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人文学术研究需着眼“四大关系”

赵庆秋

2023年04月18日 09:52

张江
北京日报

主体问题,着眼于本土性与世界性的关系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最大的“变”,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崛起,并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走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中国正处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处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中国离不开世界,世界离不开中国。中国文化是本土的,也是世界的;中国学术是本土的,也是世界的。不立足本土研究中国问题,中国学术就没有根基、没有特色、没有主体性精神;不放眼世界,在世界学术的格局与趋势中观察中国、思索中国,中国学术就会孤立于世界学术主潮之外,缺乏创新、缺乏活力、缺乏普遍性意义。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不断健全,研究队伍不断壮大,研究水平和创新能力不断提高”;新时代的今天,中国案例、中国文献、中国经验、中国智慧乃至中国方案,必须也必将成为学术研究的方向和重点。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学术需要进一步强化主体意识,既要破除对西方思想体系的迷信,又要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这是基础性和前提性判断。 

价值问题,着眼于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关系 

学术的价值用马克思的话来讲,就是“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当代中国的社会变革广泛而深刻,当代中国的实践创新宏伟而独特,社会生活的深刻变化、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对人文学术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新的时代课题正在成为理论创新的强大动力。心系“国之大者”,强化问题意识,围绕国之大局、国之大事、国之大计,不断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把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有机结合,使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相互促进,这是大变局时代学术繁荣的必由之路。基础研究着眼于用创新理论解释世界,应用研究注重用研究成果改造世界。基础研究为应用研究提供学理支撑和知识储备,应用研究为基础研究提供问题起点和实践路径。基础研究必须是对时代之问的理论提炼才能深入人心,应用研究必须是对时代之问的实践应对才能价值实现。立足实践发展,回应时代关切,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把学问做到群众心坎里,把人民群众在实践中创造的新鲜经验升华为理论成果和实践智慧,这是大变局时代人文学术的使命和责任。 

路径问题,着眼于学科主体与学科融合的关系 

学术研究的意义不仅在于学术本身,更在于社会发展。学科分化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最重要成果之一,没有学科分化,就没有现代科学,没有现代科学,就没有现代文明;学科融合则是近百年来社会发展,尤其是大变局时代的现实要求,其实质就是要突破学科分化的藩篱,尽可能直接地面对世界本身,面对事物本身,回到问题本身。全部的学术史既是一个学科不断分化、不断专业化的过程,也是一个学科不断交叉、重新整合的过程,这两个方面交融互渗。中国学术40多年来的高速发展,就是一个新兴学科与交叉学科不断涌现、为各专业提供新的理论视角与知识增长点的过程。质而言之,交叉融合是发展趋势,是创新路径,也是无法绕开的现实需要。当然,必须同时强调,学科融合绝不是学科溶解、学科消弭,其前提是立足学科主体,其目的仍然在于凸显主体学科的学科特色,彰显其价值,强化其优势。 

方法论问题,着眼于大数据与扎根研究的关系 

近年来,“大数据方法”成为学术界广泛关注的热点,“数字人文”方兴未艾。人文社科领域利用大数据方法取得的研究成果也是层出不穷。这是技术发展的成果,也是学科融合的成果,其发展前景不可小觑。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大数据方法和数字人文研究既不是学术研究的全部,也不是学术研究的终点和归宿。量性研究必须和质性研究相结合,才能透过现象迷雾直抵事物本质;大数据研究必须与扎根研究相结合,才能突破技术思维理解和把握现象与社会本质。

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为彰显哲学社会科学的“中国特色”提供了广阔舞台,也对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提出了新的任务和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只有自觉以回答中国之问、世界之问、人民之问、时代之问为己任,担当起回应时代呼唤、解决时代问题的重要使命,才能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

 


]]>

2023年04月18日 17:52
521
虚拟货币的不安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