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向中东派遣海上自卫队自行护航,日本自卫队开启走向海外新进程

胡小文

2020年01月02日 01:58

束必铨
文汇报

12月27日,日本政府通过内阁决议,决定向中东地区派遣260人规模的海上自卫队,并向中东地区派遣1艘护卫舰,使用在索马里海域执行打击海盗任务的P-3C巡逻机,保护日本相关船只的航行安全。

护卫舰经训练之后,根据防卫相的派遣命令,明年2月上旬出航。巡逻机则先于护卫舰在明年1月开始活动。如果发生日本相关船只遭袭,将发布海上警备行动命令,自卫队可以使用武器。保护对象则包括日本人乘坐的外籍船只,日本船舶航运业者运营的外籍船只,或运输对于日本经济活动非常重要货物的外籍船只。

在印太战略支点地区建立军事存在

日本邮轮在霍尔木兹海峡遇袭,美国要求日本加入由其主导的国际护航志愿联盟后,日本国内开始讨论并最终做出自行前往护航的决定。然而,如果回顾首相安倍执政以来提出的主要外交安全理念及其推行的相应政策举措,就会发现日本政府此次中东派遣有其深意。

首先为了维护日本海上航线延伸段的安全。2017年日本原油对中东地区的依存度高达87%,现在每年约3900艘日本相关船只经过霍尔木兹海峡,约1800艘船只经过曼德海峡。可以说,这条海上运输通道就是日本的海上生命线。

20世纪80年代初,日本应美国要求,首次提出海上航线1000海里左右的海域为日本地理防御范围,而美国海军负责1000海里以外至中东的航线安全。如今,美国对中东石油进口依存度下降,维护该航线安全的能力和意愿下降。而海湾地区近年来发生多起油轮和商船遇袭、遭拦截或扣押事件。今年6月,日本海运企业邮轮在霍尔木兹海峡遇袭。为确保日本的海上生命线,日本需要在维护该段航线安全上有所作为。

日本此举也意在加强日美合作,维持美国地区主导地位。日本政府表示,此次派遣的依据是《防卫省设置法》中的“调查·研究”项,主要为保护日本相关船只安全进行情报收集活动。为平衡同美伊之间的关系,日本没有参加美国主导的护航志愿联盟,并得到伊朗总统鲁哈尼对日本海外派遣的理解。

然而,这种外交平衡手法难掩日本的真实意图。据报道,日本政府将向位于巴林的美国海军第5舰队司令部派出负责情报收集任务的联络自卫官,以此实现日美间的情报共享,以及较为容易地从护航志愿联盟处获取情报。日美认识分歧并没有影响到盟友间合作,相反日本的中东派遣有助于强化同盟协调应对地区事务的能力,进而延缓美国在中东地区领导地位的颓势。

自行护航,还有拓展日本在中东地区军事存在的考虑。目前,为防范世界石油供应运输线面临的潜在威胁,美国主导的霍尔木兹海峡多国护航联盟总部设在巴林,法国牵头组建的“欧洲海湾护航联盟”则在阿布扎比设立总部,印度拟派出最先进的驱逐舰、护卫舰在霍尔木兹海峡开展护航。12月,韩国政府应美国要求,也决定派遣驱逐舰参与霍尔木兹海峡地区护航。这些国家以维护海上贸易稳定和地区和平为由,确保本国在该地区的国家利益安全。

2014年,安倍在新年讲话中称,夺回“强大日本”是日本朝着“建设新国家”迈出的一大步。2015年,众参两院强行通过“新安保法”法案,为日本自卫队海外派遣取消地理限制。2016年,安倍在非洲开发会议上提出连接非洲和亚洲的“印太构想”。日本认为,要实现“普通国家”目标就必须走出去,为国际和平做贡献,故而扩大自卫队活动范围,以吉布提亚丁湾海域为中心,向外围拓展至阿曼湾、阿拉伯海北部公海、曼德海峡区域,从而确保在连接亚非的印太战略支点地区建立日本的军事存在。

避免在美国和伊朗间选边站的困境

最后,日本还想展现其大国外交协调能力。安倍执政以来,积极开展“俯瞰地球仪外交”,并基于国际协调的“积极和平主义”立场推进日本国家安全战略。

2019年初,安倍提出“战后外交总决算”口号。7月,自民党参议院选举公约更是首次将外交置于首位,安倍经济学只位居其次。在日俄、日朝关系无法突破的情况下,日本抓住美伊交恶、中东地区局势紧张的契机,利用同美伊的良好关系,开展协调性外交,争做政治大国。安倍继而成为时隔41年首次访问伊朗的日本首相。

尽管日本外交斡旋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日本通过展示平衡协调外交和履行大国责任,就足以向国际社会展现其形象,并拉升内阁的民意支持率。此外,在日本政治家看来,中东派遣可以加强同其他国家间伙伴关系,争取他国对日本协调性外交理念和做法的认可。

为降低此次海外派遣面临的国内外舆论压力,安倍政府尽可能充分地考虑到各方的关切。对外层面,日本注重加强同美伊之间的协调。日本没有直接参与美国主导的海湾护航联盟,为自身争取到更大的行动自由度。一方面,日美之间可以在中东情报收集共享等方面保持合作渠道的畅通;另一方面,在向伊朗充分说明日本派遣意图和区域范围后,鲁哈尼对此表现出理解和欢迎。这很好地避免了日本在美伊之间选边站的困境。

对内层面,执政党自民党与公民党就海外派遣法理依据与安全保障等事项进行协调。自公两党联合执政以来,公民党对于自民党在安全领域的政策转向始终表现出强烈的警戒感。然而,这次自公两党对中东派遣没有分歧,双方主要在派遣目的,确保日本相关船舶安全的方式,以及派遣地理范围和持续时间等方面进行了协调。决议还规定在内阁会议决定和活动结束时必须向国会报告,暂将派遣期限定为1年。这有效地减少了两党争论、协调的难度。

无论如何,日本中东派遣将开启日本自卫队新一轮走向海外的进程,也是日本“印太构想”在安全领域的重大推进。

 

束必铨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

2020年01月02日 09:56
1643
对东北亚和平时代构建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