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点 理论研究

农民上楼应该 由农民自主决定

宋扬

2021年04月08日 01:56

杨悦
南方日报 2021年04月08日第A04版

今年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行动的第一年。4月6日,国家乡村振兴局副局长洪天云在发布会上表示,村庄拆并不得违背农民意愿,强迫农民上楼。

农民上楼源于撤村并居。撤村并居试点最初是为了解决“三高两难”问题,即村级组织运转成本高、空心村比例高、基础设施建设成本高;村级管理水平低,带领群众增收致富难;家庭宗派治村的痼疾难以割除,民主管理难。拆除农民住房、合并原有村庄,能够更好地集约土地发展经济。

撤村并居在城镇化大背景下产生,也是加速农村城镇化进程的探索。问题在于,通常情况下,城镇化是满足各种主客观条件后自然生成的,撤村并居实际上是借行政手段进行的人为干预,这种被动形式的城镇化存在先天不足。因此,撤村并居不可过激,要稳妥慎重,按客观规律办事。

强制农民上楼就属于不恰当行政干预,无异于拔苗助长。用部分“被上楼”农民的话来说,农村拆迁和城市拆迁不一样,一个越拆越穷,一个越拆越富。不说现实中存在经济补偿和社会保障不到位的情况,上楼农民职业转换往往面临困难,耕作、养殖经营成本也会上升,从农舍到楼房更是生活方式的改变。从原来的熟人社会到半熟人甚至陌生人社会,一些农民难以产生群体认同,难免产生抵触情绪。

基于此,相关部门一直强调撤村并居不宜强制、不得冒进,其实就是为了防止行政过度干预。2021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提出严格规范村庄撤并,不得违背农民意愿;2019年自然资源部先后印发《关于全面开展国土空间规划工作的通知》《关于加强村庄规划促进乡村振兴的通知》,提出优化村庄分类和布局,要按照尊重历史、尊重规律、尊重农民愿意、保护农民利益、保护历史文化的原则。党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也从客观条件上明确了需要撤并的村庄范围。

土地集约化、规模化经营的最终目的是让农民日子过得更好。撤村并居的顶层设计不仅考虑经济目标,还兼顾乡愁等文化心理因素,这其实是尊重农民主体地位的表现。一些地方打着城市建设旗号,通过占补平衡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实现“土地财政”,先撤村并居将宅基地变成耕地,再同等增加城镇建设用地,不仅有损农民主体性地位,后续还会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更深层次的问题是,若只将农村看作经济落后地区,忽视其文化价值,大拆大建的现象必定屡禁不止。

只关注经济利益的短视行为必须制止。为此,需要进一步加强编制规划,真正做到先规划后建设。也要打造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农村干部队伍,自觉站在农民立场上感受乡村价值,回应农民期盼,把上不上楼的选择权真正交给农民。


]]>

2021年04月08日 09:34
116
让民生成为“十四五”的价值刻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