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数字经济支撑中国式现代化建设

——专访国家信息中心公共技术服务部发展规划处处长王晓冬

宋扬

2023年11月27日 02:30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网

近日,国家信息中心公共技术服务部发展规划处处长王晓冬同志围绕“数字经济支撑中国式现代化建设”接受了中宏网专访,就当前部分热点问题阐述了个人见解。

一、我国率先成为全球首个专门成立数据管理部门的国家,此举有何重要意义?

组建国家数据局,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全局和战略高度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对于统筹推进数字中国、数字经济、数字社会规划和建设,协调推进数据基础制度建设,统筹数据资源整合共享和开发利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我本人理解有以下三个里程碑意义。

一是开启了从要素视角加强数据治理的新篇章。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将数据列为新型生产要素,是一次重大理论创新。当前,我们对土地、劳动力、技术、资本等生产要素的治理,已有丰富的治理经验和成熟的治理体系,但是对数据如何进行要素化治理,还处于探索阶段。组建国家数据局,标志着数据作为生产要素也有了统一归口的主管部门,有利于加强统筹谋划和顶层设计。

二是强化了以系统观念推进数字化发展的新机制。当前,数字化跨领域融合创新发展的趋势日益明显。组建数据局有利于解决数字化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九龙治水、条块分割、行业壁垒和区域藩篱等突出问题,破解各地区、各领域在数字化改革中无法破解的制度性障碍和全局性难题。

三是树立了全球数据治理和合作共赢的新标杆。组建国家数据局,也是全球数据治理领域的首创之举。这体现了我国抢抓数字经济创新发展浪潮的战略敏锐性和执行力,有利于探索形成数据要素治理的中国经验,充分发挥数字化带来的合作共赢新机遇,以数据要素的中国之治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

二、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超过50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40%,继续保持在10%的高位增长速度。未来数字经济要如何成为稳定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理论界、产业界对数字经济在稳定经济增长方面的巨大作用是有共识的。为了更好发挥数字经济的新引擎作用,建议强化三方面工作。

一是聚焦“数实融合”的“主阵地”。要将推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入融合作为发展数字经济的主要工作,通过加强数据供给、加强对口扶持、开展“上云用数赋智”行动等举措,破解传统企业“不会转型、不敢转型、不能转型”的现实制约,做大产业数字化的蛋糕。

二是打好关键技术的“攻坚战”。要健全新型举国体制,推动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深度融合,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加快数据领域关键核心技术攻坚突破,丰富关键技术攻坚的应用场景,加快形成供需迭代的创新循环,集聚多方力量协同开展技术攻关创新。

三是夯实网络安全的“防火墙”。数字经济发展放大了网络安全防护的边界和难度,带来了更加复杂的网络安全风险。必须更好统筹发展和安全,做大做强网络安全产业,尤其要针对性强化产业互联网安全,注重工控系统、工业云平台、数据要素平台等的安全防护能力建设,为“数实融合”提供安全良好的环境。

三、我国应如何加快构建配置有效的数据要素市场保障数据要素的流通?

加快构建配置有效的数据要素市场是产业界的共同呼声,当前制约我国数据要素流通的有四个突出堵点,造成高质量数据供给不足。

一是数据交易机制不成熟,供需匹配效率低。由于数据具有权属复杂性、价值相对性和内容时变性等特征,数据交易机构还面临着模式落地难、规模做大难、风险管控难、合规运营难等问题。一方面,数据合规成本高造成企业“不敢交易”。另一方面,数据合理定价难造成企业“不愿交易”,数据来源方交易数据的动力不足。

二是产业数据分布不均衡,中小企业用数难。当前,我国互联网、金融、能源、电信、交通等重要领域的高质量数据主要集中在部分龙头企业手中,产业上下游中小企业难以获取和利用这些宝贵的产业数据资源,制约了产业数字化转型的空间。

三是公共数据开放不充分,民企用数门槛高。公共数据具有基础性、通用性、权威性强的优势,是赋能千行百业数字化转型的高质量数据供给源之一。近年来,各地持续加强公共数据开放和授权运营探索,取得了显著成效,但是仍然存在数据供给质量不高、授权运营模式不成熟等问题,还不能完全满足社会对公共数据的用数需求。

四是企业数字化转型不到位,自我造血能力弱。我国实体经济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成功率还较低,产业互联网应用不充分,造成了我国实体经济企业的数据资源存量不足、应用水平不高,实体经济企业的数据开发利用还处于起步阶段。

基于上述问题,建议从四个方面入手加强数据供给能力。

一是发展多元流通方式,提升数据要素配置效率。遵循数据要素发展规律,培育一批专业化程度高、分析能力强的数据服务机构,孵化一批贯通产业链供应链的数据要素型企业,打通经济生产环节和上下游生态体系的数据循环。在工业制造等实体经济领域,可围绕“数实融合”的典型场景,引导上下游企业建立“以数换数’新模式。

二是发挥平台引领作用,构建产业公共数据空间。一方面,探索研究将涉及产业公共利益的数据在产业上下游共享共用,在保护行业龙头公司合法数据持有权和经营使用权的同时,着力保障产业上下游中小企业使用产业公共数据的可及性。另一方面,引导平台型公司构建产业公共数据空间,在确保各方数据权益受到保护的同时,满足产业上下游企业用数需求,实现产业公共数据价值最大化。

三是扩大公共数据开放,强化公共数据基础服务。充分挖掘公共数据的公益属性,最大限度发挥公共数据促进创新创业的普惠作用。突出公共数据的公益属性,注重保护社会公众、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用数权益,加快推动商事、卫生、交通、气象、物流、用水、用电等高价值公共数据向社会提供基础数据服务,降低中小微企业的用数成本。

四是加快产业互联网建设,保障产业数据源头供给。在工业、农业、服务业领域形成一批产业互联网应用示范工程,推动产业集群数字化转型,以全产业链场景创新深化“数实融合”。针对目前我国产业互联网以企业内网应用为主的问题,加强产业互联网标准研制,推动产业互联网由企业内部应用向产业生态开放互联转变。

]]>

2023年11月27日 10:37
535
必须坚持把思想建设作为党的基础性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