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五唯”如何根治

赵庆秋

2019年10月09日 12:00

陈先哲
光明日报

要打胜治理“五唯”这一仗,必须在直面问题的基础上,结合锦标赛制的学理分析,从各个关键环节进行改革和干预,才能对症下药并根治。

第一,重树教育观,改变教育资源分配方式。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新时代,注重培养“人”的教育观和均衡式教育分配方式应该成为时代主流。要破除“五唯”,最根本的是要重树教育观。教育是否是一种培养人才的活动?当然是,但并不全是!教育的本质是一种培养人的活动。“人”与“人才”之间,仅仅是一字之差,但所产生的意义和带来的影响却完全不一样。我们以往的教育观,过于强调培养“人才”,这既是一种重点思维,也是一种工具主义教育观。这种重点思维与我国以往惯用的教育资源分配方式相辅相成:教育资源分配的权力相对集中,并且对重点学校、重点学科和重点项目投入大量的资源,引导学校通过“五唯”的竞争进入重点,引导师生通过“五唯”的竞争成为“人才”。但是,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还停留在这种教育观和教育资源分配方式的话,不仅“五唯”问题会更加凸显,而且还会进一步激化社会矛盾。新时代应推进教育资源向均衡式分配方式转化,使更多人的素质得到全面提高,带来更多社会就业和人的自我实现机会,从而促进人和社会的和谐,并最终服务于教育是培养“人”的教育观,服务于人类命运共同体。当然,这并不是意味着要走回平均主义的老路,而是要让更广范围的受教育群体得到更多的关注和平等对待,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在这样的前提下,“五唯”便渐渐失去了滋生的土壤,所谓的“顽瘴痼疾”自然会得到破解。

第二,减少教育领域的评比和竞赛。目前很多人都持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要破“五唯”,应当增加多维评价。这种思路从逻辑上似乎是合理的,但使用锦标赛制理论进行分析并结合实际深入思考,就会发现存在问题。因为锦标赛制的一个主要技术前提是“存在一种从委托人和代理人的角度看都可衡量的竞赛指标”,那么要减弱锦标赛制的效力,显然应该尽可能地减少或削弱这些竞赛指标的存在。否则,在锦标赛制没有产生根本变化的前提下,一味增加多维评价,常常会引起更多的“唯”,很可能会再产生“六唯”“七唯”……德国很少对学校进行评比,但每个学校都认为自己是最好的;美国中小学课堂很少有考试和评比活动,但学生普遍都显得很有自信……如今我国教育领域的评比和竞赛还是过多,事实上这就是锦标赛制泛化的典型特征,其带来的直接效果就是使学生、教师和家长长期处于一种过度竞争的环境中,不利于当前减负工作的推进。因此,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今年要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把教师从各类检查、考核、评比中解脱出来,这才正是破除“五唯”的正确思路。

第三,改变教育评价机制,增加绿色评价。如果一定要增加某些维度的评价,应当慎重选择一些与当前“五唯”产生离心力的评价维度,或可称为绿色评价。比如在2018年,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起草《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指标,这就是一种绿色评价的思维。这些指标常常是和“五唯”对立的,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各级各类学校在“五唯”指标上的压力,让学校和个人获得更加多元发展的空间。因为随着教育发展阶段的变化,温饱问题解决后居民对教育公共品的偏好会发生改变,比如要求资源分配更加公正,要求教育能实现儿童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而不是只重智育……因此,如今绿色评价在民间越来越具有坚实的民意基础。事实上,目前中央对困扰民间的“五唯”问题高度重视,就表征着一种民意传导机制的有效运行。在锦标赛制尚未能发生根本变革之时,更好吸取这种民意传导机制的变化并从顶层设计开始做“减法”,也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改良办法。


]]>

2019年10月09日 10:22
229
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伟大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