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点 理论研究

应更多关注难成“网红”的普通农村

宋扬

2023年09月26日 02:22

王德福
环球时报 2023年09月26日

今年以来,“村超”“村BA”“村咖”等相继火爆出圈,不断激发着人们对乡村振兴的想象力。许多人乐观地认为,这似乎表明,在社会评价体系中,城市与乡村正在悄然逆转,曾经被视为“土”“落后”的乡村文化和乡土生活,至少可以与代表“潮”“先进”的城市文化并驾齐驱,“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了。更进一步说,这些地方为其他地区发展乡村旅游、推进乡村振兴提供了启示。人们相信,每个村庄都可以挖掘自身特色,制造专属农文旅融合“IP”,诞生出更多“村X”,既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休闲旅游需要,又能推动乡村全面振兴。

客观地说,现在确实存在一个乡村休闲旅游的“风口”。一方面,中国正在发生一场静悄悄的生活方式变革,强负荷的工作和沉重的生活压力,让人们更愿意远离喧嚣复杂的都市,到乡村去获得片刻宁静,在与乡土自然的近距离互动中,获得身心休憩。另一方面,经过波澜壮阔的快速城镇化,数以亿计跳出“农门”的“新市民”“城一代”们,也有着浓浓的乡愁需要安放。正是看到这样的“风口”,这些年来,不光城里大大小小的资本力量踊跃下乡,各地政府也在不遗余力发展乡村旅游。《国务院关于促进乡村产业振兴的指导意见》指出,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基础,是解决农村一切问题的前提。在这份指导性文件里,乡村休闲旅游业被明确为重点发展的六大产业之一。

“村超”“村BA”诞生于多民族杂居的黔东南地区,有着深厚的民族传统和群众基础,且早已形成一定的区域规模与品牌效应。“村咖”集中的浙江农村,地处我国经济发达、中产消费群体集聚的长三角地区,近水楼台先得月,占据市场先机,再加上地方政府持续多年斥资完善基础设施,使得即使相对偏远的浙西山区,也有底气做杭州、上海等的“后花园”。这些地区的乡村旅游发展能够取得一定成功,主要在于实现了自身优势同市场规律的有效结合。但与此同时,笔者和所在研究团队通过在全国调研发现,一些地方在发展乡村旅游时,缺乏对自身优势的客观评估,以及对市场规律的科学认识,在自身条件和区域市场尚不成熟的前提下,盲目打造特色、制造景观,虽然有着好的动机和意愿,但结果却不尽人意。

我们一直强调,“三农”是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与蓄水池。农业的首要功能是保障粮食安全,确保中国人的饭碗主要装上中国粮。各种火爆出圈的乡村旅游“IP”,都不诞生于粮食主产区和农民主要聚集区,它们的成功固然令人欣喜,但对于大多数农村地区的借鉴意义很可能是有限的。这些经验,主要适用于那些拥有特色旅游资源和在区域旅游市场辐射范围内的村庄。放到全国来看,这样的村庄并非大多数。其经验启示在于,发展乡村旅游需要因地制宜,不能违背市场规律。

我们更要关注的,是那些可能很难有机会成为“网红”的大多数普通农村。对这些农村来说,“半工半耕”是农民最普遍的生计方式,进城务工是致富最优选择,农业则为留守或退回村庄的中坚农民和老年农民提供了价值生产载体。这些农村的产业振兴,就要围绕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展开,比如构建更加完善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优化生产关系,从而提高农业生产机械化、便利化水平等,让那些仍然需要依赖农业和农村的农民获得更多乡村振兴红利,筑牢“三农”压舱石。(作者是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副教授)

]]>

2023年09月26日 10:21
159
推动更多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基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