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论研究

试论巴蜀影视剧的清水袍哥与浑水袍哥

钱翥

2017年09月22日 12:00

胡希东 梁雁林
成都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17 年 6 月


一、巴蜀袍哥与巴蜀影视剧

何谓袍哥? 《诗经》有云: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或曰: “异姓如同胞,见面称哥弟,取‘胞’‘袍’谐音之义。”[1]意即只要加入袍哥组织,就能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如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生死与共的兄弟。在四川,人们习惯把民间帮会哥老会的组织成员称为袍哥,而加入哥老会又叫“烧袍哥”、“嗨袍哥”。李子峰的《海底》指出: “哥老会或称哥弟会,亦为天地会一支,其成立在乾隆年间。同治时,平定粤乱以后,湘勇撤营,穷于衣食之途,从而组织各团体,于是哥老会之势力始盛。"哥老会势力的最盛地方,在四川、两粤、两湖等省,扬子江沿岸各省次之,其他各省,没有一处不有其会员。[2]实际上,袍哥源于巴蜀移民社会,是近现代社会失序的产物。从清代至民国,巴蜀社会处于混乱无治状态,哥老会这种江湖帮派组织应运而生,并广泛渗透于巴蜀社会各个角落。作为巴蜀隐秘社会,袍哥的活动受到官府的镇压,其开山立堂等活动多秘密进行。清同治年间,四川宜宾王霭廷曾在外地参加哥老会组织“金华山”,回乡后秘密建立“真戎山”[3],直到光绪末年,袍哥的各项会事才在一些地方逐渐受到政府允许。据《宜宾县志》记载: “至光绪后期( 约 1906 年后) ,经府、县默许,宜宾城及府属各地哥老会转为公开活动。”[4]1905 年同盟会成立后,孙中山先生十分重视会党工作,在他的指示下,四川同盟会积极联合袍哥,“在川西,同盟会设立‘汉流改良自治会’,以罗致群众,作为同盟会的外围组织。”[5]在四川保路风潮与辛亥革命中,袍哥做出了重要贡献。中华民国成立后,四川袍哥转入公开活动,在四川,“省会一区,仁字旗公口至三百七十四道之多,礼、义两堂不与焉。至乡、区各保,与夫临路之腰站,靡不保有公口,招待往来者,目不暇给。”[6]当时的巴蜀宛若袍哥王国。民国时期,虽然袍哥被多次限制、取缔,但还是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特别是在四川军阀争战中,袍哥渗透于军队,并在民国政府党、政、军组织结构之中都有发展,形成其独特的社会力量。在巴蜀近现代史上,反洋教斗争、四川保路运动、辛亥革命以及抗日战争中,袍哥都有其独特的贡献。袍哥在其发展中,也曾作为国民党反共的重要工具。新中国成立后,作为一种帮派组织被镇压、取缔而最终退出巴蜀社会的历史舞台。袍哥在巴蜀近现代社会已形成一种独特的巴蜀帮派文化———袍哥文化,它广泛渗透于巴蜀政治、经济、文化以及民众的日常生活之中而成为巴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袍哥作为一种帮派组织虽退出了历史舞台,但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在巴蜀现代生活中照样能窥其精神与影子。

以上是袍哥在巴蜀近现代社会发展的大致情形,它成为反映近现代巴蜀社会情状的小说与影视剧的重要题材与内容。本文的巴蜀主要指今天的四川与重庆,巴蜀影视剧主要指反映巴蜀地域特色、巴蜀民风民情的电影电视剧。正如前面论述,袍哥文化作为一种独特的帮会文化已经广泛渗透于巴蜀政治、经济、文化,以及民众的日常生活中,而成为巴蜀文化的组成部分。一些反映巴蜀近现代社会情状的巴蜀影视剧,以袍哥文化为基点,形成了独特的袍哥题材巴蜀影视剧。电影《狂》( 由李吉力人小说《死水微澜》改编) ,《响马县长》、《让子弹飞》( 均由马识途小说《盗官记》改编) ,电视剧《死水微澜》( 由李吉力人小说《死水微澜》改编) 、《红粉舵爷》,以及以四川袍哥范绍增为人物原型的《哈儿传奇》、《傻儿传奇》,“傻儿”系列电视剧《傻儿师长》、《傻儿军长》、《傻儿司令》等皆是巴蜀袍哥题材影视剧的代表。电影《响马县长》里袍哥张大川招兵买马由匪盗成官,做县长后白日里审理公案、惩治恶霸,晚上作“响马”劫富济贫,深受百姓赞美。电影《让子弹飞》中袍哥张牧之与恶霸黄四郎斗智斗勇,断案申冤、劫富济贫,令鹅城百姓拍手称快。电影《狂》及电视剧《死水微澜》以袍哥罗歪嘴、土财主顾天成和蔡大嫂之间的恩怨情仇为主要线索,借这些主要人物的命运变迁来展现巴蜀地区的时代风云。电视剧《红粉舵爷》塑造了女袍哥罗美仙和浑水袍哥李山虎,并围绕两人之间的争斗展开,罗美仙的侠肝义胆与李山虎的阴险狡诈、卑劣自私在剧中得到鲜明对比。《傻儿师长》、《傻儿军长》、《傻儿司令》,以及《哈儿传奇》、《傻儿传奇》所形成的“傻儿”系列电视剧,皆取材于富有传奇色彩的四川袍哥人物范绍增,故事情节大同小异,都讲述了袍哥“傻儿”( “哈儿”) 惩恶扬善,义字当先,从土匪收编为国军,由师长升为军长、司令的过程。傻儿的爱国抗日情怀,巴蜀独特民风、民情,剧中人物四川方言的采用,或在四川方言中穿插着普通话,在幽默风趣中传达了巴蜀文化独特的审美特征和价值诉求,丰富了巴蜀影视剧的表现领域。

二、巴蜀影视剧中的清水袍哥与浑水袍哥

袍哥作为秘密社会组成部分,其成员良莠不齐,根据袍哥社会行为与社会性能分为“清水”袍哥与“浑水”袍哥。“清水”袍哥与“浑水”袍哥在袍哥题材的巴蜀影视剧中都有独特体现。清水袍哥一般有固定职业,且多由当地有权有钱有势的官僚士绅组成,在民众中有一定声望,常为民众主持公道。据1949 年印的《四川帮会调查》显示: “清水袍哥大多是有正当职业的,社会地位较高的,是比较‘奉公守法,讲义知礼’的人,其中工商业者、开明士绅、知识分子、青年学生居多,只有个别下九流分子。浑水( 混) 袍哥多从事不正当职业,成份比较复杂,恶霸、土匪、强盗,三教九流无所不有,但都为非作歹,其中主要是职业土匪。”[7]因此,“清水”袍哥一般扮演着巴蜀近现代民间社会的重要角色,扶危济困,维持社会秩序等。“清水”袍哥与“浑水”袍哥不同: “清水者皆有恒业,官绅子弟,亦有侧其间者,不过藉以联络征逐。浑水者则杀人越货,直是盗贼,然不敢入城。城内皆清水一种,豪霸者有之,从无抢劫不轨之举。”[8]因此,“浑水”袍哥一般是一些杀人越货、打家劫舍的土匪,常遭到民众的鄙弃。晚清至民国时期四川土匪猖獗,这与“浑水”袍哥有重要关系,这对巴蜀近现代社会以及巴蜀民众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四川曾流行如下民谣: “仁号一绅二粮,义号买卖客商,礼号又偷又抢,智号尽是扯帮,信号擦背卖唱。”由此可见当时巴蜀“清水”袍哥、“浑水”袍哥成员身份、地位、性质良莠不齐的情状。事实上,袍哥在近现代巴蜀社会的真实情形,以及这种“清水”袍哥与“浑水”袍哥的社会性能划分也许要复杂得多,他们的角色常相互转化: “清水的‘金带皮’袍哥,即金指钱,皮有面子,这种人把钱挥霍完了,或无面子了,被浑水兄弟伙一拉,就去干抢劫、贩毒、窝赃等事,自己变成浑水袍哥。而浑水袍哥抢劫、贩毒、窝赃发了财,或拉队伍作军官,有的买田买房,在家闲居,成了地方上的士绅、工商业者、社会上的知名人士,另立公口,摇身一变为清水袍哥,不再参加土匪活动。”[9]因此,一些袍哥在其袍哥路径史上处于清水袍哥、浑水袍哥的摇摆状态,这些情形也反映在袍哥题材的巴蜀影视剧中。

有关袍哥题材的巴蜀电视剧《傻儿传奇》、《红粉舵爷》等就塑造了重情重义、为民除害、伸张正义的清水袍哥以及为非作歹的浑水袍哥。以四川袍哥范绍增为原型的电视剧《傻儿传奇》塑造了一位侠肝义胆的清水袍哥: 四川大竹青龙镇的方绍魁,人称方哈儿。“袍哥人家,义字当先”,剧作开始,出于义气帮朋友王竹山筹措钱财,方哈儿及其手下到青龙寨浑水袍哥土匪头子吕占山开的珠宝店成功骗取珠宝。在哈儿成亲之日,吕占山带着大批土匪找上门来要索取五千大洋,方哈儿勇猛地站了出来: “我早就对你们这些浑水袍哥看不顺眼喽,你们欺男霸女,烧杀抢夺,你们就不配做袍哥。”通过忍辱负重和谋划,方哈儿除掉土匪头子吕占山,也因为他的义气而成为青龙山龙头老大。“江湖有难,就找我方哈儿。袍哥人家,说到做到,绝不掉链子。”这是他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折射出他的豪情与侠义,更是他作为一名袍哥的担当与承诺。后带领青龙山的众多袍哥兄弟参军,当方绍魁筹措军费遇到困难时,五妹李若云拿来了父亲留给她的首饰,让他拿去当了来救急,这即是对他侠肝义胆的敬佩与支持。从青龙镇到军队,历经一系列波折后,方绍魁最终凭借义气与智慧被授陆军中将军衔。他为民族危难所急,拒绝优越生活,变卖家产购置军备,带领袍哥将士奔赴抗日前线,将袍哥的豪情侠义与民族危难紧密相联: “抗战到底,始终不渝,敌军不退,誓不还乡。”电视剧《红粉舵爷》塑造了清水女袍哥罗美仙。在剧中,浑水袍哥李山虎残害妇女成性,欲霸占新婚侄儿媳妇罗美仙,罗美仙至死不从,后被县长女儿搭救却难逃县长调戏; 她只能躲在尼姑庵修行,却照样被李山虎带人在尼姑庵纠缠,她只能再次逃跑,后被“青龙会”白玉兰搭救,在学会骑马、打枪等本领后重回三合县,和姐妹们成立“义姑社”,罗美仙被推为执事大姐舵把子。罗美仙成立“义姑社”的主要目的是向浑水袍哥李山虎等邪恶势力复仇,更是捍卫女性地位与尊严,作为女袍
哥,她是巴蜀女性中的奇迹与佼佼者。

不同于清水袍哥,浑水袍哥则是以打家劫舍、“关圈拉肥”等土匪行为为主的袍哥组织,他们多继承了袍哥前身的匪性,“始乎赌博,卒乎窃劫”“以盗窃为武差事,赌博为文差事”。浑水袍哥实际上是土匪袍哥。[10]浑水袍哥成分比较复杂,大多属于礼字公口,多从事不正当职业,恶霸、土匪、强盗,三教九流无所不有,为非作歹,其中主要是职业土匪。[11]晚清民国时期,巴蜀之地土匪猖獗,民间俗称“棒老二”多为浑水袍哥。电视剧《红粉舵爷》塑造了一个让三合县百姓切齿的恶霸———浑水袍哥李山虎,他毫不遵循袍哥的伦理观、价值观,他借与三合县县长有“拜把子”的交情,肆意妄为,残害妇女成性。“仁和社”舵爷赵守成对李山虎如此评价: “那个李山虎是个浑水袍哥呀,他是奸杀抢掠、坑蒙拐骗,什么坏事他都干啦! ”电视剧开篇即是李山虎开香堂: “我今天就是要清门户、立家规,当众处置这个不守妇道、偷情养汉的罗美仙……弟兄们说,你大哥该怎么办?”他手下的兄弟伙喊道: “三刀六个眼! ”“吹灯!挖眼! ”“砍枝丫! 斩手脚! ”李山虎开香堂的目的是为霸占新婚侄儿媳妇罗美仙,当霸占未遂后,又想尽一切办法来迫害她。先是利用周老三状告罗美仙“巴山为匪”,后又以浑水袍哥黑道“牵票子”绑票“义姑社”成员花蝴蝶,逼迫花蝴蝶招出“巴山见过罗美仙”。这些计谋都未得逞,李山虎又生一计,让手下弟兄抢劫了大烟贩马福的几百斤鸦片烟,栽赃诬陷罗美仙。浑水袍哥李山虎坏事做尽,最后被女袍哥罗美仙阉割而死。电视剧《傻儿司令》中的曾烂龙亦是浑水袍哥,他仗着自己家大业大,而为非作歹、仗势欺人,他对霓裳戏班的旦角沈小茹欺凌即如此。浑水袍哥欺凌妇女十分霸道,按照堂口的规矩,不依从他们就要被坏嗓子、划脸盘子、断路子。沈小茹来到他的码头唱戏,戏班子既打招呼又送礼,还是在他的码头无法立足唱戏。此外,电视剧《傻儿传奇》中的吕占山也是浑水袍哥的土匪,烧杀抢掠,无
恶不作。

事实上,巴蜀影视剧的浑水袍哥并非都为非作歹、十恶不赦,而是一些杀富济贫、为老百姓伸张正义的绿林好汉。电影《响马县长》和《让子弹飞》都是改编自马识途的小说《夜谭十记》中的《盗官记》,两部影片故事框架大体一致,主要讲述土匪浑水袍哥劫富济平为百姓伸张正义、与贪官恶霸斗智斗勇的故事。不同的是: 前者改动较少,后者改动较大,加入了不少现代元素。《响马县长》从浑水袍哥张大川由匪盗成官开始,张大川本是西山上自立山头的土匪,他侠肝义胆,劫富济贫,专与官府劣绅作对。当他用收缴县官的不义之财买官为县长后为进一步当“响马”提供了便利; 白日里他是“清官”审理公案,为穷苦百姓申冤昭雪,晚上作“响马”劫富济贫偷袭朱局长和黄天棒等官僚劣绅而大快人心。电影《让子弹飞》中的“麻匪”浑水袍哥张牧之,在他劫得买官正赶赴鹅城上任的老汤后,张牧之摇身一变为“县长”,老汤为师爷,张牧之( 张麻子) 踌躇满志上任鹅城,原想捞点实利犒劳袍哥弟兄们,然而恶霸黄四郎欺男霸女的行为,激起了他伸张正义的豪情。他白天为清官“县长”为老百姓断案昭雪,夜晚为“悍匪”劫富济贫; 并与欺男霸女横行乡里的鹅城恶霸“黄四狼”斗智斗勇。正义与邪恶两种势力在鹅城轮番较量,最后鹅城恶霸“黄四狼”被张牧之除掉。电影《响马县长》和《让子弹飞》均改编自马识途的小说《盗官记》,不同于电视剧《红粉舵爷》与《傻儿传奇》等,电影有意识张扬下层民众的正义性,所以身为下层民众出身的“土匪”无论是张大川还是张牧之,均是杀富济贫为民除害的绿林英雄好汉。

三、清水? 亦或浑水?

清水袍哥与浑水袍哥作为巴蜀袍哥的分类的界限并不鲜明,特别是袍哥行为本身的复杂性,很难对其明确区分界定。电视剧《死水微澜》中的罗歪嘴很难说是清水袍哥还是浑水袍哥,他是一个能走官府、进衙门,给别人包打官司、包收滥账的袍哥罗五爷,信奉“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价值观。一方面,罗歪嘴对袍哥弟兄十分讲义气,“忠信为本,义气为先”,对金钱毫不吝啬,赚来的钱大多分给了一直追随他的袍哥兄弟伙,其他堂口的袍哥遇到危难时,罗歪嘴也都不惜代价去搭手营救。但另一方面,罗歪嘴奉行的“义”只是江湖义气,对于袍哥们商议“反洋教”的民族大义并不上心。他喜欢嫖,认为用钱买嫖天经地义。而在赌场日渐亏损的情况下,罗歪嘴和他手下张占魁设局骗取顾天成的钱财,这违背了袍哥“八德”中的“信”。后来,也遭到成为了教民的顾天成的报复。因此,人们很难用“清水”袍哥与“浑水”袍哥去衡量这一复杂形象。

清水袍哥与浑水袍哥之间一般不相往来,但也有相互利用、相互渗透、互为转化,袍哥身份具有复杂性。《傻儿传奇》中的李若云就是曾有过浑水袍哥经历的清水袍哥。李若云和吕占山同为青龙山的浑水袍哥,两人是义兄妹,但她一直不能容忍吕占山的恶行。听说吕占山杀了青龙镇的清水袍哥舵把子后,便立马找到他理论,“我爹活着时就教我们,清水浑水两不犯,难道你忘了吗?”由此可以看出,清水与浑水之间有分明的行事界限,互不干扰。之后方绍魁为民除害,除掉吕占山后,李若云也决定不再做土匪,带领手下的袍哥弟兄跟随方哈儿加入军队,成了清水袍哥,过上了伸张正义的日子。“傻儿”系列电视剧由《傻儿师长》《傻儿军长》《傻儿司令》这三部曲构成,讲述了浑水袍哥樊鹏举( 樊傻儿) 被国军收编后,从师长到军长再到司令的经历,袍哥身份亦由浑水袍哥转变为清水袍哥。该系列电视剧以“傻儿”败家、“傻儿”被活埋、“傻儿”流浪、“傻儿”当土匪、“傻儿”及其兄弟伙被收编、“傻儿”荣升师长、“傻儿”荣升军长、“傻儿”荣升司令为情节线索而展开。“傻儿”出生书香世家却不喜读书,喜欢吃喝玩乐、舞枪弄棒,但也行侠、仗义、疏财。叔公叫他去收账,碰到浑水袍哥崔一洞为难川剧艺人,好打抱不平的傻儿将收账得来的一百大洋全部为川剧艺人还账,让土匪抢自己家的粮食而被叔公活埋是为了义气,后来傻儿流浪走投无路而投奔土匪头子崔一洞而当了土匪。浑水袍哥土匪老大崔一洞无恶不作、强奸妇女,傻儿杀死崔一洞也是出于正义,这赢得兄弟伙的拥戴而做了浑水袍哥老大。随着傻儿带领袍哥队伍的壮大,国民党将其收编,傻儿荣任团长,之后一步一步地升为师长、军长、司令。他与副军长茅升的斗智斗勇,以及他惩治贪官候敬堂,既表现了他的大智若愚,也表现了他作为袍哥的正义。“袍哥人家,决不拉稀摆带! ”这既是他的口头禅,也是他做人的准则。作为军人的“傻儿”告诫弟兄们:“偷鸡摸狗、估吃霸赊的德性都要改,首先从哥子们改起,大家都不要拉稀摆带。”( 《傻儿师长》) 这还表现在他的抗日情怀,在抗日阵地通过“盟誓”,鼓舞士气: “大家不要拉稀摆带! 我再说几句,枪一响,哪个当了虾子,在日本人面前拉稀摆带,我首先把他除脱。下面,我们赌个血咒、宣个誓。”“我,樊鹏举赌血咒! 我,见到鬼子敢拼命! 丢命不丢枪! 临阵脱逃,全家死绝! 见到弟兄,负伤不救,来世变个乌龟王八! ”( 《傻儿司令》) 以上宣誓的语言具有川话的幽默,这种“赌血咒”虽然是袍哥的习俗,但实际有鼓舞抗日杀敌士气的作用。傻儿由袍哥成长为一名抗日爱国将领,通过其行径,可清晰看到其由浑水袍哥逐渐转向清水袍哥的历程; 由此亦可看出清水袍哥与浑水袍哥分类的模糊性,以及袍哥身份与自身行为的复杂性。

四、结语

以上叙述可看出,巴蜀影视剧瞩目巴蜀本土文化,对巴蜀文化的广度与深度都有重要挖掘,而袍哥题材的巴蜀影视剧即是对巴蜀文化的广度与深度的进一步开掘,而注目于巴蜀近现代社会民间江湖亚文化袍哥文化。该类影视剧无论在袍哥题材的选择、袍哥人物形象的塑造,还是袍哥伦理观价值观的表达,都充分展示了盛行于巴蜀近现代社会的袍哥文化。袍哥题材影视剧较生动地展现了袍哥世界,袍哥的侠肝义胆,豪情满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在他们身上,豪气与匪气、智慧与狡黠、侠骨与柔情得到了鲜活而生动的体现。作为巴蜀近现代社会失序的产物,无论是清水袍哥还是浑水袍哥,他们的行为对巴蜀近现代社会以及巴蜀民众的生活都产生了重要影响。巴蜀袍哥题材影视剧对清水袍哥与浑水袍哥在巴蜀近现代社会的情状都有独特表现,并充分挖掘袍哥文化伦理观、价值观,对所体现的正义的讴歌、与对邪恶的鞭鞑,以及袍哥身份本身复杂性的探讨,等等,均有其独特的价值与意义。

参考文献:
[1][10]王纯五. 袍哥探秘[M]. 巴蜀书社,1993:1,27.
[2]李子峰. 海底[M]. 河北人民出版社,1990:33 -34.
[3][4]四川省宜宾县志编纂委员会. 宜宾县志[M]. 巴蜀书社,1991:626,2145.
[5][7][9][11]赵清. 袍哥与土匪[M]. 天津: 天津人民出版社,1990:47,124,124 -125,124.
[6]欧阳恩良. 西南袍哥与辛亥革命[J]. 西南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1( 5) .
[8]秦和平. 对清季四川社会变迁与袍哥滋生的认识[J]. 社会科学研究,2001( 2) .

基金项目: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袍哥文化与巴蜀现当代文学书写研究”( 项目编号: 12BZW097) 的阶段成果; 2015 四川省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项目“袍哥文化与巴蜀影视剧研究”( 项目编号:201511079039) 成果。

作者简介: 胡希东(1966 -) ,男,成都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士后;梁雁林(1995 -) ,女,成都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学生。

]]>

2017年09月22日 09:54
753
唐诗中的丝绸之路与天府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