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金砖+”要为金砖加什么

周梦娇

2017年09月08日 12:00

王磊
光明日报

金砖国家是一个开放包容的多边平台和合作机制,是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治理的代表。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金砖合作是一个创新,超越了政治和军事结盟的老套路,建立了结伴不结盟的新关系。中国在担任金砖国家主席国期间,提出并发展了“金砖+”模式,丰富了金砖国家合作的内涵,拓展了金砖国家的全球伙伴关系网络。

“金砖+”模式的提出,既是金砖国家精神的内在要求,也是金砖合作完善机制化的反映,更是全球实力对比进一步深化发展的结果,主要是基于以下四个因素的驱动。

“金砖+”是“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金砖精神的内在要求。金砖国家国情不同,多元是金砖合作的基色之一,这奠定了其开放包容的基本属性,并在实践中发展了多种形式的伙伴关系,积极拓展合作领域。金砖国家坚持求同存异,十年合作历程跨越了遥远的地理距离,超越了不同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金砖国家合作摈弃了建立封闭的大国俱乐部的陈旧模式,不断巩固和加强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联系;金砖国家不追求推倒重来、以武力对抗的方式推翻现行国际体系,而是通过建设性参与来推动全球政治经济体系朝向更加公正、合理、平衡的方向改革。

“金砖+”是金砖国家完善合作机制建设的要求。金砖国家注重与其他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合作,2013年南非在担任主席国期间邀请来自12个非洲国家的领导人和非盟委员会主席参加与金砖国家领导人的对话会,开创了金砖国家举办与地区国家领导人对话会的传统。此后,金砖国家领导人先后与南美、上合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环孟加拉湾多领域经济技术合作倡议成员国领导人举行对话会。“金砖+”模式立足金砖国家与地区国家领导人对话会,并进一步完善了这一机制。厦门会晤期间,中国作为主席国将按照“金砖+”的模式,开创性地邀请拉美地区代表墨西哥、阿盟总部所在地埃及、非盟轮值主席国几内亚、东南亚大国之一泰国、中亚国家代表塔吉克斯坦几国领导人参加对话会,进一步完善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第二阶段的机制化建设,让广大发展中国家甚至不发达国家都有机会通过“金砖+”的模式反映自身诉求,体现金砖国家作为广大发展中世界身份代表和利益保护者的发展属性。

“金砖+”为世界上其他新兴大国参与和加强同金砖国家合作提供了有效路径。除金砖国家之外,世界不同地区也有一批新兴大国正在快速成长,诸如“薄荷四国”(墨西哥、印尼、尼日利亚、土耳其四国)、“灵猫六国”(哥伦比亚、印尼、越南、埃及、土耳其、南非六国)等各种概念层出不穷,墨西哥、阿根廷、印尼、埃及、哈萨克斯坦等国的地区和国际影响力明显提升,这些新兴国家认识到金砖国家已经成为发展中国家就全球重大政治经济事务进行长期和全方位协调的最重要平台,有强烈愿望同金砖国家建立更密切的伙伴关系,甚至更深度地参与金砖合作。“金砖+”模式规划了其他新兴国家逐步深入参与金砖合作的路径,避免新兴国家群体的内部分化。

“金砖+”作为金砖合作发展的一个创新性理念,正式提出只有半年多的时间,仍然需要在实践中发展完善。作为金砖“中国年”的重要理论贡献和实践突破,其深刻内涵可以从四个层面来理解。

金砖国家合作根植于发展中世界的整体利益,这是“金砖+”模式提出的根本出发点。金砖国家将通过“金砖+”模式进一步加强同其他新兴大国和广大发展中世界的合作与团结,立足于发展中国家,代表发展中国家利益,打造南南合作的最重要平台,推动全球发展,是“金砖+”模式的重要使命。

金砖国家合作是开放的、发展中的进程,这是“金砖+”模式永葆生命力的保障。“金砖+”赋予金砖合作更强的生命力,随着金砖国家自身和全球形势的变化进行改革和调整,逐步拓展新的合作领域,发展新的合作伙伴,打造新的合作方式。除了巩固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伙伴关系,“金砖+”模式也有助金砖国家加强与发达国家的合作,通过“金砖+议题合作”的方式,在联合国安理会改革、多哈回合谈判、全球气候变化、全球发展等多个议题下沟通交流,巩固作为南北合作桥梁的重要作用。

“金砖+”模式的提出,既可以加强与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协调交流,将金砖国家打造成为南南合作的最重要平台,又可以凭借金砖国家联系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特殊优势,在推动南北合作的进程中发挥桥梁作用。“金砖+”模式的提出,是在金砖国家合作开启第二个“金色十年”的关键节点,是针对金砖国家未来发展定位及合作方向提出的创新性理念。

(作者:王磊,系北京师范大学金砖国家合作中心主任)

 

]]>

2017年09月08日 03:51
433
南海地区增添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