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再议和平赤字:强权政治扰乱全球秩序

胡小文

2018年06月12日 12:00

高婉妮
《红旗文稿》2018/11

  继主动挑起对华贸易战后,2018年4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又联合英法国家领导人,绕过联合国出兵叙利亚,让我们再一次看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强权为武器,奉行单边主义政策,随意践踏国际规则,破坏他国国家主权主权、领土安全和发展利益,严重扰乱全球秩序,威胁世界和平。此次军事行动,特朗普政府给出的理由是叙利亚政府军在大马士革东古塔地区杜马的军事行动中使用了化学武器,造成平民死伤。然而,化学武器事件没有确凿证据,在这种情况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迫不及待”地说打就打,又一次展现了西方国家政府的霸道与无理,也再一次证明一些所谓“文明国家”的行事有多么野蛮。他们随意践踏他国主权与领土安全,视国际规则如无物,随心所欲,严重破坏国际社会基本准则,为人类的和平事业蒙上了沉重的阴影。

  一、冷战后西方国家的军事“霸凌”:可有可无的“遮羞布”与“强权即公理”的行事逻辑

  冷战两极格局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边叫嚣着“历史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即西方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一边用枪炮控制质疑、不顺从和反抗行为,企图用强权力量重建世界新秩序。

  西方国家对世界其他地区与国家的多例“霸凌”从理由到结果来看,都充满了一意孤行,“强权即公理”的色彩。细数科索沃危机、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和对叙利亚的空袭,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打的旗号不外乎“保护当地少数族裔或弱势政治群体”、“阻止化学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推翻暴政,推广自由民主,推进当地人权事业发展”等。然而,这些令人耳熟能详的理由与口号很多时候并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也不能得到国际社会和当地民众与政府的认可。以北约轰炸南联盟为例:西方实施军事打击的缘由是,1999年1月15日,欧安组织驻科索沃观察员声称在科索沃南部地区的一处山谷中发现了45具阿族平民的尸体,这一消息引发了西方世界的强烈谴责,“为保护科索沃地区阿尔巴尼亚族不受屠杀”,3月24日起,北约对南联盟进行了持续的轰炸,它们不仅将空袭目标对准军事设施,还“不小心”袭击了医院、学校、商店等民用设施,甚至“误炸”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造成3名中国记者身亡,数十人受伤。而在西方媒体强势的传播与舆论引导之外,南斯拉夫联盟塞尔维亚共和国政府的声音和当地及非西方媒体对事件的报道显得微之又微。塞尔维亚政府强调科索沃南部山谷发现的尸体并不是平民,而是被击毙的阿族反叛分子,西方世界在造谣。然而,这样的解释西方国家并没有理会,他们坚持认为这是种族屠杀的新证据。

  而最近这次西方国家对叙利亚的军事突袭则更是充满了随意性。在4月13日实施突袭行动的前一天,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还在推文中写道:“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时候对叙利亚发动袭击。可能会很快,也可能一点儿也不快!”在一个主权原则早已确立的时代,一个号称“民主典范”的国家的领导人对内不征求国内民众意见,对外不听取国际社会的声音,对他国实施军事打击全凭心情与兴致,这种“民主”是何等的虚伪!何等的不可靠!何等的残暴!决策者丝毫没有将联合国放在眼里,更不用说努力获取联合国的授权了。西方国家拿来为军事行动撑腰的理由“杜马镇发生化学武器袭击”,已被证实是英国前情报官员创立的“白头盔”组织的影视制作品。叙利亚代表针对欧美国家的侵袭,在联合国大会上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发言,句句在理,却得不到任何回应,美英等国代表甚至直接离席,拒绝聆听。欧美大国的傲慢与“欺行霸市”,真是令人心寒!西方国家的强权政治和霸权地位,令弱国毫无尊严和话语权可言。

  二、强权政治践踏国际规则,成为全球失序的主要根源

  苏联解体后,部分西方学者号称历史将终结于西方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世界秩序将迎来“美国治下的和平”。然而,看看20多年来的世界现实就会发现,“美国治下的和平”只有美国与其盟友和平,“历史的终结”也是以听从西方命令、建立西式民主与坚持独立自主、坚持自己发展道路两者之间的竞争而向前推进着。

  对于不听从美国命令,不顺从西方做法的国家,美国及其盟国通常以媒体抹黑加军事干涉对待。2003年,“不听话”的萨达姆政权被以英美军队为主的联合部队以“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暗中支持恐怖分子及伊拉克政府当局践踏人权”为由,绕开联合国安理会,单方面实施了军事打击。尽管直到战争结束后,美国经过彻底搜索也未发现萨达姆政府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任何证据,但战争爆发前萨达姆政府对伊拉克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反复声明并没有引起西方世界的一丝理会与求证。美国政府早已为“倒萨”行动设计了一套说辞与流程,并不在乎人们信不信。开战前和开战后,包括法国、德国等北约国家在内的多个国家与国际组织强烈反对并谴责美国的行径,邻近国家甚至禁止联军战机穿越其领土或飞越其领空。然而,全球的反战情绪并没有阻挡住美国及其盟友军事行动的步伐。它们一意孤行,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控制了伊拉克全境”。而在推翻了独裁的萨达姆政权后,伊拉克的局势并没有如想象的那样趋于稳定,而是越发混乱不堪,国内政治分裂,恐怖势力不断滋生,平民无辜丧生。截至目前,战争结束已经15年,然而,美国号称的“自由民主制度”并没有在伊拉克真正建立起来,也没有给伊拉克人民带来和平与稳定。正如诺姆·乔姆斯基所说:“当我们入侵并摧毁那些国家的时候,我们称其为‘稳定’。当我们的敌人试着加强与这些国家的商业和政治关系时,我们称其为‘破坏稳定’。”西方国家指鹿为马的本事可见一斑。

  2018年5月8日,特朗普不顾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违背大多数国际合作伙伴的意见,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同时宣布将恢复对伊朗政权的经济制裁。这是特朗普政府继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等多边组织或协议后的又一次“任性”之举。美国等西方国家利用自己已掌握的主导优势,视国际社会的基本规范与规则如无物,对自己有利时拿来作旗,无用时弃之不理,严重破坏了自威斯特伐利亚合约以来建立的以平等、主权原则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准则,损害了以和平商议、协调方式解决国际争端的基本模式,令世界重新陷入霍布斯式的“人人为战,拳头说话”的野蛮状态。强者为所欲为,弱者忍气吞声,人类的和平进程与文明发展在西方国家的掌权者手里一再倒退。长此以往,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和人类为克服战争恐惧而建立的一系列行为规范将失去效用。

  强权政治不仅将原本局限于一国内部的族群冲突与政治斗争扩大为国家间战争、甚至多国战争,研究表明,它还与国内族群冲突在时空上存在明显的相关关系,经历过国际战争的国家比没有经历过的国家发生族群冲突的可能性更大。西方强权因自身利益武力干涉他国内部冲突,这使得被干涉国政府对国内事务的控制能力降低,他们会担忧境内的少数族群与敌对国家勾结,因此采取更加强硬的手段去控制,而这反过来又为西方国家军事干涉提供了“口实”。而与此同时,被干涉国国内的反对派力量(政治弱势方或少数族群)也将大国干涉视为获得外部援助和更多群体政治利益的机会,借机扩大自己势力,要求独立自治或推翻现政权,建立新政权。如此往复,国内冲突演变为国家间战争,与其他因素结合在一起,常常扩大为地区冲突,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等莫不如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西亚、非洲等国家和地区的军事干涉不仅没有解决当地本身的政治和社会矛盾,反而令原本限于一国境内的糟糕局势溢出国界,传染给周边国家与地区,打开了地区冲突的“潘多拉之盒”。

  三、强权施暴,成为地区冲突的“仇恨滋生器”

  2018年5月14日,美国将其驻以色列的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充满争议的圣城耶路撒冷,以支持以色列对这个城市的“控制权”。而就在美国庆祝其新使馆“开张”的当天,中东局势陷入了激烈动荡。以色列军队在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交界的加沙边境,用枪支坦克“血洗”了抗议美国和以色列这一行为的巴勒斯坦人,造成数十名巴勒斯坦抗议者被射杀,两千多民众受伤。特朗普在道贺的视频中称:“以色列有权选择自己的首都在哪儿,而这个首都就应该是耶路撒冷,美国永远都是以色列的坚强后盾。”美国这一“贸然”决定激化了地区矛盾,给中东的和平进程蒙上了一层深深的阴影。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甚至将其称为“挑衅行径”,认为其将加剧冲突、引发暴力和助长极端主义。除了伊拉克、黎巴嫩、约旦、土耳其等在内的多个国家表示强烈抗议之外,就连美国的传统盟友英国、法国、德国等国也表示反对。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私自偏袒与强权干涉,不仅无助于巴以冲突和平解决,反而进一步搅乱了原本就很糟糕的地区局势,将地区和平进程推入了死胡同。

  正如乔姆斯基在其《以自由之名:民主帝国的战争、谎言与杀戮》一书中所写:“不停地有人在死去;人们在自由、民主和其他堂而皇之的旗号下遭受屠戮。”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双重标准早已令世界厌烦,也令深受其害的他国民众忍无可忍,想方设法报复反击,美军侵入伊拉克之后恐怖暴行开始肆虐就是明证。汽车炸弹、自杀式袭击等如邪恶的血色之花一样遍布周边地区,甚至远达欧美。美国移植给伊拉克的“代议制选举”给了什叶派和库尔德人相应的权利,却令逊尼派人沦为“二等公民”。什叶派与逊尼派的仇杀,逊尼派与库尔德裔之间的冲突,温和逊尼派人与极端伊斯兰国之间的不合等逐次升级,像绞肉机一样,随时都在吞噬人命。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仅不反思自己的失误、不克制自己的行为,反而变本加厉地“说打就打,不说打也打”,甚至连敷衍世人的借口都越来越懒得找。如此一来,国际社会花费巨大心力进行的反恐事业只怕会越反越恐,普通人的生命安全随时受到暴力恐怖袭击的威胁。

  四、天下“苦美”久矣,强权霸凌可以休矣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美国对他国事务的随意干涉和对国际准则的肆意践踏早已引起世界其他国家和人民的不满。特朗普政府治下的美国对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和国际法的藐视,以及由强权霸凌所折射出的越来越自私内向的政策趋势也令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担心其对全球秩序的负面影响。在如今全球化与信息化进程日益加速和加深的过程中,依靠强权而对其他国家动手动脚甚至剖肠解肚的行为早已失去遮丑的面纱,赤裸裸地呈现在世人眼前。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在进步,对人性的矫正与文明的追求也应不断推进。就像在特朗普政府发动叙利亚突袭行动的前两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时所说的:“天行有常,应之以治则吉。”而反过来,若应之以乱,则凶。世界各国人民要发展、要合作、要和平生活,就必须“不畏浮云遮望眼,善于拨云见日,把握历史规律,认清世界大势”,摒弃冷战思维、零和博弈,放弃妄自尊大或独善其身,坚持和平发展、携手合作,才能真正实现共赢、多赢。只有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共创和平、安宁、繁荣、开放、美丽的亚洲和世界。

 

  (本文系兰州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16LZUJBWZX010]系列成果之一)

高婉妮 兰州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中亚研究所。

]]>

2018年06月12日 04:46
257
西方国家推崇的选举民主真相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