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科研诚信体系建设应强化三个意识

杨秦霞

2018年09月01日 02:58

叶 岚
《社会科学报》

近日,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科研诚信体系、流程、制度和机制建设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近年来,中国学者的国际学术影响力不断提升,我国国际科技论文总量与国际科技论文被引数已位列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然而,学术失信问题仍然凸显。根据艾普蕾全球撤稿数据库的记录,自1927年全球出现第一起论文撤稿以来,中国学者被撤稿论文占全球总撤稿数的45%。2007年至2017年间,中国学者每发1000篇文章,平均至少有1篇遭到撤稿,该比例是美国的2.6倍,俄罗斯的23倍。中国学者还曾创下单日被同一期刊撤销107篇论文的最高记录。这其中除了正常撤稿外,有75%涉嫌学术不端,伪造、篡改、剽窃和同行评议造假等。此外,国内论文买卖产业化,购买群体低龄化现象严重。据权威媒体统计,我国论文买卖的年交易额超过10亿元。为遏制诚信崩塌,现阶段急需花大力气重塑科研诚信体系。

 

  底线意识   建立科研诚信行为“黑名单”,划定行为边界和行动底线。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应当率先引导科研人员树立对科研诚信的正确认知,为其设定行为边界,增强其甄别学术不端的能力,最终使科研诚信成为科研人员共同的价值追求和行为准则。

 

  科研诚信本身涉及价值判断,其内涵与外延也在不断变化。国际上一些国家采用列举法的形式建立科研诚信行为“黑名单”,如澳大利亚列举了学术不端的17种行为,丹麦列举了9种行为,以此对学术不端行为加以规范。从科研人员的角度出发,学术不端狭义上主要指伪造、篡改、剽窃数据或成果;广义上则包含一切“不被认同的研究行为”,如选择性地隐瞒部分研究结论或经费报告中存在疏忽等,都被纳入科研失信范畴。在这方面,《意见》主要指向科研成果及其形成过程造假,论文投递与评审造假,署名和资助造假以及骗取项目、经费、奖励和荣誉等情形。建议进一步细化科研诚信失范行为的种类与表现,形成符合我国学术生态特征的科研诚信行为“黑名单”,从源头上提升科研人员对学术不端行为的认知力、识别力和防范力。

 

  专业意识   健全科研诚信责任体系,形成专业化梯次性治理格局。科学研究具有高度智力化,过程不可观察,知识成果非排他性和传播性的特点;而且不同学科领域的研究路径、评判标准和成果形态差别很大。因此,科研诚信建设不能忽视专业化管理的重要性。

 

  研究表明,发达国家科研诚信治理体系呈现“正金字塔型”,科研学术诚信的根基是科研人员所属专业学会、协会等的自律;科研人员一旦失信,将面临同行的排斥和遗弃,以此来强化主体责任。中间层次是科研人员服务的高校、科研院所和教育机构的章程以及实施科研活动日常管理的各项制度规范,重点是强化组织的内部约束、行为规范和风险控制。最高层次是政府公共政策、行政干预和法律制裁,目的是查处和严惩科研失范行为。相比之下,我国科研诚信治理体系中的自律氛围还比较薄弱,主体责任相对缺失,组织内部约束效果有限,对政府自上而下管理的依赖性较强,一定程度上呈现“倒金字塔型”结构。因此,急需强化责任意识,健全责任体系,形成多层次、专业化、梯次性的治理格局。

 

  协同意识   单丝不成线,孤木不成林。科研诚信体系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需要各项举措的协同并举。相关部门单纯打击学术不规范行为,而不改变学术评价体系和学术生态环境,不仅会让科研人员更加忍辱负重,成为“带着镣铐”的舞者,而且会进一步磨灭学术意志和学术兴趣,让科研学术工具化、产业化。《意见》提出了深化科研评价制度改革等方面的要求,但更为重要的是,管理者应当改变“猫捉老鼠”的工作思路,尊重科研人员的智力付出和贡献,尊重学术价值和科研精神,尊重学科差异和个性差异,营造面向未来的积极宽松向上的科研氛围,允许科研人员及其学术共同体持续聚焦、久久为功,孕育高质量、高水平的科研成果。此外,我国的科研诚信教育严重“缺位”,科研人员在成长过程中几乎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科研诚信教育;科研诚信意识主要来自科研人员的行动自觉和个人经验,严肃性、规范性和重视度都不够。下一步应当强化科研诚信教育、培训和宣传,建议将科研诚信教育纳入研究生入学通识教育,并将科研诚信规范提醒贯穿科研人员学术生命的全过程。最后,对于任何以科研学术的名义实施诈骗行为的个人和团体,必须让其受到法律的制裁,金融、教育和市场监管等部门应当对其实施联合惩戒。

 


作者:中共上海市委党校 叶 岚

]]>

2018年09月01日 10:58
1801
马克思主义世界历史思想的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