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红海危机管控的三重维度

胡小文

2024年01月17日 01:22

孙德刚
光明日报

1月12日在也门首都萨那拍摄的空袭后的爆炸画面。新华社发


1月12日起,美英联军对也门首都萨那、荷台达省、塔伊兹省、哈杰省和萨达省等地胡塞武装设施发动了数十轮空袭,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设施损毁,胡塞武装随即宣布将采取大规模报复行动。联合国和国际社会对美英滥用安理会第2722号决议表示不满,对当前红海危机表示担忧,呼吁冲突各方保持克制、避免局势升级。

红海危机事关全球供应链安全,牵动国际航运的神经,如果不加强危机管控,势必引发中东“冲突潮”的外溢。红海危机综合治理需要标本兼治,三管齐下。

须从源头解决加沙危机

红海危机不是孤立的现象,而是中东多重危机中的一环。2023年10月巴以爆发新一轮冲突以来,加沙危机已持续100天,酿成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美国多次在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投票反对巴以停火,不仅使巴以双方陷入持久冲突当中,而且还产生连锁反应。为策应哈马斯对以斗争,也门胡塞武装宣布袭击关联以色列的商船,直至以色列停止在加沙的军事行动。

显而易见,红海危机与加沙危机存在关联性。然而,美国一方面表示不希望巴以冲突升级和外溢,另一方面又联合英国出动战机、发射巡航导弹,对胡塞武装直接动武,这只会加剧中东危机的扩散和升级。

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相继发动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等,在索马里、叙利亚、也门等中东伊斯兰国家采取军事行动。在任何时候,以暴制暴只会将中东国家推向冲突的漩涡,并产生严重的后遗症。3个月来,美国务卿布林肯4次访问中东,呼吁中东盟友和美国相向而行,避免危机升级;而另一方面又以空袭的方式刺激胡塞武装。这种自相矛盾的做法,必将与各方化解冲突的期待南辕北辙。

绝大多数美国盟友不赞成美英滥用武力,不愿意看到空袭导致中东危机进一步扩散。在此次军事行动中,无论是欧洲盟国还是中东伙伴,支持美国袭击胡塞武装的国家屈指可数,体现出美国在中东影响力下降,领导力不足。打击胡塞武装,既不能治标,更不能治本。要解决红海危机,需要从源头上解决加沙危机,实现全面停火止战。

“抵抗联盟”的政治诉求不应被忽视

红海危机的背后,是美以联盟同伊朗领导下的“抵抗联盟”之间的较量。近些年来,美西方将中东各种势力分为“温和力量”和“激进力量”,在中东动荡国家培养代理人,拉一派、打一派,加剧了中东国家内部民族、教派和族群矛盾,中东国家战后重建与民族和解进程步履蹒跚。美国不仅没有帮助中东国家建立包容性政府,反而把巴勒斯坦哈马斯、也门胡塞武装、黎巴嫩真主党、伊拉克“真主旅”和“人民动员组织”等非国家行为体作为打压的对象,以实现遏制伊朗的目标,加剧了中东地缘政治斗争的“阵营化”。

巴以爆发新一轮冲突以来,拜登政府执念于围剿反美、反以力量,以经济制裁、政治孤立、军事遏制、定点清除等方式打压“抵抗联盟”。美国对伊拉克“真主旅”、“人民动员组织”以及胡塞武装多次发动空袭;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哈马斯、黎巴嫩真主党以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叙利亚的高级指挥官采取定点清除。然而,美以无法在军事上消灭这些军事武装,反而进一步激起反美、反以情绪。美国对加沙危机听之任之,也更加激起了“抵抗联盟”的斗争决心。中东地区的主要矛盾,正在从巴以冲突演变为美以联盟与伊朗领导下的“抵抗联盟”间的矛盾。

客观来看,所谓“抵抗联盟”并非铁板一块,其各自利益诉求和价值取向并不相同。然而美以对“抵抗联盟”不是采取接触政策,而是将其贴上“恐怖主义”或“国家恐怖主义”的标签,欲以反恐之名予以各个击破。在美以共同打压面前,上述政治和军事组织选择“抱团取暖”、相互策应。因此,解决红海危机,美国须同“抵抗联盟”开展政治对话。

国际社会应形成促和合力

红海安全治理,国际社会需要群策群力,不能一家说了算。也门扼守海上交通运输线,全球15%的商船需经过红海—亚丁湾海域。21世纪以来,恐怖主义、亚丁湾海盗和地区冲突对红海运输线构成了严重威胁,各国都是红海治理的利益攸关方。在联合国授权下,多国开展亚丁湾护航行动,为红海地区提供安全公共产品。然而,美国不顾中、俄以及地区国家提出的“分区护航”倡议,另起炉灶与盟国开展护航行动,把国际社会其他成员排除在外。

此次红海危机发生后,国际社会对也门胡塞武装袭击商船普遍表示忧虑。然而美国却无意建立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而是绕开联合国,与少数盟国建立代号为“繁荣卫士”的护航编队。美国执意组建“护航小集团”,执意诉诸武力,而不是以联合国为主体,与国际社会一道做胡塞武装的工作。这表明,美国不愿意同国际社会一道就维护红海—亚丁湾海上安全建立多边磋商机制。

美英空袭也门,与国际社会主张以政治手段化解危机的理念背道而驰。美国强调对也门胡塞武装的袭击得到了安理会授权,但事实上,安理会通过的2722号决议并未授权美英对胡塞武装动武。美国空袭也门胡塞武装,强调其属于防御性的“自卫”,但也门和中东其他国家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表明,阿拉伯、伊斯兰国家普遍反对美英对也门主权的侵犯。美国以维护“航行自由”为由采取军事行动,隐藏的意图是通过打击胡塞武装,对伊朗产生“震慑作用”,并转移国际社会对加沙危机的关注度。

红海危机如果不加强综合治理,很可能升级为全球供应链危机。2023年3月,中国的成功外交斡旋,推动实现了沙特和伊朗和解,中东出现“和解潮”。然而,巴以爆发激烈冲突后,中东和平重新蒙上了阴影。在严峻的加沙危机面前,美国对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和也门胡塞武装发动大规模空袭,无异于抱薪救火。美英向胡塞武装发动袭击,再次说明了武力仍然是美国解决中东危机的主要手段。美国对巴以冲突听之任之,在也门采取军事行动造成新的流血冲突,使拜登政府的价值观外交沦为笑谈。

美国以暴制暴,将遭遇反美力量的以牙还牙。与此同时,在战争的阴影下,中东国家恐将陷入军备竞赛与零和博弈,甚至纷纷效仿美国,以武力求安全,而不是以发展促和平。恐怖组织和分裂势力也会浑水摸鱼、趁机从中破坏。近期,“伊斯兰国”卷土重来并发动袭击就是一例。

当前,阻止也门危机的升级和外溢仍存在机会窗口。希望在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下,中东地区冲突各方早日铸剑为犁,以合作共促安全。

孙德刚 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

2024年01月17日 09:22
368
布林肯四访中东,调停还是作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