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正确理解人权概念

全面正确理解人权概念、人权话语以及话语体系(一)

赵庆秋

2017年07月31日 12:00

张永和
红旗文稿

 

人权概念是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对人在经济、文化、政治活动中的本质进行抽象化的产物。从完整的意义上讲,对人权概念的理解,必须立足于两个要素:一方面,人权(Human Rights)概念必须基于“人”或“人类”(Human Being)的立场对人之为人所必需的各项权利进行表达;另一方面,人权必须是以人权(Human Rights)这样的语词形式表达人权之精神品质、思想理念和具体内容。

 

为了把握人权这一概念,我们还有必要精准把握其由来。

 

第一,人权思想早于人权概念产生,中国人权思想早于西方人权思想。对中国来说,人权概念是一个舶来品,但孔子(前551年—前479年)的“仁者爱人”和“民本”思想已经在实质上具有丰富的人权意蕴,强调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理想关系,这种人权思想传统的形成早于西方。对于西方而言,古希腊时期的普罗泰戈拉(前490年—前420年)提出“人是万物的尺度”,强调人的主体性与尊严,但这是从人与神、人与自然的关系中提出的,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人权概念。总的说来,远古时期,无论中国还是西方,都没有形成明确、完整的人权概念。

 

第二,西方一再强调的三部“人权文件”中并没有出现人权概念。人权概念在西方的产生是16世纪以后的事情。一般认为,英国《大宪章》、北美《独立宣言》和法国《人与公民权利宣言》是三部最经典的人权文件。但事实上,在这三部文件中,并没有使用人权(human rights)概念。例如,《独立宣言》和《人和公民权利宣言》分别使用的是“权利”(rights)和“人的权利”(Rights of Man),而非人权(Human Rights)。而权利、人的权利与人权是有区别的。所以,这三个“最重要”的人权文件都只是表达了封建贵族或新兴资产阶级的权利主张,并不是站在“人”的立场对人权予以确认。

 

第三,“人权”概念的正式出现是在二战后联合国文件中,是人类社会共识的产物。《联合国宪章》(下称《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下称《宣言》)是国际社会首次站在“全人类”(Human Being)的立场、明确地提出人权(Human Rights)概念。这两份文件是国际社会出于对二战的反思,为了应对和防范战争、极权、贫困、饥饿等全人类的共同灾难而制定的。其中的人权概念是建立在世界各国的不同景状、多元文化融合的基础之上,否定了原初稿以基督教上帝为庇佑的基本视角。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起草委员会主要成员的张彭春,还为《世界人权宣言》中的人权概念注入了“仁爱”“四海之内皆兄弟”“良心”等中国传统的人权理念。而后来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明确规定各项具体权利内容,使《宪章》和《宣言》中抽象的人权概念更加具体化。在这两个公约中,东西方不同国家关于具体权利的主张基本得到了平等、全面的表达,人类关于人权内容的认识得到了丰富,并形成了完整、系统的人权概念体系。1986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发展权利宣言》,虽然该宣言并非是具有较强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公约,但其中明确表达出的“全体人类”的立场,对人权概念体系进行了重要的补充与完善,这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可以说,人权概念是基于人的本质,在总结人类如何克服世界性难题的过程中,人的自我认识的必然产物。

 

第四,人权概念是一个多位阶的概念系统。人权关怀着“人”的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的方方面面。但人权不是有关“人”的全部,人权只是对“人”的一方面权利的具体表达,是“人”的一个部分。如果说“人”的概念是一阶的,那么人权概念就只能处于二阶,而人权概念还需要进一步地表述为各项具体权利,民主、自由、发展权、生存权、人格权、尊严、环境权等三阶概念。

 

]]>

2017年07月31日 11:28
1207
农村扶贫要搞清几组辩证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