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透视元宇宙三种边界思维

赵庆秋

2022年08月15日 04:19

龙建辉
深圳特区报

一、从“现实”到“虚拟”的边界思维

 

笛卡尔最早阐释了虚拟与现实的本体论对等性,这就是有名的“邪恶精灵论证(Evil Genius Argument)”,即:我不可能绝对地确定我不是生活在睡梦中。实际上,世界上有两种“空间”:“现实空间”和“虚拟空间”,“现实空间”有边界,而“虚拟空间”无边界。元宇宙不是对现实空间的简单数字化模拟,而是一种可以实现创造、编辑和沉浸式体验的仿真虚拟空间。

元宇宙的出现不仅意味着技术进步和迭代,而且还代表着产业发展效率的提升和经济发展空间的释放。换句话说,元宇宙能够推动“生产可能性边界”外移。“生产可能性边界”反映了资源稀缺与理性选择的经济学特征,因此,从经济学视角来看,元宇宙是一种技术进步和迭代下的产业形态,是一种高水平的技术型和工具型产业,在投入要素价值相同的情况下,必然能推动众多产业产出更高的价值。

元宇宙产业是一种推动现实空间向虚拟空间拓展与融合的技术型和工具型产业。与纯虚拟现实(VR)技术不同,元宇宙对底层支撑技术的需求呈现多元化特征,VR只是其底层技术之一,其生态版图由区块链、NFT、虚拟货币、人工智能、网络及运算技术、5GGPU、云化、交互技术、物联网、可视化及数字孪生等底层技术支撑。换言之,元宇宙的实现涉及交互技术、通讯技术、计算能力、核心算法四大核心技术,四大核心技术彼此互为补充。因此,元宇宙产业的发展思路应该按照“夯实基础-产业融合-整体转型”的路径梯次推进,首先应该夯实元宇宙产业发展的基础技术底座,其次推动元宇宙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最后是实现经济整体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

 

二、从“有限”到“无限”的边界思维

 

詹姆斯·卡斯教授在《有限与无限的游戏》中,首次从哲学视角区分了世界上的两种“游戏”:“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并认为“有限游戏”在边界内玩,而“无限游戏”玩的就是边界。“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有人赢、有终点,同时意味着有人败,是零和博弈,而“无限游戏”以延续为目的,无人赢、无终点,同时意味着可持续,是和谐共生。

元宇宙是互联网发展到高级阶段的产物。传统的“互联网+”和“+互联网”思维也许能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经济转型升级,但是还不足以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现实空间是“有限的”,虚拟空间是“无限的”,元宇宙是有限空间向无限空间延展的结果,因此,发展元宇宙产业需要具备“无限游戏”思维,换句话说,在这个游戏中,规则会根据环境及游戏进程不断地被改写,没有终点,也没有赢家,在打破边界中推动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当前,距离大规模元宇宙产品化还较遥远,但实现经济转型的前提是思维转型,即在未来经济实践中,要在“有限游戏”思维中融入“无限游戏”思维。具体说来,就是要以“元宇宙+”和“+元宇宙”思维替代传统的“互联网+”和“+互联网”思维。然而,我们的产业发展现状是,以有限游戏的思维在“无限游戏”中追求短暂的“赢”,由此带来的后果是资源枯竭、环境破坏、信任危机、创新衰减等。有限思维看到的是阶段性财务数据、财富升级等利润至上的短视目标,无限思维关注的却是社会责任、共同富裕等超越利润的“崇高事业”。因此,无限思维更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实践。

 

三、从“刚性”到“柔性”的边界思维

 

世界上有两种“制度”:正式制度和非正式制度,只要是制度,就必然会对人的行为产生约束,正式制度对行为产生“硬约束”,非正式制度对行为产生“软约束”。从约束的程度来看,制度具有刚性和柔性之分,刚性是指制度对人的行为约束力强,人在适应该制度时自由度比较小;柔性是指制度对人的行为约束力弱,人在适应该制度时自由度比较大。短期内,柔性制度和非正式制度对人的约束力弱,但从长远来看,其约束力并不弱。

根据威廉·詹姆斯在《实用主义》中的阐释,实用主义既不是刚性哲学与柔性哲学的简单叠加,也不是刚性与柔性的简单结合,而是二者的刚柔并济,既“超越”又“协同”的一种新哲学,它是认知和解释世界的一种新思维。元宇宙产业生态系统是一个由科技衍生技术、技术推动生产、生产对接市场的闭环系统,要保障这个系统有效运作,不仅需要强有力的技术支撑、基础设施和要素供给,还需要刚柔并济的制度土壤和文化环境。因此,在发展元宇宙产业的过程中,制度既需要刚性,也需要柔性,更需要非正式制度发挥“润滑剂”作用。拿捏好制度的刚性与柔性,才能够促进元宇宙产业的健康发展。

制度边界的打破意味着在元宇宙产业中可能会出现社交越界、商业欺诈、巨头垄断、虚拟污染、诚信失范等“制度失灵”的情况,这个时候传统“制度”的规制效应就会减弱或者消失,这时就需要增加制度的柔性或者非正式制度发挥作用。推动元宇宙产业发展,要有实事求是的态度,不能把先后关系当成因果关系,更不能用刚性思维解决柔性或者边界外的问题,必须在法律、规范、条例、政策等“正式制度”领域做前瞻性准备,同时也要引导形成有利于元宇宙产业健康发展的“孪生文化”,以“非正式制度”作为“正式制度”的必要补充。(作者单位: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

2022年08月15日 12:20
2220
第三次学术大转型的使命和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