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观点 理论研究

从韩国“N号房”事件中反思什么?

宋扬

2020年03月25日 02:41

王梓佩
南方日报 2020年03月25日A04版

据韩国媒体报道,“N号房”运营者被拘留。过去两年,嫌犯在聊天室发布性剥削画面供会员观看并收取会费,会员达26万人。3月23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将“N号房”事件视为重大犯罪彻查。

“N号房”并不只是传播淫秽色情内容,其中侮辱、虐待画面令人不忍卒睹,受害者包括众多女性和数名未成年人。事件曝光后,如何处理26万人之众的会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文在寅表示有必要对“N号房”全体会员进行调查,大量韩国民众也请愿将这26万人的信息公开。然而,事涉法律,在韩国现行法律框架内找到对应的处理办法并不容易。而且,韩国总人口约为5164万人,26万人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处理起来势必有诸多阻力。但是,如果这次事件被轻易放过,只会让更多悲剧重复上演。

“N号房”这样的性剥削为何能够一直在集体沉默中发酵,直到有两个大学生收集证据才将此事公之于众?

参与者不是不知道这种行为见不得光,却抱着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用自己没有亲手残害女性自我宽慰,仿佛自己没有母亲、妻子、姐妹、女儿,或者即使自己的女性至亲受加害也无所谓。高价注册会员观看甚至拍摄类似视频上传,无疑是推动“N号房”发展壮大、使得更多女性身心受到毁灭性残害的性剥削帮凶,根本不能归为“只是付费观看淫秽视频”。人的本性是善是恶且不论,可如果放任个人的恶、不断汇聚形成恶的洪流,就会诞生“N号房”这样的怪物,动摇人们对于人类道德底线的认知。

呼唤人性不免空洞,如何避免出现下一个“N号房”?

“N号房”运营者是通过网络骗取女性信息,以公开其图片、敏感信息相要挟,最终让受害者越陷越深。同时,“N号房”的内容经过加密,传播方式具有相当强的隐秘性。然而,网络只是工具,问题终究出在人身上。加大对利用网络犯罪的打击力度,更加注重个人隐私保护教育等措施都极为必要。除此之外呢?即便法律对于购买观看类似视频作出有溯及力的刑罚规制,也不能保证没有人铤而走险。如何从源头保护弱势群体不受侵害,这不仅仅只是韩国需要回答的问题。

对物化女性、歧视女性习以为常,或许是这次事件的根源所在。将女性视为私人物品,或者观赏对象,从而满足自己不可告人的窥探欲望和折辱他人的龌龊想法,只会将自身人格自动矮化到禽兽不如。从在女卫生间安装摄像头,到性侵他人并利用身份优势迫使他人不敢声张,很多事情与“N号房”的本质是相同的,它们发生在各个国家、每时每刻,只是没有像“N号房”一样引起轩然大波而已。

要改变这种情况,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形成尊重女性的氛围,让贬低他人人格、侵害他人权利的行为可鄙成为社会共识。从家庭到学校再到职场,既要避免错误解释“社会分工”造成的隐性性别歧视,也要将平等的话语权还给女性。女性更要积极争取合理权利,勇于对任何胁迫说不。可耻的永远都是并且只能是歧视迫害他人的人,受害者没有错,不该被误解,更不能被污名化。

]]>

2020年03月25日 10:30
382
凝聚全球战疫合力 共筑人类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