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警惕美国经济金融政策负面外溢效应(经济透视)

胡小文

2023年05月24日 01:43

杨子荣
人民日报

继美国硅谷银行和签名银行关闭之后,资产规模更大的第一共和银行近期也被美国政府关闭并接管。美国银行系统超预期的脆弱性与美国经济金融政策密切相关,其对全球金融市场的负面外溢效应值得警惕。

新冠疫情发生后,美国政府出台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成为美国及全球许多地区通胀走高的重要诱因。2021年,美联储误判通胀形势,将通胀走高视为暂时现象,迟迟未收紧货币政策。2022年开始,为应对持续高通胀,美联储又连续激进加息,导致全球美元流动性快速收紧。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和国际金融体系的主导者,美国货币政策的大幅调整,正从多个方面对美国乃至全球金融稳定构成威胁。

其一,美联储可能维持紧缩性货币政策。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美联储曾长期将利率保持在极低水平,美元流动性十分充足,市场参与者不断增加风险敞口和杠杆投资,在一定程度上导致金融脆弱性上升。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与金融脆弱性积累相互作用,问题相对严重的商业银行率先爆雷。当前,虽然美联储加息已接近尾声,但由于美国劳动力市场依然紧张,通胀仍处于较高位置,预计美联储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维持高利率水平,这使得全球金融市场将继续承压。

其二,美国银行业动荡或持续发酵。截至2022年末,美国银行业持有的“可供出售和持有至到期证券”浮亏高达6200亿美元。由于美联储仍将维持一段时间高利率,美国银行的账面亏损短期内不会得到根本改善,包括商业地产板块等在内的银行业务都存在相当的隐患。在高利率和经济增长放缓的驱动下,美国商业地产市场面临着基本面恶化和融资成本上升的压力,商业地产贷款的拖欠率已有所抬头。考虑到美国中小银行有更大的商业地产信贷敞口,未来部分中小银行可能因商业地产信贷违约而陷入挤兑危机。此外,由于美国非银行金融机构在商业地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市场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商业地产市场的压力会对金融稳定产生更广泛的影响。

其三,美国债务上限危机可能重演。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日前警告,美国政府可能最早于今年6月初出现债务违约。美国两党在提高债务上限方面再次陷入僵局,民主党执意无条件放宽政府债务上限,共和党则敦促联邦政府以削减支出为条件换取债务上限提升。随着债务上限最后期限临近,美股波动性会增加,美元流动性也会承压,这将加剧全球金融市场的脆弱性。

上述挑战不仅对美国金融体系形成威胁,还可能加剧中低收入国家的债务危机。2022年,受美联储激进加息影响,不少低收入国家面临资本外流、货币贬值和利率上升三重压力,并遭受粮食危机和能源价格高企双重冲击,这使得它们的债务状况恶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中等收入发展中国家的偿债负担已经处于30年来的最高水平。截至2022年3月底,69个低收入国家中,超过一半的国家陷入债务困境或处于高风险状态。如果未来美元流动性进一步收紧或美国国内金融风险持续蔓延,并导致全球风险承担水平下降,且由此引发中低收入国家资本外流,将有更多中低收入国家经济面临挑战。

全球金融系统高度关联。美元是国际货币,美国的经济金融政策不应只顾及自身的经济调控目标,更应积极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加强与其他经济体的沟通和宏观政策协调,把控好政策外溢效应,共同维护全球经济金融稳定。

杨子荣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


]]>

2023年05月24日 09:43
436
共建中国-中亚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