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理论研究

高质量发展观下环境治理的发力点

杨秦霞

2017年12月27日 12:00

王雍君
光明网

作者:中央财经大学教授 王雍君

  以稳中求进和高质量发展为主基调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污染防治作为明年的攻坚战之一,再次传递出将生态文明和环境保护伦理融入经济发展观的强烈信号。笔者看来,从建立可持续循环经济、完善清洁能源政策和开发清洁产品三方面发力至关紧要。

  首要的发力点是建立可持续循环经济体系。传统经济体系以“大量生产、大量传输、大量消费”为发展模式,而可持续循环经济聚焦减排,将零废弃作为首选的理想状态,其次才是再使用和循环利用,属于真正意义的生态友好型即可持续循环型经济体系。推动建立可持续循环经济体系,可从利用市场机制和建设废弃物负责机制两方面着手。推动建立可持续循环经济体系,最重要的举措是从研发、生产、传输、消费到回收的整个链条上,充分利用市场的力量。首先为节制排放,其次为强化再使用和循环利用,向市场主体提供充分的政策激励。在实施层面上,建立健全财政补贴、环保税、垃圾处理税等规章制度。建立确保消费者和生产者对废弃物排放负责的机制同样至关紧要。消费者需要为自己产生的废弃物排放负责,这意味着消费者应为废弃物排放支付税费,最有效的实现方法是在购买环节而非回收环节支付税费。这些税费向消费者的转嫁有助于促进环境成本的内化,也有助于向生产者提供降低环境成本的经济激励。

  第二个关键的发力点是完善清洁能源政策。传统化石能源的大量使用是环境污染的主要推手,解决环境问题的最佳办法就是用清洁能源压倒性地取代化石能源。今年冬天北京持续的蓝天白云给人带来惊喜,让人们看到了能源替代战略的重要性。顺利实现能源替代战略,最佳的政策焦点,莫过于为清洁能源塑造稳定而有吸引力的价格保护环境,以确保即使在化石能源价格大跌时,民间投资者仍有足够意愿为新能源的技术开发和规模化生产保持大量投资。只是在清洁能源的成本降至与化石能源相当的情况下,价格保护才应逐步取消。其中,至关紧要的依然是适当的政策激励,包括适当的削减或取消化石能源上的大量补贴以及开征缺口性碳税,以使化石能源的价格保持在高位上,从而促使消费者更乐意使用清洁能源。第三个重要的发力点是开发清洁产品。清洁产品定义为不含任何有害成分的产品。对于清洁产品的开发推广,市场透明度和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很重要,同时,政府政策的激励也不可或缺,包括研发补贴和消费者补贴等。正确的政策激励应利于生产者和消费者作出明智的选择,从而购买使用清洁产品。将自2018年开始实施的环保税法,可以作为上述努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只有在尊重市场机制决定性作用的基础上,与其他相关政策工具协同使用,才会真正达到预期效果。这是因为,备受瞩目的环保税虽然将大量污染物——涵盖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固体废物和噪声——纳入征税范围,但仍有许多污染物并未被纳入其中,包括农业生产领域、海洋领域的污染物以及食品添加剂等。包括家庭生活垃圾在内的消费环节所产生的废弃物排放,也未全然纳入征税范围。而许多有损生态环境和人类健康的作为,比如基建扬尘和植被破坏;许多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比如食用过量的盐,也不是环保税能够处理的。更重要的是,对自然和人工环境中的存量污染物的去除和环境修复工作,环保税力所不及,因而必须诉诸公共财政的支出和行政规制等政策工具。

]]>

2017年12月27日 04:24
1857
林毅夫:四十年改革开放看中国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