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社会调查在数字时代的任务

赵庆秋

2023年06月09日 04:56

王天夫
北京日报

一方面,社会调查应当更准确地记录与展示社会变迁的历程。当前的社会调查通常采用大规模全人口覆盖的抽样调查。这样产生的关于社会总体状况与趋势的资料标准化程度较高、获得效率也较高。但是,在数字社会成形的阶段,人与人之间的分化与差异逐渐拉大:流动性的增加使得实施抽样调查的难度前所未有地大幅度增加;新的社会群体出现的频率与概率显著提升,抽样调查难以覆盖这些正在浮现的新群体,这就有可能忽视社会变迁的新趋势。更重要的是,在朝数字时代过渡的时期里,这样的调查方式将毫无悬念地错过众多的细节。特别是普通百姓在恢弘的历史进程中是如何主动或是无奈地改变自己的工作与生活方式的,包括人们面对新的社会趋势时的困惑、选择以及可能的无助。这样的细节数据与资料显然需要通过更为细致的挖掘才可能得到。百年前中国社会学学科的先贤们,已经扭转了理解社会的思想观念,从普通百姓的生活与生产过程中记录社会变迁。如今,我们显然应当继续坚信与坚持他们所信仰的社会调查。

另一方面,社会调查应当成为理论建构的起点。所有的社会调查都不应当仅是调查结果的呈现,更不应当是大篇幅数据表格的罗列。有学者用浅白的语言概括过,社会学的研究就是要“讲个故事,说个道理”。“讲个故事”是指,运用社会过程本身的发展逻辑脉络,通过构思组织,将调查资料呈现出来;“说个道理”是指,以这些资料呈现为基础,能够抽象提炼出更为一般、更具普适性的通用概念与中观理论。诚如斯言,社会调查也一定是材料与理论缺一不可。没有经验资料与个人体验支撑的理论,犹如深秋的浮萍,干瘪无根基;没有概念提炼与理论归纳升华的资料,最多只是仲夏的繁花,鲜活无长日。调查特定社会群体与职业群体,就应该提炼抽象出群体的特征与属性。而这些提炼出来的概念,向上可以与数字技术的使用相对应,描述该群体应对数字技术带来的变迁的策略安排;同时也可以与其他群体类似的应对策略相联系、相比较,从更宏观的维度描述数字社会变迁进程。


]]>

2023年06月09日 12:56
311
党的理论有效传播的科学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