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活动 科研管理与服务

“巴蜀文化与西部开发研讨会”综述

宋扬

2002年12月19日 03:00

为进一步研究巴蜀文化与西部大开发,推动四川省和成都市实现追赶型、跨越式发展,由四川省社科院、成都市社科院、中共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成都日报》评论部联合主办,心族宾馆协办,四川省社科院历史所、《中华文化论坛》杂志社承办的“巴蜀文化与西部开发研讨会”,于2002年1月10日在成都举行。来自四川省、成都市的科研机构、大专院校、文博考古部门及有关单位的领导、专家学者共90余人出席了会议。
    一、巴蜀文化与经济发展的关系
    研讨会上,学者们就文化与经济的关系、作用等问题作了论证阐释。
    林凌指出:把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经营理念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可创建出既有中国文化传统又有现代经营管理思想的管理模式。在中华文明大范围内,不同地区的文化对人们的心理、精神、社会风气等都有很大的影响,各地的文化特色对当地的经济都有影响。把文化和经济联系起来考察很有意思,每个企业有不同的特色,形成不同的企业文化。从传统的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时,如何建设企业文化,是一个重要问题。文化必须与经济紧密结合起来,一个良好的文化氛围、理念就能够促进经济的发展。由此可见,文化也是经济发展的一大要素。在西部大开发中,研究、发展巴蜀文化,使文化成为推动四川经济发展的一大因素,是很有意义很必要的。
    有的专家形象地将经济与文化的关系比作“劲”与“神”的关系。李绍明认为:经济上不去没劲,文化上不去没神;文化开发靠经济提劲,经济开发靠文化提神。
    谢元鲁以大致同时出现的清代四川大移民和美国大移民产生的不同结果为例,指出两者间文化的差异是结果迥异的重要原因之一。历史上巴蜀地区多次出现过部分开放或局部开放,每一次都促成了巴蜀经济文化的繁荣,且与同期全国经济文化中心区域的衰落成反向发展的现象。他认为开放的原因是战乱打破了四川的封闭性,是移民涌入,由此带来的创新意识是繁荣的主要动力。
    二、对四川开发建设的建议
    刘茂才强调,应把握四川独特的历史文化背景、巴蜀文化的深刻内涵,来寻找西部开发的切入点和经济增长点,如构建特色经济,在“特”上做文章。四川中药资源丰富,川菜影响很大,可引入现代科学技术,将川菜、中药西制西吃,既保持民族性,又考虑国际性,在民族性、国际性互补互用基础上构建特色经济。
    章玉钧和谭继和认为:有着4500多年文明发展史的成都,文化个性鲜明,文脉传袭至今,历朝历代都有闪光的亮点,如珠玉满盆,但主线不明,展示不够,挖掘不深,建议以巴蜀文化为金线,将散落的珠玉贯串起来,将其丰富的文化内涵物化为城市环境和城市建设,体现成都的个性和风貌,恢宏“锦城花郭”的景观,改制、恢复永陵24乐伎乐器,创乐作声,以为成都的音乐代表,展示“才女文化”、道教建筑风貌、四合院文化、乡村林盘文化,依托历史优势,创导“蜀茶道”、“蜀酒道”等。
    陈世松认为客家文化亦是成都的特色之一,沙河与东山客家关系密切,在当前沙河改造建设中,应重视客家文化的保护、展示。
    陈绍乾、林成西等认为成都的发展,应突出特色。有人概括以成都为中心的巴蜀文化的特征,在秦灭巴蜀前,为索桥文化、栈道文化、巢居文化、青铜文化、大石文化,其后为水、花、教育、金融、乐、吃的文化。也有学者提出成都最重要的文化特征是“吃文化”和“休闲文化”。休闲文化是独特的传统文化的积淀,既有惰性,又有必然性、合理性。休闲文化是对后工业化的一个补充,休闲不等于懒散,应对其进行提升。
    谭继和提出,在西部大开发中,要注意不同文化的调适,如四川一些少数民族地区草场过载、鼠害严重,并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而与当地文化有关。
    林成西对现在城镇发展过程中趋同化现象日益强化表示忧虑,认为四川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和独特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各城镇鲜明的个性,是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建议对这个问题进行综合研究,寻找城市个性化和现代化协调发展的办法。
    章玉钧以为当务之急,是要在建设中抢救、保护文化遗址,如三峡、金沙遗址等;要防止巴蜀石刻、木器、陶器、玉器等的破坏、流失。应鼓励个人、企业办博物馆,既可展示巴蜀文化,又保护了文物,还能增加城市的文化含量。
    何一民认为:四川旅游资源非常丰富,发展旅游业,巴蜀文化大有可为,强调应以巴蜀文化为主线,深入发掘人文景观的文化内涵。还有学者提出,应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对一些重要的历史文化古迹,如三星堆、金沙遗址、都江堰、乐山大佛、杜甫草堂、武侯祠等,作高档次、高品位的文化包装、整体营销,使之成为世界级的文化精品,推动四川旅游业的发展。还有学者认为“农家乐”应规范发展,突出文化特色,提高文化档次,保持农家特色和民俗景观,开发“农家乐”旅游项目。
    三、将巴蜀文化的研究继续推向深入
    章玉钧提出,应对研究力量和研究课题进行整合,研究的重点要向综合性、系统化转移:开展多视角、多层面、深层次、全方位的系统研究,注意巴蜀文化系统内各子系统间的比较研究,巴蜀文化与其他区域文化的比较研究,以概括巴蜀文化的整体特征,理清其发展脉胳,了解其内在发展规律,进一步认识巴蜀文化的独特性,巴蜀文化在中国文化、世界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
    刘茂才用“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的历史现象,说明深受巴蜀文化浸润濡染的四川人在观念意识上,超前性与滞后性并存,四川的许多改革为全国首创,但这些改革措施在全国推开后,四川反而落在了后面,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巴蜀文化有着什么影响,影响有多大,很值得思考。这个问题的探讨,是巴蜀文化重要的研究课题,对四川人观念的更新将起积极的作用。
    李绍明、任新建等认为,巴蜀文化与周边少数民族文化有不可分割的关系。有的学者以康巴文化是汉文化与藏文化、盆地文化与盆地边缘文化交融的结果为例,提出可否考虑将岷江上游文化、大渡河文化、彝文化等纳入巴蜀文化体系综合研究,如果不能,也应加强与这些文化间的比较研究。
   
    ]]>

2013年09月28日 01:39
24757
“辛亥革命与中国现代化学术研讨会”综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