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点 理论研究

高职评审权下放,下面能否接得稳?

宋扬

2017年03月17日 12:00

练洪洋
广州日报

河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日前公布《2017年河南省职称工作要点》,今年河南省将继续深化职称制度改革,进一步调整评委会设置,加大放权力度,有序推动具备条件的专业(系列)高级职称评审权限下放。

高级职称评审权下放得到政策认可,已是定局。1月8日,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到:“推动高校、医院、科研院所、大型企业和其他人才智力密集的企事业单位按照管理权限自主开展职称评审。”人社部3月10日召开电视电话会议,更是明确提出时间表,“5年内争取完成所有系列职称制度改革任务”。

全局性改革才启航,地方早就破冰。广东省于2015年9月1日实施《关于进一步改革科技人员职称评价的若干意见》,其中一个亮点是向科研创新单位下放评审权,探索自主评价机制。广东省教育厅于数年前便开始将副教授评审权逐步下放给各高校。拜浙江省全面下放高校教师专业技术职务评审权所赐,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教师刘春英2016年拿到了学校颁发的“教学为主型教授”的聘书,实现了“教授梦”。

一项制度走到非改不可的地步,往往存在着效率与公平双重困境,职称制度亦不例外。传统的职称评审最受公众诟病的是“三唯”——唯学历、唯资历、唯论文。文凭、年限、论文、英文、计算机等条件缺一不可,只要有一项不达标,哪怕你是行业翘楚、单位人才,也可能与更高一级职称无缘。职称评定过于刻板是一个负和博弈,对个人和社会都没有好处。从政府职能和国际通行做法来看,由具有行业影响力的专业学会根据既定标准开展专业人员水平评价活动,或由用人单位自主操作,政府不介入微观过程,只做宏观监管,既是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所决定,也是一种国际通行的做法。

高级职称评审权是往下放了,随之而来的担心是:下面能否接得稳、用得好?有句话叫“凡社会能办好的,尽可能交给社会力量承担”,公共事务交给社会力量承担的前提是“社会能办好”,高级职称评审是否达到这一底线要求?要满足这一要求,对承接高级职称评审权机构的学术水平、组织能力、公平保障等要求很高。譬如,单位接到此项权利之后,由谁主持评审?不同主体的意趣与取向相去甚远,取舍结果就可能大相径庭。再如,高级职称评审权落到基层单位,万一程序正义与刚性监督跟不上,或会滋生更多不公,制造更大的内部矛盾。还有,不同单位的评审标准不一,当人才流动时,就存在重新认定与评估的可能,这对双方都是一种折腾。

放权不是放手,该帮的还是要帮、该管的还是要管。高级职称评审权下放,要帮助壮大社会力量,特别是各类专业学术委员会,让他们提高学术评价能力和公信力,以期能顺利接上手、帮上手,把实事办好。高级职称评审权下放之后,管理部门的工具箱里还是要准备一些工具,对运行轨道及时检修,防止火车跑偏。《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就准备了一个撒手锏——“对于不能正确行使评审权、不能确保评审质量的,将暂停自主评审工作直至收回评审权。”定了规矩,就要用好。

]]>

2017年03月17日 10:17
256
让社会资本进得来、留得住、能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