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理论研究

特朗普经济政策对全球经济可能的影响

杨秦霞

2017年03月06日 12:00

陈继勇 刘卫平
学习时报

1月20日特朗普就任第45任美国总统,从他竞选时提出的“让美国重返安全时代”“让美国人有工可做”和“让政府重新为人民服务”的三大治国政策框架,到他提出的“退出TPP、TTIP”“中国是汇率操控国”和“对中国商品征收45%的关税”等竞选策略,可以看出其“地缘政治”与“贸易保护”的收缩策略,这些政策对美国经济、全球经济和中美经贸关系有何影响?我们如何应对?

对美国经济的影响

特朗普提出的“基建+减税+加息战略”的国内核心经济政策,对美国经济的短期影响有利有弊。特朗普国内经济政策的核心是“基建+减税+加息”,从短期看利好股市和经济发展,但是这个政策组合存在着内在矛盾和冲突。基建和减税面临债务上限约束,而加息将增加财政扩张的融资成本,财政扩张与货币收紧难以并行。

首先,财政刺激政策会同时拉高通胀水平和财政赤字率,债务水平的上升将推高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特朗普上台以及相应的刺激计划引发投资者对通胀的重估,通胀预期上升导致全球债市齐步下行。

其次,再通胀和财政刺激使得美国股市基本面得以改善,利好周期性行业。减税刺激消费也有利于消费行业。在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的预期下,股市的风险偏好修复,市场投资者情绪上升。

再次,如果美国财政刺激加码,经济持续复苏,那么大宗商品需求将迎来边际增长。

“美国优先”的经济政策对美国经济长期增长的影响。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的经济政策是:更高的贸易关税、抑制非法移民、增加联邦刺激、给企业和个人减税。而这只能短期促进美国GDP增长,长期来说,对经济发展并不利。具体来说,短期内特朗普政策能够提振需求,对其他经济体有正面的溢出效应。然而更长时间来看,随着财政刺激缓和,以及高贸易关税、降低移民、更收紧的货币政策的推进,经济增长将受到抑制。同时,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对其他经济体有负面的溢出效应。对于部分固定汇率或是美元化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来说,尤其如此。之所以说特朗普政策的影响比较大,是因为他的政策会导致美国利率走高,推动美元走强。财政刺激虽然短期可以刺激经济,但可能让经济有过热风险,使得美联储政策进一步收紧,最终导致经济衰退。

贸易保护“收缩策略”面临各种考验。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收缩策略”,是在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相互交织的背景下产生的,未来如何,仍面临考验。

第一,美国如何从“世界工厂”的中国手中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这对于美国将是一个难题。第二,增加关税、指控中国为“汇率操纵国”是可能的举措,但问题是中国市场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和产业梯度,美国希望获得产品竞争力,必须要对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的投入,并重建很多已经消失和落后的基础产业。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因为短期之内难以看到实际收益,政府难以通过鼓励私人部门实现这些投资。第三,如果特朗普政府通过政府主导的方式来提高制造业的竞争力,这又不完全符合其“小政府”的经济主张。美国长期存在经常项目逆差,如果既减税,又搞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美国的债务问题则又会浮出水面。可见,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收缩策略”仍然是一套自相矛盾的政策体系。

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或逆转全球化趋势。当前,全球经济比20世纪初期联系更加紧密,未来将步入全球化的平稳阶段。然而,特朗普的政策主旨却是逆全球化的,他反对美国现在的贸易协定,试图对美国海外投资企业加税,并修建边境墙来防止移民。在“百日新政”中,特朗普承诺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并退出TPP。这些政策会导致美国更加关注国内,而不是国外市场。此外,其他国家也会对美国的贸易保护政策做出回应,特朗普此举很有可能引起贸易战。因为美国不再维护自由贸易秩序了,其他国家也许会摒弃全球经济规则,而新兴市场经济体作为开放的全球经济最大的获益者,必定会自我防卫,重做选择。

“美国优先”政策影响亚洲同盟关系。特朗普的亚洲政策可能会采取收缩战略或者单边主义,但无论哪一种,都与二战后在美国领导下建立起的“自由国际秩序”背道而驰。特朗普竞选时期多从经济角度看亚洲问题,认为亚洲国家破坏规则应受到惩罚。特朗普不仅反对TPP,还攻击自由贸易协定,誓要解除美国一系列国际经济协定。对华方面,特朗普在“百日新政”中“把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对中国商品征收45%的关税”,这一政策很可能会导致贸易战,甚至导致经济大幅倒退,致使美国丢掉几百万工作岗位,影响美国及其盟国(包括日韩)的经济。尽管随后特朗普团队声明会降低关税数值,却没有彻底取消此举。针对亚洲安全问题,特朗普似乎没有完整的观点和方案,只是不断强调经济打击。

贸易保护“收缩策略”对中国有利有弊。一方面,特朗普反对TPP,认为目前的全球化策略并没有能够解决美国企业的困境。另一方面,特朗普表示要对中国商品征收45%的关税。如果特朗普政府界定“中国是汇率操控国”并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对中国对外贸易将带来较大影响。而退出TPP和东亚战略收缩将可能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腾出空间,这有利于中国在该地区的产业转移和贸易增长。与此同时,随着美联储加息、中国货币回归中性,全球正告别过去八年货币扩张的旧时代,迎来财政扩张的新时期。

]]>

2017年03月06日 04:50
634
引导经济全球化更好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