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中国2020年后扶贫新战略之政策建议

赵庆秋

2020年10月10日 03:02

周绍杰 杨骅骝 张君忆
中国行政管理网

2020年后,中国将进入扶贫5.0版(2020-2030年),体现为高质量扶贫,即建立更高的扶贫标准和更加完善的扶贫制度体系保障,在新时代推进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为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夯实社会基础。基于以上讨论,我们给出如下政策建议。

第一,巩固2020年全部消除贫困人口的成果。2020年后,保持现有扶贫工作机制,进一步加强扶贫开发工作机构、工作队伍,充分发挥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继续加强全国及各地对口帮扶的综合扶贫体系,加强帮扶力度。主要扶贫方略仍然是以精准扶贫为主要思路,开发式扶贫和内源式发展相结合,扶贫到村、到户、到人。基于精准扶贫的工作总思路,持续监测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的低收入人群的生产生活状况和公共服务水平。此外,南疆、西藏、四省藏区和滇西边境地区既是少数民族人口聚集区,又是边疆地区,对于守卫国土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虽然这些地区整体的自然条件和基础设施条件较差,但不要轻易实行易地扶贫搬迁,应当长期实施中央援助和对口援助,保障这些地区的人民生活条件不断改善。

第二,充实低收入人群的能力建设。充实低收入人群收入增长的保障机制主要是面向具备劳动能力的低收入人群。要特别关注低收入的农村地区。结合乡村振兴战略,在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过程中,重点关注低收入家庭(包括低收入户和中等偏下收入户)的持续收入增长问题,并不断提高农村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水平。在扶贫政策取向上,从收入脱贫到能力脱贫,特别是提高低收入地区和低收入人群的可持续发展能力,特别是要注重通过提升基础设施、教育和卫生发展以及社会保障,降低脆弱性和提高人力资源开发水平,实现从数量型脱贫到质量型扶贫。

第三,调整国家扶贫线标准。参照世界银行提出的国际贫困线标准,提高现有国家扶贫标准。我们建议后2020年的减贫目标为:第一步在“十四五”时期参照世界银行3.2美元的中低收入国家贫困线标准作为国家贫困线,实现到2025年全部消除按照此标准的贫困人口;第二步在“十五五”时期按照世界银行5.5美元的中高收入国家贫困线标准,到2030年全部消除按照此标准的贫困人口。参照这两个标准的减贫速度,我们认为实现两个目标基本可行。从这个意义上讲,“十四五”和“十五五”期间仍是中国扶贫的重要时期,要在2020年消除绝对贫困为主要目标的数量型减贫的基础上,实现更高标准、更高质量的针对低收入人群的质量型扶贫。这将意味着,我国将为国际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中的减贫目标,特别是3.2美元和5.5美元减贫目标作出最大贡献。

第四,提高贫困人口的最低生活保障水平以及精准扶贫的精准度。2020年后把国家贫困线标准和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相统一,不断提高最低保障水平。2020年以后,可以考虑依据不同地区实际生活成本设定多样化的低保标准,逐步实现国家最低标准和地区多样性标准的结合。与此同时,要求各个地区的低保标准设定动态化,与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2020年后高质量扶贫的重要支柱是提高精准减贫的精准度,这是决定高质量扶贫的关键因素,重点是加强低收入人群的监测与保障。重点人群包括无亲属供养来源的农村老人、农村低收入家庭的贫困儿童、单亲低收入家庭儿童、无劳动能力及缺乏供养来源的残疾人。针对这些人群要不断夯实和提高农村新农保制度和最低保障制度。

把农村老人的生活保障问题作为农村扶贫工作的重点。中国的老龄化是不可逆转的人口趋势。按照65岁以上老年人计算,2017年全国老龄人口比重达到11.4%。根据联合国人口预测,到2030年这一比例将提高至17.1%(涉及人口规模为2.5亿左右)、2035年将提高至20.9%左右(涉及人口规模为3亿左右)。其中,到2030年,65岁及以上的老人有三分之一以上将居住在农村地区,规模超过8000万。2021-2030年期间既是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关键时期,也是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关键时期。这一时期农村发展的最大挑战是人口总体老龄化和农村年轻人口进城共同导致的农村人口老龄化问题。目前,我国已经基本建立了个人缴费、集体补助、政府补贴相结合的新农保制度,但目前的保障水平总体来说还不足以覆盖农村老人基本生活支出的需要,农村老人的收入保障直接关系农村老人的贫困问题,应当予以高度重视。因此,要不断夯实新农保制度,不断提高缴费水平和保障能力,同时把最低收入保障结合起来。此外,不仅要保障他们的基本支出需求,同时也要把农村老人的医疗保障、基本生活护理和精神慰藉作为乡村振兴计划的重点内容。

不断提高残疾人的基本生活保障水平。根据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估算,2010年我国残疾人口总数为8502万,其中重度残疾为2518万。保障残疾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也是2020年后助贫工作的重要内容。要针对重度残疾、无就业能力的残疾人进行重点监测,并且在低保标准的基础上,加大政府的保障水平,同时积极统筹社会资源,保障无亲属供养、无收入来源的残疾人的基本生活保障。

继续加大低收入家庭的儿童的义务教育、营养和健康保障水平。根据《中国农村贫困监测报告2018》,201717岁以下青少年儿童贫困发生率为3.9%2016年我国农村留守儿童约为902万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留守儿童与流动儿童已经成为我国人口发展最重大的问题,直接关系到未来总体人口素质问题,应当给予高度重视。关注这一群体的发展有利于阻断和预防贫困代际传递。儿童贫困即是贫困代际传递的结果也是重要原因。所以,要特别引导社会力量加强对低收入家庭里孩子的教育和互动,以此来增加孩子的人力资本与社会资本,给孩子塑造一个更加良性的和包容的生长环境。

第五,制定《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21-2030)》。基于“巩固、调整、充实、提高”的扶贫工作思路,我们建议2020年完成制定第三个跨越十年的农村扶贫开发纲要,即《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21-2030)》。2020后,不断完善有中国特色的扶贫制度,保持助贫工作的连续性、动态性、可持续性。对低收入及无收入人群的生活保障和发展支持在政策上不缺失,在支持力度上不断加大,满足他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内在要求。这需要继续发扬原有扶贫体系的制度优势,进一步整合全社会资源,构建国家助贫、产业助贫、社会援助三位一体的国家低收入人群保障工作格局,构建助贫发展的长效机制。


]]>

2020年10月10日 10:55
245
中美两国公众相互认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