考。
  陈耀:四川特别是成都,要对接好三大引领我国高质量发展的动力源,也就是京津冀、长三角和粤港澳大湾区。他们每年有大量科技创新的成果,而这些成果需要转化落地,成都在这方面需要加大力度,提升其在成都的转化率,这就需要围绕发展新质生产力去构建人才网络,比如建立飞地人才中心,加快推动跨区域、跨学科、跨领域协同创新。

]]>

2024年05月07日 09:55
1930
坚持把发展特色优势产业作为主攻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