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理论研究

中国进入服务经济时代

杨秦霞

2018年08月27日 09:33

江小涓
北京日报

中国已进入服务经济时代。2012年服务业的比重超过工业,超过GDP的一半,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更高了。今年上半年这个数据又有比较大的向上增长。城镇就业的比重这些年主要以服务业为主。中国进入服务经济时代,从对增长、GDP的贡献来讲,服务业是主要的贡献者。

  传统经济理论认为服务业是不可贸易的

  在信息技术发展之前,服务过程需要生产者和消费者面对面,同时同地。例如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医疗、艺术表演、保安、保姆等这些过程无法使用机器设备。有同时同地的要求,服务业是不可以进行贸易的,因此得不到全球分工的好处。以往确实是这样,这个判断有一个宏观上的意义。为什么很多国家到了高收入阶段增速会下降,有多种解释,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认识就是服务经济占主导之后,它是低效率的。

  信息时代之前,服务经济理论最经典的例子是室内音乐会由五位音乐家提供25小时的表演,供现场数百人观赏,劳动效率不高。体育竞赛表演也是一个典型。1851年我们有了职业体育,就是竞赛表演,卖门票和看演出是一样的,差别只是看文艺表演还是看体育表演。1851年到1962年,这一百年的时间里边,篮球两个队十名运动员,足球两个队22名运动员,为现场数百名观众提供表演,一百年里面劳动生产率没有提高。还有一个保姆服务一个家庭,一个医生同时只看一位病人。由于这个特点,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没有提升。但是同期制造业使用先进的技术设备,劳动生产率是几十倍在提高。这是传统讲的服务业是低效率的产业,有数据的支持,是有道理的。

  网络数字经济发展以后,服务业低效率和不可贸易的特征发生了明显变化

  网络和数字时代给服务业的性质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凡是能够在网络空间提供服务的服务业,经济规模都显著变大。我们讲低效率是因为不能使用高效能机器设备,没有规模经济没有分工所以带来低效率。但是在网络空间,服务的消费者是一个还是一亿个,制作成本是相同的,边际成本非常低。

  另外,流量和关注力具备了显著的商业价值。投资回报计算在这个时代有自身的逻辑,它不太在意直接的收益,这也是数字和网络时代带来的特点。我们直接看这个例子。现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1986年的时候,投资了美国新设立的橄榄球联盟中的一个俱乐部。美国橄榄球的主流是NLL这样一个联赛,像我们的中超。这个俱乐部当时并不被看好,不出所料,一年后关门了,特朗普投资的900万美金损失了。但他自己算了一笔账,如果在电视和平板平面媒体上打广告需要十个亿,但俱乐部倒闭后他打官司、起诉,频频曝光,使得特朗普的品牌影响力大大增加。他多次讲这是很合算的投资。

  传统模式和网络空间服务的巨大差距还可以看个例子。现场音乐会每年全国600多万人次,但是网络音乐用户5亿。当年贝利的足球赛最多一场有4.5万名观众,现在C罗的现场观众和直播电视观众是1.27亿。同样还是一个球星加一支球队,原始提供者提供的是同样的规模,但是规模效应大大提高了。网络数字经济发展以后,服务业低效率和不可贸易的特征发生了明显变化。过去十年,服务贸易进出口额占进出口总额(货物加服务)的比重在提升,十年的时间提升四个百分点,服务可贸易性在加强。

  以成熟服务和较强竞争力进入国际市场,中国是非常有竞争力的

  服务全球化过程中,中国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一是大国支撑新的服务。依托国内市场快速发展,并且具备了规模经济发展效应,网络是非常讲究市场规模的。二是大国可以形成分工细化生产型服务业,提高效率。有这两点做基础,以成熟服务和较强竞争力进入国际市场,中国是非常有竞争力的。我们举个例子,就是大市场支撑群众体育运动成为商机。有6个网站做大妈们的广场舞得到了融资,几百种舞在教,几十个竞赛在做,全球多个国家华人社区的人在点击这个网站观看。这些网站采用点击观看免费,靠流量靠服装鞋帽和中介赚钱的商业模式。这也是有中国这样大市场才能发展起来的。总之网络时代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服务业发展非常有潜力,而且能成长为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

  扩大服务业开放,发展服务贸易是平衡中美经贸关系的一条通道

  下面看看服务全球化、服务贸易对中美关系的影响。这一段时间大家关注中美贸易,中国货物贸易是顺差,服务贸易是逆差,因此,两个国家各有损益。不过,中国货物贸易顺差远高于服务贸易的逆差。

  中国最高年份对美国的服务贸易逆差是500多亿美金,货物贸易顺差数倍于这个数字。所以(服务贸易)对缓和中美贸易摩擦是一个正向因素但体量比较小。我们服务贸易这么多年都是逆差。去年将近2300亿美元,不是对美国,是对全球。到底逆在哪儿?主要逆在一项上,就是旅行服务。2300多亿中2100多亿是旅行逆差,主要是这一项。我们服务贸易的结构中美是互补的,这对中美贸易冲突是一个缓和的作用。

  但是从长期看,中美服务贸易也会形成竞争关系。理由有:收入水平趋近,水平型的分工发展;技术贸易比重有限,相对差距不会继续扩大;中国国内大市场支撑服务业快速成长;网络空间服务业中国优势突出;引进外资提高水平,服务产品质量提升。逐渐形成水平型的分工,使中美在服务贸易领域更多形成了竞争关系。

  最后讲几点结论:第一,在网络和数字时代,服务业大概成为了高效率产业和可贸易产业。一个宏观经济判断是,进入服务经济为主时代不必然导致增长速度下降。第二,中国服务业将会具备比较强的国际竞争力。第三,当前中美服务贸易互补性强,扩大服务业开放,发展服务贸易是平衡中美经贸关系的一条通道。但长期看,中美在服务贸易中竞争性是增强的,这个应该作为研判中美长期贸易关系的一个基础。

  (作者江小涓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


]]>

2018年08月27日 05:36
1896
陈文玲:数字经济是颠覆性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