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宋林飞:认清新时期中国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杨秦霞

2017年01月18日 12:00

宋林飞
摘自《社会学研究》2016年第5期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社会也出现了协调发展的基本态势。认清新时期中国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就会更加自觉地增强社会学话语体系的中国特色。

城市社会来临,城镇化面临新的挑战

近30年来,我国农村人口大量流入城镇,城镇化经历了一个起点低、速度快的发展过程。2013年,我国城镇化率达到53.73%,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社会结构发生了重大转变。当前,我国仍处于城镇化快速发展区间,但不能再延续过去传统、粗放的城镇化模式。

推进新型城镇化仍面临一些突出的问题。大量农业转移人口尚未融入城市社会,市民化进程滞后;城镇化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不匹配,城市污染严重的局面没有根本扭转;城市管理服务面临新挑战,“城市病”仍在蔓延。解决这些问题的动力在于深化改革,坚持以人为本、绿色、集约的城镇化道路。关键是要让农民工“进得来、稳得住、能发展”,建立起美好生活和职业生涯预期,真正成为城里人。

服务社会来临,工业化向后期过渡

新世纪之初,我国工业化总体处于中期阶段,从社会形态来看已经从农业社会转变为工业社会。2013年末,全国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达到46.1%,首次超过第二产业;全国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全国就业人员比例为38.5%,超过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就业比例,连续3年在三个产业中就业占比最高,进入向工业化后期加快转变的时期。2014年末,全国就业人员中,第一产业就业人员占29.5%;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占29.9%;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40.6%,吸纳就业首次超过四成,成为社会主体。

当前,全国就业结构继续呈现从第一、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的趋势,而且这种趋势将日益明显。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比高是国家发达的重要标志,2014年美国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比为75.3%,法国为72.4%,日本为68.1%,韩国为55.1%。我国服务业快速发展,也是迈向高收入国家的必由之路。从工业社会转向服务社会,是后工业社会来临的重要特征。

信息社会来临,社会生活方式变化加快

目前,我国网络技术与载体日益普及,线上线下互动日益频繁,已经迈向信息化发展新的阶段。2012年,中国信息化发展总指数为0.756,成为全球信息化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2014年,我国主导制定了云计算、物联网、射频连接器、同轴通信电缆等领域的国际标准,对我国与世界信息化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智能制造、智慧农业、智慧城市的快速发展,正在引领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的变革。信息化正在形成高效率、跨时空、多功能的网络空间,网络社会、在线政府、数字生活成为现实。网络教育、在线娱乐、虚拟养老院等新方式正加速形成,互联网的信息传播和知识扩散功能进一步强化。电子商务、O2O、物流配送等新业态进入经营、消费与人们的日常生活领域。微信等网络社区人头涌动,自媒体日益普及,公民直接发布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在社会定量研究领域,大数据的引入是收集和分析资料方法的创新。我国社会进入了基于信息网络的大创新、大变革时代。

消费社会来临,社会环境需要加快改善

近几年来,消费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2015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上升为66.4%,远远高于投资贡献率。消费经济的崛起,不仅对我国未来经济发展进程产生着深远影响,也将推动消费社会的发育与形成。应积极引领消费社会的发展。

发挥消费在社会关系再生产过程中的正功能,需关注消费的文化意义、阶层差异、集体性仿效以及消费者社会责任。特别是要加强消费社会病的诊断,纠正消费主义的价值观扭曲,消除奢侈消费之风及其带来的负面社会影响;防止消费文化迷失,批评炫耀性的消费竞赛;注意奢侈品消费的社会排斥,保护大众消费者利益;打击来自大众传媒的虚假广告、网络传播与交易带来的消费欺诈。应增强社会信用,规范市场秩序,营造安全放心、公平诚信的消费社会环境。

老龄社会来临,人口老龄化不断提速

人口老龄化是重大的世界性趋势,中国的人口老龄化进程更加显著。2000年,中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已占总人口6.96%,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10.2%。按照联合国的两个标准,中国均已进入老龄社会。发达国家人口年龄结构从成年型转为老年型的进程长达几十年至一百多年,而我国只用了短短的18年(1981-1999年)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而且老龄化的速度还在加快。人口老龄化是社会进步的重要表现,也需要积极应对。2014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1亿,占总人口的比例15.5%,其中20%左右是失能、半失能老人。

习近平同志指出:“现在是老年社会,养老服务工作越来越重要。”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里多次提及“养老”这个关键词,表明党和国家领导人对老龄化问题高度重视。最近习近平同志又召开了人口老龄化专题会议,要求挖掘人口老龄化给国家发展带来的活力和机遇,强调构建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更好地满足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一些调查表明,多数老年人有条件且习惯居家养老,需要建立社区养老服务平台,形成政府引导、社区主办、社会共同参与的为老年人服务的机制和格局。

社会利益调整期,社会风险有所加剧

当前,我国社会总体是和谐稳定的,但由于收入分配差距扩大化的趋势还没有根本转变,不和谐、不稳定因素仍然比较多。2014年,我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下降为0.469,仍超过国际公认的0.4的贫富差距警戒线。2014年,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比为2.92:1,如再加上城镇居民的各种福利、农村生产成本的支出、农产品的价格剪刀差等因素,城乡居民收入的实际差别可能会更大一些。收入差距带来的群体利益分化与矛盾是现阶段我国的社会风险因素。

当前,我国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社会发展面临新的问题,群体性事件、非利益相关性社会冲突增多。利益关系和利益格局进入了调整期。在这种情况下,创新社会治理应以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为依归,建立社会矛盾的多元化解决机制。

(作者为中国社会学会原会长,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摘自《社会学研究》2016年第5期 ) 

]]>

2017年01月18日 03:56
1196
构建中国新媒介文学批评话语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