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党建智库的研究原则、方法

原题:《深化党建智库研究的意义、任务和方法》

赵庆秋

2018年03月13日 12:00

姚桓
《中央党校学报》2018年第1期

 

在各级党委领导下开展工作是智库研究的总要求。但如前所述,智库研究也有自己的特殊性。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和党建理论指导下,党建智库研究需要遵循以下原则和方法:

 

研究的独立性和政治立场的坚定性相统一。智库毕竟不是党组织部门直接领导的研究室,其研究是相对独立进行的,否则,就不称其成为智库了。这种独立性当然不意味着智库研究可以不讲基本的政治立场。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智库,无论怎样标榜客观和政治中立,其基本立场是非常明确的、坚定的,即研究是在维护本国国家利益、维护现行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政治制度的前提下进行的,研究成果不能超越这个底线。一些独立于政府的智库,可以超越具体的党派斗争,可能对政府某项政策提出尖锐性批评甚至从根本上加以否定,但是这属于具体的政策辩论和政策调整建议,没有也不可能得出对其基本制度的颠覆性结论。关于对外政策和国际关系方面的研究更是如此,所有智库研究都毫无例外地捍卫国家利益,研究的只是如何认识国家利益和怎样更好地实现国家利益。所以,我们切不可为西方智库的“政治中立”所迷惑。西方智库的政治立场往往巧妙地隐藏于其研究结论之中。事实上,在当今世界的任何国家,涉及重要政治问题和公共利益,涉及国家安全,不讲立场是幼稚可笑的,也是根本行不通的。在中国,执政党的智库更需要旗帜鲜明地讲政治立场,即研究是站在执政党和人民根本利益的立场上进行的,是为了维护党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具体表现为,研究党的领导问题是为了坚持和改善党的领导而不是与此相反;研究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关系是为了密切党群关系,打造“党离不开人民、人民离不开党的命运共同体,而不是与此相反。这一政治立场要求要求研究人员有强烈的政治责任感,这种政治责任感是自觉的、一贯的,表现为在重大是非面前的清醒的认识和正确态度。离开政治立场和政治责任,研究人员就不合格,党建智库研究的性质也会扭曲,也最终失去研究的意义和价值了。

 

科学与价值相一致。党建理论既是科学真理也是价值取向,即一种思想武器。在马克思主义党建理论中,既有对客观规律的清醒认识,又有对实现工人阶 级历史使命的自觉担当,有着鲜明的政治意识和价值目标,即指导工人阶级政党的实际斗争和自身建设。不讲科学,会忽视客观规律,无视情况变化,导致思想僵化和教条主义;放弃根本的价值取向是危险的,将使共产党抛弃初心,难以安身立命。由此,党建学科建设要坚持科学基础上的价值,即站在党和人民根本利益的立场上去认识问题,把握规律; 把握共产党人的价值目标——建设社会主义和追求共产主义,这就是万变不离其宗”。只有这样,才能防止在纷繁复杂的现象面前迷失方向,使党建智库研究真正有利于党和人民的事业。那么,研究中强调价值取向会不会导致主观主义、教条主义呢?这里讲的是研究的大前提,要求秉持基本的价值取向,即研究的出发点是为坚持、改进党的领导,是为了加强、改进党的自身建设,而不是削弱党的领导和党的自身建设。至于在具体的研究过程中,当然要讲实事求是,反对先入为主,结论在前,反对预先设定一个答案,以此对事实加以取舍,为我所用,更反对只讲成绩,回避缺点,报喜不报忧等反科学态度和不正之风。在党建智库研究中,正确的价值取向和实事求是思想路线要求是应该统一,也完全能够统一的。

 

开展比较研究。智库研究与一般研究的不同就在于战略思维特质,以开阔的视野进行比较。通常有两种研究比较,一种是宏观方面国际范围内的比较,比较的可行性在于人类政治文明的差异性和相通性。人类政治文明是丰富多彩的,各国政党制度、政党执政方式反映了各国独特的历史文化传统和意识形态,有很大差异,同时,既然是政党的执政,总会面对一些相同、相似的问题,是可以比较和借鉴的。所谓国际比较,是以中国政党制度、政党执政方式、工作方式、民意表达、社会动员、权力监督和廉政建设等与外国包括西方国家相比较,这种比较研究可以使我们更充分地认识和发挥自己的制度优势,坚定“四个自信”,避免外国政党的一些弊端。同时也要看到,包括西方在内的外国政党制度和政党执政并非一无是处,事实上,除了腐朽到失去常态、濒于溃败的政治制度和政治势力外,国外不少政党执政总有些比较成功的经验,总能够面对和解决一些社会问题,采取某些有利于国计民生的措施,否则是不可能维持制度运行的,自身也难以长期存在。对外国的政党制度、政党执政善于比较鉴别,在坚持我们根本制度、根本经验基础上有分析地吸收一些有益做法,有助于把中国共产党的自身建设搞得更好,这同样是坚持“四个自信”的要求和表现。另一种比较是微观的比较,这又有两种情况,一是本地区、领域、

 

单位的党建做法、经验与其他地区、领域、单位党建工作的比较,比较的可行性在于事物的普遍性和特殊性相联系。实际上,许多地区、领域、单位党建面临的问题是相同、相似的,解决的办法尽管不同,这中间也包含着一些普遍适用的东西。通过比较学习别人的长处,结合自己的实际加以创造,是学习先进的好方法。二是不同做法、方案的比较。现代科学决策排斥元设想的单一性,往往是各种方案的比较,是综合考虑先进性与可行性、效益与成本等因素后作出的选择。智库研究要提出不同方案并比较其优劣长短,以供决策时选择。

 

综合运用多种调查方式。以往的调查多采取典型调查、重点调查、座谈会等,目前,这些方式对于了解情况和民意仍然适用。也要看到,这样的调查方式中,接受调查者人数有限,而且往往受到自身利益的限制和掌握信息的局限,加上受访者可能带有情绪化倾向,有时不大可能反映全部情况和普遍民意,因而有一定局限性。近年来兴起了发放问卷的普查、抽样调查、跟踪调查、广泛访谈、网上调查、电话调查等等新方式。新的调查方式使解情况有相当的广度,掌握了更多的数据和材料,其优势是典型调查、重点调查和座谈会不具有的。优点是与缺点相联系的,新的调查方式也有受物质条件限制、成本过高、难以深入了解受访者情绪、不易深入的缺陷。传统的方式与新方式各有优势和长处,应该使二者相结合。智库研究是团队研究,掌握相当的物质条件,把二者结合起来是完全可能的。这里的关键是典型调查、重点调查、座谈会都要选准对象,注意代表性,争取解剖意义不同的典型,尽量避免座谈会只有一种意见。新的调查方式则要注意取样的科学性、全面性,了解不同群体的意见。适当争取大样本调查是有益的,但也不是样本越大、调查对象越多越好,重要的是从研究课题的需要出发确定样本范围,关键保证样本的真实性、可靠性。传统调查与新的调查方式相结合,把“点”的深入和“面”的普遍性结合起来,既了解典型情况,又掌握一定范围内真实可靠的数字、材料,在定量基础上作出定性分析,是调查研究的关键环节,也是智库研究最重要的基础性工作。(作者:北京党建研究智库首席专家)

 

]]>

2018年03月13日 11:18
681
试析1949~1978年新中国对港澳问题政策的制定及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