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点 理论研究

让群众身边的“微腐败”无处藏身

宋扬

2020年01月13日 02:51

蔡 斐
新华网

1月10日晚间,工行、农行、交行三家国有大行相继公布了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称社保基金会国有资本划转账户接收财政部一次性划转给社保基金会持有的三家国有银行的A股股份。既然是股份,股价自然是动态变化的。按照10日三家银行的收盘价格计算,社保基金会收到的三家银行换转股份的总市值约为1345亿元。

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具有极强的中国特色和现实意义。一方面,国有资本划转充实社保基金,彰显了国有资本为国为民的应有之义,也彰显了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另一方面,国有资本换转充实社保基金,保障了社保基金池的“活水”之源,确保社保基金池维持充盈,补上了老年化社会来临所致社保基金缺口以及社会保险基金不足的短板。

国有资本划转并充实社保基金,也有助于促进国有企业改革和提升市场竞争力。国有企业资本以换转股份的方式充实到社保基金中去,客观上通过资本转移进行资本操作,在实现社保基金增值保值的同时,也使国有企业通过社保基金再次参与了资本市场的操作,并给争取市场提供了资金支持,成为资本市场重要的稳定器。因此,国资划转社保基金,可谓多赢之举,值得肯定。

按去年9月五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的通知》,中央和地方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于2019年全面推开。其中在中央层面,具备条件的企业于2019年年底前基本完成,而在地方层面,要于2020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划转工作。

数据显示,2019年中央企业已划转国有资本1.1万亿元。今年,地方国企也将开启国资划转社保基金工作,社保基金池将迎来更多“活水”。

社保基金池有“活水”补充,就能做大做强社保基金的大蛋糕,实现社保基金的红利和增值。和社会保险基金的谨慎投资不同,社保基金投资更为灵活。因为国资划转到社保基金的就是股份,在此情势下社保基金具有极强的资本属性,增值保值的功能性更强。

1月11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陈文辉在全球财富管理论坛2020年首季峰会上表示,初步核算,2019年全国社保基金投资收益额超过3000亿元,投资收益率约15.5%。截至2019年年末,全国社保基金资产总额2.6万亿元,累计投资收益额1.25万亿元,年均投资率8.15%。

社保基金属于中央政府集中管理、统一使用的社会保障储备基金,来源主要是中央财政划拨、国有股减持和股权划拨资产,以及经国务院批准以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及投资收益等。社保基金的全国性和储备性特点,在投资上具有统筹性、开放性和多元性特点,也不会引发媒体舆论和社会公众太多争议。在此情形下,社保基金投资也更能把准资本市场的脉络,实现增值保值。

中国老龄化社会已经来临,加之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存在的地方多寡不均和地方利益纠葛,因此靠社会保险基金来解决职工生、老、病、残、失业之难题显然力不从心。社会保险基金的“不保险”,除了靠政策导向下建立全国统筹制度,还要通过开源节流的多途径来化解。但是,制度建立需要时间,解决各地多寡不均须关切各地利益博弈,不能简单地以富裕补不足。

社保基金不同,它是中央储备基金,具有稳健多源的资本来源,而且可以相对自由地进行市场投资,实现更具潜力的增值保值。因此,社保基金池的充盈,能够为社会保险基金池的不足提供信心,关键时刻能够发挥救急救火作用。

]]>

2020年01月13日 10:46
481
我们需要怎样的人工智能新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