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理论研究

岳光:“有为政府”离不开市场磨砺

杨秦霞

2017年09月05日 12:00

岳光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于8月22日刊登清华大学讲席教授文一题为《“自由”市场须由强大政府提供》的文章。该文以英国产业革命为例,阐述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观点立意新颖,启示性强。

  然而,文中使用的部分概念及涉及中国的事实部分似乎需要进一步明辨,本文尝试就其有关观点与论据提供自己的粗浅之见,与文一先生及广大读者共同探讨。

  首先,“三大非市场要素”有被夸大之嫌。文一认为,众多市场经济国家中只有英国发生了产业革命,原因是背后的三大非市场要素作用,即政治稳定和社会信任、作为公共品的统一大市场和完备的市场监管。文一认为,上述三要素的建立成本非常高昂,只有“有为政府”治理下的国家(比如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才能具备这些条件,否则就会被阻拦在工业革命以外。文一还举例说,“虽然私人产权保护制度和民主体制都已基本就位,但历史上的清政府和中华民国政府并没能在19世纪和20世纪上半叶引爆中国的工业革命”。

  事实上,当时的中国和英国没有可比性。

  一,社会分工体制的建立是工业革命的前夜。在明代,中国纺织业的社会大分工已经完成,“江南六(市)镇”就是典型——不需要海外扩张即可规模化,不需要抢占殖民地,就可将世界的白银赚到手。当时的政府在这方面几乎没有发挥任何作用。从这个角度看,“三大非市场要素”基本不存在,很大程度上是市场力量起了主要作用。

  二,诱发产业革命的“妙拳”是对科学技术的发现和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而中国当时并无这方面的概念。即便历代帝制时期,地方衙府有土地财产纠纷判例,但在皇权高于一切的专制体制下,连法理的“物权”概念都没有(清末民律草案即立即废,不足为证),“知识产权”就更不用想,这是一个需要承认的历史事实。这并非讨论“物权保护”到底需要多高的社会成本,而是物权保护观念存在与否的问题。一念之差,相隔千里。

  三,从现实情况看,工业发达国家在“三大非市场要素”建设方面做得都不错,但是工业革命何时、在何地、以何种形式到来,总体上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因此最好将其视为“偶然因素”。比如,第二次(电)、第三次(计算机)、目前的第四次(信息)工业革命主体都是企业,创造者都是相对不起眼的个人。如果突出强调“三大非市场要素”的作用,容易产生误解,进而得出错误的判断,尤其对发展中国家会产生误导作用。

  其次,“有为政府”并非天然存在。文一认为,如果“意识到这三个高昂社会成本的存在……一个有为政府是有效市场得以出现和有效运作的前提和保障”。

  其实,“有为政府”本身就是一个含糊的概念。“有为政府”的反义词是“无为政府”,究竟“ 有为”好,还是“无为”好?答案是“不做不知道”,有为政府是个以结果为导向的概念。进一步说,在期待“有为政府”的同时,也要准备接受“无为政府”出现的结果,不能只预期“有为”一种可能性。

  人们可以期待政府是“有为的”,但这不能被等同为政府一定 “自动有为”。好比一个人怀着美好的愿望去做一件完全没有经历过的“好事”,可是结果却很不理想。文一说,必须承认“改革开放前30年对后30年的意义”。 这是毫无疑问的,从国家战略角度看,前30年为后30年奠定了工业化基础。但依作者的“非市场三要素”方法分析,前30年中“政治稳定和社会信任”“作为公共品的统一大市场”的一部分(如技术开发以及教育事业)可被涵盖进来,但还没有足够的解释力。

  总结改革开放前30年政府经济工作经验教训时,我们喜欢说“一放就乱,一管就死”。正是汲取了这些经验教训,才有后30年大刀阔斧的改革。用“非市场三要素”来看当今中国经济,可以说,过去30年里我们继承前30年的部分少,扬弃的部分多。因此严格来讲,我们审视这段历史时,更应关注过程,即政府“如何做”,这才是“有为”的真意,而非预先设定“有为政府”的前提。

  由于不能排除政府犯错误的可能,社会需要对政府行为进行监督,政府也应主动征求民意,掌握经济规律,这是经济治理能力提升的渐进过程。纵观全球,很多时候政府出于好意制定产业政策,但产业并没有按照政府预想的方向发展。如果不学习,同样的错误还会再犯。

  再次,非市场要素并非一定是成本高昂的公共品。文一认为,“自由市场并不自由……它本质上是一种成本高昂的公共品”。

  事实上,这是个滞后的判断。建“公共品”的目的,是为市场的安定,减少企业的盲目行为,进而减少社会成本的损失,因此“有效的公共品”是必需的,但其成本并不一定是高昂的。它的建立和有效行使,就像胚胎发育一样需要应有的时间积累,伴随着整个社会知识水平的提高和道德意识的深入人心,不可片面期待弯道超车。说“中国10年完成英国200年进程”是个善良的误解,它大概只是就经济规模而言,切不可认为整体国民素质10年提高的程度,可超人家两百年。(作者是旅日华人学者)

]]>

2017年09月05日 03:28
715
林毅夫:当前形势下,中国经济的机会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