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城市新区主导产业选择的理论分析框架与实际应用

———以天府新区成都片区为例

贾玲

2017年02月23日 12:00

《经济体制改革》2017年第1期
方 茜 盛 毅 魏良益

一、引言

城市新区是城市郊区化的产物,是承接中心城区产业、人口迁移的重要载体。[1]作为城镇化发展的重要载体,新区是城市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2]其建设往往伴随着城市中心区的再规划和产业转移,是城市拓展空间、缓解环境压力、完善城市功能的重要路径。当前,我国许多城市都在进行新区建设,逐渐形成国家、省和市级 3 个层次的新区建设体系。现有的 13 个国家级新区中,东部地区 5 个、西部地区 6 个、中部和东北地区各 1 个。除上海浦东新区 ( 1992 ) 和天津滨海新区 ( 2005 ) 成立较早,其他国家级新区都是 2010 年后宣布成立的。相比国外新城建设,我国城市新区起步晚、经验少是不争的事实。

城市新区与高新区、经开区、工业园区等以经济发展为主要目标的区域不同。其既有经济发展的责任,也肩负 “老城”政治、文化和社会发展的功能; 既是人口、产业、基础设施的载体,又是城市文明的延伸。故而,新区的产业选择更为困难,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新区产业必须具有承上启下作用,在兼顾老城产业发展的基础上,向未来延伸;二是新区产业选择有别于国家和区域。国家和区域主导产业选择是在现有产业基础上,运用选择基准进行选择。我国大部分城市新区产业基础薄弱 ( 有的新区基础甚至为零) ,不具备先期产业数据,主导产业选择更多受到新区功能定位的影响。城市新区的功能定位主要体现在经济、社会和环境 3 个方面。20 世纪 30 年代以来,学界盛行的增长极、产业集群、田园城市、卫星城市、有机疏散、生态城市、紧凑城市和智慧城市理论成为新区明确功能定位、实施产业选择的重要支撑。而产城融合、产城互动、产城一体等概念的不断推广,进一步强化了城市产业功能、社会功能和生态功能三合一的理念。

现在的问题是,国内对城市新区产业选择的相关研究,大都沿袭区域产业选择的一般方法,无论定量或是定性分析,产业仍是单一重点。由于未将新区建设与城市功能有效融合,导致新区的产业选择仍旧停留在经济属性层面,对社会属性、环境属性 ( 空间属性) 的考虑不足。截至 2015 12 月,以城市功能、产业选择为主题词,将检索设定为 “精准” 时,可搜索到的有效文献仅有 46 篇,而将研究对象定位于城市新区的不到 30 篇。可以判断,综合考虑产业选择与新区发展定位的研究仍很稀缺,需要及时弥补。

二、城市新区主导产业选择理论分析框架

1 主导产业选择理论

关于主导产业的选择国内外研究很多,但主要是针对一国或一个区域。国内外学者确定了许多区域主导产业选择的标准,如需求收入弹性基准、生产率上升基准、产业关联基准、比较优势基准、产业发展阶段标准等。

1957 年,以研究产业结构而闻名的日本经济学家筱原三代平在 《产业结构与投资分配》中提出 “动态比较成本论”。该理论认为,主导产业部门应该是所生产产品的需求收入弹性最大、生产率上升最高的产业部门。[3]筱原三代平的产业选择基准被日本政府采纳,广泛应用于 20 世纪六、七十年代。1960 年,美国经济学家罗斯托在 《经济成长的阶段》 一书中提出产业扩散效应理论和主导产业的选择基准。因罗斯托理论 “没有明确提出主导产业的选择标准,所以,无法据此进行主导产业的识别”。[4]与筱原三代平、罗斯托同一时期,美国经济学家艾伯特·赫希曼在 《经济发展战略》中提出产业关联度理论。他认为,可选择那些在实际应用中产业前后向关联度大,带动效应大的产业为主导产业。这一观点对日本及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主导产业选择、产业政策制定产生了明显的效果。1960 年,日本经济学家赤松要在 《我国经济发展的综合原理》中提出产业发展的 “雁形形态理论”。 “雁行形态理论”延展了古典经济学家李嘉图、赫克夏和俄林在国际贸易方面的观点,其实质是 “比较优势基准”,主张从区域比较优 经济的腾飞起到了积极作用,日本由此成为世界经济大国、亚洲四小龙经济进入先进国家(地区)队列,处在雁尾的东亚和中国经济也飞速进步。

除以上理论,还有一些研究可资借鉴。第一,可根据产业发展阶段进行产业选择。如工业化前期,产业呈现 “轻型结构”特征,农业和轻纺工业占据主导地位; 工业化中期,产业呈现 “重型结构”特征,表现为 “大机器工业体系日趋完善,产业结构呈现明显的重化型,电力、钢铁、机械制造业等资金密集型产业在经济发展中起主导作用”;5]工业化后期,以耐用消费品和微电子技术、信息技术、航天技术、生物工程新能源和新材料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业迅速发展,产业呈现 “高加工化”特征。第二,可根据主导产业的结构性功能来确定,可从增长后劲、瓶颈效应、短缺替代弹性 3 个角度切入。第三,倡导 “以人为本”和环境保护的基准。第四,将主导产业的空间属性考虑进去。

在产业选择理论的基础上,国内学者提出了各种产业选择的评价体系。和金生 ( 1990)6]提出了一个包括 7 个主要指标,22 个分指标的重点工业产品评价指标体系。王稼琼等( 1999)7]认为,在进行城市主导产业的选择时,要运用市场、产业带动、技术创新与进步、吸纳劳动力能力、城市比较优势、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经济可持续发展 7 个基准。解志红( 2005)8]综合主导产业理论及重庆发展实际,提出主导产业选择指标体系,包括市场潜力、区域比较优势、产业关联度、资源环境水平和创新能力 5 个一级指标,13 个二级指标。刘璟 ( 2014)9]以湛江海东新区为研究对象,建立" 广东省产业未来发展方向评价体系" ,从市场结构、生产要素和能耗 3 个因素,选择主导产业。

2 城市新区发展定位

新区发展定位可借鉴的理论有田园城市理论、卫星城市理论、有机疏散理论、生态城市理论、紧凑城市理论和智慧城市理论等。各种理论针对的问题不同,倡导的城市发展路径也不同。田园城市理论强调减小城乡差距; 卫星城理论强调分解大城市 ( 特大城市) 居住功能、产业功能到城市边缘地带; 有机疏散理论强调城市 “日常活动”区域 ( 个人日常工作和生活的集中区) 和不经常的 “偶然活动”区域 ( 如看比赛、演出) 的划分; 有机疏散的原则是节约个人的通勤时间,缓解城市交通压力,注重资源节约与保护; 生态城市理论不仅包括物质环境 “生态化”,还包含社会文明 “生态化”,同时兼顾不同区域空间、代际间发展需求的平衡;10]紧凑城市理论希望通过高密度、多样化、公交导向的城市土地开发模式,[11]实现城市化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智慧城市则以城市“上线”,改善政府管理、城市空间以及人们的职业和生活。

城市理论对新城的发展定位经历了 4 个阶段,即从 “人口疏解功能的卧城→母城产业升级、空间优化的辅城→母城功能分解的卫星城→提升母城质量的独立新城”。城市新区担负三大功能: 一是缓解 “母城”人口压力 ( 居住和就业) ,促进人口空间疏散,需要对城市人口密度和空间分布进行分析。需要提及的是,人口转移有 3 种程度: “工作”转移,新城成为工作区; “生活”转移,新城成为居住区; “工作 + 居住”转移,人口在新城职住不分离。二是分担母城城市功能。城市功能也被称之为城市能力,有不同分类。从消费重点来看,可以分为生产型和消费型城市。生产型城市工业发达,消费主要取决于当地制造业、家庭工厂的消费能力; 消费型城市主要依赖大消费者的购买力。从经济社会发展过程看,可分为行政、宗教、贸易、生产和服务等。三是弥补 “母城” 产业不足,带动产业结构优化。新城产业要么承接母城中心区产业转移,要么发展与母城产业关联性强的产业,要么是母城产业链价值链的延伸。

3 主导产业选择理论分析框架

新区主导产业选择应服从新区发展定位,实现母城与新区发展质量的同增同进。一方面,优化空间结构,改善母城环境质量,树立城市新形象; 另一方面,通过人口总量及结构的空间调整,实现城市生态、智慧的成长。综合主导产业选择理论和城市功能定位理论,本文构建城市新区主导产业选择的理论分析框架: ( 1) 对母城经济、产业、就业人口和城市空间布局的基本情况进行分析,了解母城已存在的问题,结合母城发展前景,提出新区发展定位。( 2) 基于新区定位,分两步完成主导产业选择。第一步,利用投入产出分析法,筛选对区域发展带动性高的产业门类,实现初选; 第二步,运用二维产业筛选模型,根据产业与区域规划政策的符合度、产业竞争优势进行筛选,提出天府新区的主导产业。

三、天府新区发展定位及主导产业选择实践

1 成都发展基本情况

天府新区成都片区占地面积 1293 平方公里,占天府新区总体规划面积的 82% 。本文着重分析天府新区成都片区。

( 1) 经济结构。1978 2014 年间,成都经济体量逐步增大,三次产业结构变化显著: 第一产业增加值占 GDP 比重从1978 年的 31. 8% 下降到 2014 年的 3. 7% ; 第二产业占比维持在 45% 48% 之间,但 “三五”计划和 “八五”计划期间出现过下滑; 第三产业保持持续的增长态势。

( 2) 就业结构。1978 2013 年,成都三次产业就业人口比重有较为明显的变化。1978 年,商品经济是成都的重点,第三产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 20. 4% ,第一产业就业人口比重高达 63. 4% ; 1978 1985 年,第二产业就业人口比重增加,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逐渐减少,工业发展迅猛; 1986 2000 年,成都第二产业就业人口比重在 26% 30% 间波动,第三产业就业人口比重增加了近 10 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在第二产业的增长中找到了发展动力; 2001 2013 年,成都第二产业就业人口比重增长 10 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长了 15 个百分点。可见,第二产业的稳步发展是成都经济服务化的基本前提。根据周克 ( 2015)12]的估计,制造业的产出份额在人均 GDP 11000 美元时达到了顶点 30% ,就业份额在 15000美元时达到了顶点 26% 。这意味着成都制造业的产出份额在2014 年后会逐步减小,但在产出份额下降后的一段时间里,就业份额还会上升。预计成都人均 GDP 达到 15000 美元需要 5 10 年,工业、制造业的作为空间还很大。

( 3) 城市空间。新中国成立以来,成都的城市空间范围不断扩大。至 2008 年,成都市城市建成区面积 427. 65 平方公里,其中,连片建成区约 300 平方公里,常住人口 1270. 6 万人,具备大都市区的规模。成都市地处成都平原地区,城市发展方向不受限制。城市空间的拓展由城市中心向周边区域呈圈层状推进,经济活动也由城市中心由近及远向外梯度推移,形成了由中心城区,近郊城镇组团和中远郊区构成的市域圈层空间结构。

2 天府新区发展定位

天府新区要在强调经济服务化的同时抓好制造业。2014年,成都人均生产总值达到 70000 ( 按常住人口计算) 。根据钱纳里理论,成都处在从工业化中期向工业化后期过渡的阶段,经济服务化是必然选择,但不是唯一重点。主要工业国的产业结构演进趋势表明: 第一次产业比重在总体上是长期下降的; 第二次产业大多存在 2 3 个由低而高再低的循环; 相应的,第三次产业也存在 2 3 个由高而低再高的循环。[132015 年,李克强总理在 《催生新的动能 实现发展升级》一文中提出,与发达国家在工业 3. 0 基础上迈向 4. 0 不同,我国不仅要追赶工业 4. 0,还要在工业 2. 03. 0 方面“补课”。作为西部地区的核心城市,成都与 “北、上、广、深”这些城市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不能只抓第三产业,防止产业空心化问题发生。

成都中心城区与天府新区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中心城区需要优化,天府新区则需要根据母城定位重点开发。伴随着成都产业结构的调整,成都的空间结构也有较大变化。成都的城市空间经历了同心圆发展模式 ( 单核心发展) 和去中心化 ( 制造业从城市中心区分离出来并在郊区兴起) 过程。随着房地产经济、交通便利度、通讯技术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已出现由城市核心区向边缘区转移的趋势。根据普遍规律,一些大公司将一些非决策性、常规性的机构以及分支机构迁往郊区,把核心业务和高层管理机构保留在中心商业区;14]需要面对面交流的货物和服务业继续在大城市群的核心城市进一步集聚,提供标准化生产的企业则向更为边远的地区扩散。[15]制造业开始向郊区转移,新的经济中心在郊区出现。高端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开始向城市中心区集聚,城市空间呈现分散化和多中心化的趋势。与此同时,就业呈现出空间集聚、空间扩散和空间转移三大模式。成都的城市功能已由早期的行政中心、工业生产中心、商贸中心向服务中心转型。

天府新区作为母城的延展空间,不仅要成为 “产业新城”,更要成为 “人居新城”。天府新区可将职住、休闲娱乐等结合起来,创造一个适应高端人才工作、生活、交流的区域。因高收入家庭更愿意选择环境好的地方居住,可为高收入家庭打造居住集聚区,也可通过宜居的亮点吸引国际、国内高端人才的进入。目前,成都地铁已经规划到 10 多条线路,高速的轨道交通缩短了新区与母城的距离,新区与母城共享公共资源成为可能。天府新区可以通过高品质文化项目、自然景观,吸引母城或周边地区的人群进入消费。

综上,作为母城空间延展的载体,天府新区下一步的发展定位是: ( 1) 倡导 “产城一体化”发展理念,强化新区的产业和生活服务中心作用,与母城形成 “双中心”发展格局;( 2) 充分融合成都先进制造业,发展科技、商务、文化等高端服务功能和生产性服务业; ( 3) 以高品质的环境和居住定位,吸引高端人才、高收入家庭入住。 ( 4) 以高品质的文化项目、自然景观,吸引母城或周边消费个体、群体进入。

3 基于投入产出分析的部门初选

以下运用投入产出分析法,对产业部门进行初选。投入产出平衡表采用 2012 《四川投入产出平衡表》( 139 部门)

( 1) 利用中间需求率和中间投入率划分产业群。将中间需求率大于 50% 的产业定义为以提供生产服务为主的产业,中间需求率小于 50% 的产业为以提供生活服务为主的产业。将具有不同中间需求率与中间投入率的产业划分如下 ( 见表1) 。表 1 中,4 个象限的产业内涵是: Ⅰ象限的中间产品型基础产业是对上游产业带动能力小的生产服务业; Ⅱ象限的中间产品型产业是对上游产业带动能力大的生产服务业; Ⅲ象限的最终需求型产业是对上游产业带动能力大的生活服务业;Ⅳ象限的最终需求型基础产业是对上游产业带动能力小的生活服务业。若倾向于发展生产性服务产业,天府新区应选择Ⅰ、Ⅱ象限的中间需求率大于 50% 的产业。若倾向于产业对上游产业带动性,天府新区需要的是Ⅱ、Ⅲ象限的中间投入率大于 50% 产业。中间需求率 ( hi) 、中间投入率 ( kj) 计算公式如下:

1 根据中间需求率与中间投入率划分产业群

通过计算得到四川有 15 个中间产品型基础产业、81 个中间产品型产业、34 个最终需求型产业、9 个最终需求型基础产业。可选择 15 个高附加值的生产服务业作为天府新区的主导产业,如农产品、林产品、渔产品、农、林、牧、渔服务、电信和其他信息传输服务、货币金融和其他金融服务、资本市场服务、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道路运输、管道运输等。从最终需求型产业中筛选出制造类 ( 汽车整车、铁路运输和城市轨道交通设备、计算机、广播电视设备和雷达及配套设备) ,服务类 ( 餐饮、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公共设施管理、居民服务、卫生、新闻和出版、体育、娱乐) 材料、能源、机械电子设备、运输、商务服务等 81 个产业门类,因对上游产业带动能力大,以提供生产服务为主也可纳入天府新区主导产业的初选范畴。

( 2) 利用产业波及系数筛选产业。衡量产业波及程度的系数有影响力系数和感应度系数。产业影响力反映某一产业的最终产品变动对区域国民经济总产出变动的影响能力。产业的影响力和影响力系数越高,对国民经济发展的推动力就越大,发展这些产业对经济增长可以起到 “事半功倍”之效,可将产业影响力大的产业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主导产业。产业感应度反映了国民经济各产业变动后使某一产业受到的感应能力。感应度和感应度系数越高的产业,国民经济发展对该产业的拉动作用越大;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该产业对国民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程度也就越高,即越具有基础产业和瓶颈产业的属性,应该得到优先的发展。

影响力系数 ( F j) 、感应度系数 ( E i) 计算公式如下:

筛选出影响力系数大于 1 的产业 82 个。这些产业具备主导产业的特征,可在这些产业中进一步筛选天府新区的主导产业,如电池、合成材料、仪器仪表、计算机、通信设备、汽车零部件及配件、汽车整车、输配电及控制设备、金属制品、机械和设备修理服务、铁路运输和城市轨道交通设备等。筛选出感应度系数大于 1 的产业 36 个,这些产业可作为基础产业进行发展。

综合考量影响力系数和感应度系数,将产业分为 4 个类型,即自由发展、主动发展、引导发展和扶持发展 ( 见表 2) 。推动力强、需求旺盛的自由发展型产业,政府无需过多介入。重点需要考虑的是 “主动发展型”的产业。在 139 个产业部门中,属于扶持发展型的产业部门 46 个,引导发展型的 10个,自由发展型的 26 个,主动发展型的 57 个。在 57 个主动发展型的产业中,根据新区发展定位,筛选出汽车整车、铁路运输和城市轨道交通设备、电池、计算机、通信设备、广播电视设备和雷达及配套设备等产业。此外,根据全球科技与产业发展总体态势,以及国务院、四川省委省政府对天府新区产业发展的总体定位,将以上筛选出的产业归纳为三大部门,即农业、制造业和服务业。,农业突出休闲农业;制造业突出汽车制造、轨道交通、计算机、通讯设备、电池、合成材料等; 服务业突出金融服务、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运输和商务服务等。

2 产业发展四种分类

4 基于产业二维筛选模型的再选

以下构建产业筛选两维结合模型 ( 如图 1 所示) ,请国内、省内产业领域专家根据量表定义打分,对产业做进一步筛选。产业二维筛选包括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运用产业发展优势 ( 产业发展潜力、产业集聚能力) 、自身条件匹配度 ( 资源比较优势、创新能力比较优势、产业发展基础) 两个维度,对产业进行筛选,确定备选产业。第一阶段筛选条件及专家打分依据 ( 见表 3)

1 产业筛选两维结合模型图

3 第一阶段产业筛选条件及赋分值

第一阶段的备选产业来源于前面分析得到的产业部门,并根据国家和地方近 5 年产业政策、发展规划给予补充和细化。对现代农业 4 个产业 ( 绿色农业、休闲与观光农业、立体农业、现代种业等) 、现代制造业 15 ( 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天航空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机装备、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 高端装备制造、节能环保、新能源、新材料; 页岩气、节能环保装备、信息安全、航空与燃机等) 、现代服务业 8 个产业 ( 电子商务、现代物流、现代金融、科技服务、养老健康服务; 文化创意、会展博览、生态旅游) ,共计 27 个产业进行 “自身条件匹配度”和 “竞争优势对比” 分析。根据专家打分情况,明确将绿色农业、休闲与观光农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新材料、节能环保、航空与燃机、电子商务、现代物流、现代金融、科技服务、养老健康服务、会展博览、文化创意作为备选产业。

4 第二阶段产业筛选条件及赋分值

第二阶段对备选产业与天府新区所处区域的规划、政策( 产业政策、环保政策等) 的符合程度、产业竞争优势 ( 竞争态势、周边机遇) 进行比较,最终确定天府新区发展的重点产业。第二阶段筛选条件及专家打分依据 ( 见表 4) 。首先,根据产业与国家和区域政策的符合程度进行筛选,找出国家鼓励、四川省扶持以及符合天府新区未来经济发展战略的 16个产业,即休闲与观光农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航空航天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新材料、电子商务、现代物流、现代金融、科技服务、养老健康服务、会展博览、文化创意、生态旅游。其次,按照产业竞争优势( 竞争态势、周边机遇) 和产业关联效应进行筛选。根据国际知名产业新区、四川周边省市国家级产业新区产业竞争情况,以及相关产业的发展态势,尤其考虑到 “一带一路” 建设、长江经济带建设的发展机遇,最终确定天府新区的 10 大主导产业,即休闲与观光农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新材料、商贸与物流、金融服务、科技研发与服务、养老与健康、会展博览与文化旅游。

[作者] 茜,研究员,博士,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四川成都 610072

毅,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四川成都 610072

魏良益,副研究员,博士,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四川成都 610072

 

参考文献:

1 叶昌东,周春山. 城市新区开发的理论与实践 J].世界地理研究,2010( 04) : 106 112

2 宋毅成. 城市 “新区”优势产业选择及其实现的思考 J]. 中国城市经济,2008( 11) : 22 25

3 宋海林,王家新. 日本主导产业的发展历程对我国产业结构调整的启示 J]. 社会科学辑刊,1995( 05) : 88 92

4 焱,郑江绥. 区域主导产业选择理论: 基于演化的视角 J]. 前沿,2009( 06) : 61 63

5 7 王稼琼,李卫东. 城市主导产业选择的基准与方法再分析 J]. 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1999( 05) : 26 29

6 和金生. 地区工业重点产业选择的理论和方法探讨[J]. 软科学研究,1990( 01) : 35 38

8 解志红. 重庆市工业主导产业选择 D]. 重庆: 重庆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5

9 璟. 湛江海东新区工业产业选择实证分析 J].环球市场信息导报,2014( 03) : 48 51

10 马交国,杨永春. 国外生态城市建设实践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J]. 国外城市规划,2006( 02) : 71 74

11 斌,祁 磊. 紧凑城市理论对我国城市化的启示 J]. 城市规划学刊,2008( 04) : 61 63

12 克. 国际产业发展模式及四川省产业发展现状分析 J].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 ( 人文社科版) 2015( 08) :127 133

13 赵儒煜. “后工业化”理论与经济增长: 基于产业结构视角的分析 J]. 社会科学战线,2013( 04) : 46 60

14 晖. 从分工视角解读城市产业空间结构的演变机理 J]. 城市问题,2011( 08) : 50 54

15 于涛方,顾朝林,吴 泓. 中国城市功能格局与转型———基于五普和第一次经济普查数据的分析 J]. 城市规划学刊,2006( 05) : 13 21

]]>

2017年02月23日 04:06
692
新型城镇化与成都乡贤群体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