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点 理论研究

疫后修复关键年须做好金融风险防控

宋扬

2021年02月04日 02:41

王静文
经济参考报2021年02月04日第A01版

2021年是我国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也是疫后修复的关键一年。2020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关系”,如何处理好两者的关系,是监管部门面临的重要课题。

回顾2020年,面临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和三大攻坚战收官的艰巨挑战,以银保监会为代表的监管部门一方面指导银行保险机构做好金融服务,确保疫情期间秩序不乱、服务不断,进而通过加大贷款投放、让利实体部门,有力支持了国民经济稳步复苏;另一方面,继续做好高风险金融机构和重点领域的风险处置工作,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国民经济已经超预期复苏,成为全球表现最好的主要经济体,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也取得重要成果:全年处置银行业不良资产3.02万亿元,有序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业务,房地产贷款增速8年来首次低于各项贷款增速,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全部归零等。监管部门通过刮骨疗毒、精准拆弹,及时清除风险隐患,努力跑在系统性风险的前面。

展望2021年,我国经济恢复的基础尚不牢固,疫情冲击导致的各类衍生风险仍然存在,杠杆率上升过快可能产生风险隐患,这些都需要监管层密切关注和妥善应对。日前召开的银保监会工作会议,围绕服务实体经济和补齐监管短板、做好风险防控等任务做了一系列部署。

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监管层将致力于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撑,包括积极探索促进科技创新的各种金融服务、持续促进扩大内需等,以及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同时还将持续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比如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继续推动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补充资本等方式,提高金融机构的服务能力。

更重要的,则是从四个层面做好金融风险防控。

一是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去年12月的政治局会议要求,“抓好各种存量风险化解和增量风险防范”。当前最大的风险无疑就是宏观杠杆率在过去一年的过快上升,因此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去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调控政策进一步标准化、体系化,监管要求“严格落实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和重点房地产企业融资管理规定”,同时还要“继续做好不良资产处置”“加快推动高风险机构处置”。

二是大力规范整治重点业务。银保监会继续对影子银行保持高压态势,要求“持续整治影子银行,对高风险影子银行业务的新形式新变种露头就打”。2021年是资管新规过渡期的最后一年,机构要抓紧整改,银保监会则会“对理财存量资产处置不力的机构加大监管力度”。

三是切实加强对互联网平台金融活动监管。在中央定调之后,银保监会将继续补齐监管短板,“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对同类业务、同类主体一视同仁”。对于银行保险机构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亦将“加强监管”。此外,还将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坚决遏制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防止资本在金融领域的无序扩张和野蛮生长”。

四是持续提升公司治理和内控管理水平。去年银保监会发布了《健全银行业保险业公司治理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今年将继续把健全公司治理作为强化风险防控、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具体包括落实股东承诺制、加强股东穿透审查、加强关联交易监管制度建设和系统建设等。

]]>

2021年02月04日 10:24
1597
韭菜产业“智囊团”为何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