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沈晓悦: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生态环保的工作重心

宋扬

2020年07月13日 02:16

王 璐
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也是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决胜之年。良好生态环境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色,打赢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直接关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态环境质量很关键。然而,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国内外经济形势愈发复杂严峻,生态环保工作将面临一定的压力和不确定性。对此,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环境经济首席专家沈晓悦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关键时期,已经取得的生态环境质量改善成效来之不易,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中,各级政府和部门,应不折不扣地按照中央提出的新发展理念要求,利用好复工复产这一调整机遇,大力发展绿色、健康及高新技术产业,努力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水平。

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建设任务尚重

《金融时报》记者:2020年是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决胜之年,环保“十三五”规划目标、“水十条”、污染防治攻坚战等都要在今年交出成绩单。那么您认为目前整个生态环保工作的进展如何?到了这一阶段,还剩下哪些难啃的“硬骨头”?

沈晓悦: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生态文明建设摆在治国理政的重要位置,确立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明确提出到2020年坚决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当前,在各方共同努力下,生态环境保护取得了历史性成就,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建设取得重大突破,生态环境质量显著改善。

“十三五”以来,生态环保领域工作力度不断加大,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到2019年年底,“十三五”规划规定的9项约束性指标已有7项提前超额完成,其中包括4项总量指标,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比2015年分别减少11.5%、11.9%、22.5%、16.3%,“十三五”规划目标分别是10%、10%、15%、15%;3项质量指标,PM2.5未达标地级及以上城市浓度相比2015年下降23.1%,规划目标是18%,达到或好于Ⅲ类水体比例提高到74.9%,规划目标是70%以上,劣V类水体比例下降到3.4%,规划目标是5%以下。另外有两项指标尚在进行推进中,一项是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下降18%,另一项是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前者问题不大,后者还需要进一步努力。按照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在2020年“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的说法,经过今年的持续努力,“十三五”规定的既定目标有望如期圆满实现。

然而,由于我国偏重的经济结构、能源结构和交通运输结构并未发生根本性改变,生态环境保护与片面的经济发展的矛盾较长时间还将一直存在,生态环境保护结构性、根源性、趋势性压力总体上尚未根本缓解,生态环境质量与人民群众期待还有不小差距,生态环境形势和挑战依然严峻,生态环境保护领域取得的成果并不稳固,生态环保工作还处在爬坡过坎阶段,不进则退,还有不少“硬骨头”。一是传统重化工行业带来的结构性污染贡献依然较高,环境压力依然较大,同时大气环境质量受气象条件影响明显,完成“十三五”空气质量约束性指标任务并保持所取得减排成果必须持续发力。二是水环境质量虽总体改善,但地区间不协调不平衡问题突出,少数地区劣Ⅴ类水体比例、达到或好于Ⅲ类水体比例指标改善程度不高,城市污水管网不配套等问题突出。三是近岸局部海域污染依然严重。四是实现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率和污染地块安全利用率两个90%的目标面临很大挑战。五是当前疫情防控态势及复工复产政策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会产生多方面影响,需要密切关注和不断跟进。

今年生态环保工作更加务实

《金融时报》记者:与以往相比,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生态环保工作方面有哪些不同?我们应当如何理解这些新提法?

沈晓悦:2020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传播速度快、感染范围广、防控难度大,给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不利影响,给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也带来了巨大压力。2020年5月22日李克强总理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做出了重要部署,与以往相比,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对生态环保工作的部署更加简明扼要、重点突出、目标明确、求真务实。

一是把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和完成”十三五”规划目标放在突出位置。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篇幅明显减少,生态环保工作相关部署也只有100多字,但其重点非常突出。首先,报告在今年发展主要目标和下一阶段工作总体部署部分明确提出要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以改革开放为动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和主要污染物排放量继续下降,努力完成“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完成“十三五”规划目标和污染防治攻坚战任务要求,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内在要求,是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更是回应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态环境需要和期待的“必答题”,必须不折不扣地完成好,向党中央和全国人民交出合格答卷。同时,在报告中强化这一目标要求,也充分彰显出党中央、国务院在面对重大疫情冲击的严峻形势下,保持战略定力,坚持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推动经济绿色和高质量发展,顺应人民群众对良好生态环境期待的坚定决心和信心。

二是污染防治攻坚战要实现阶段性目标。报告提出要打好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实现污染防治攻坚战阶段性目标。今年是污染防治攻坚战三年计划的收官之年,报告提出污染防治攻坚战要实现阶段性目标,一方面表明污染防治攻坚战实施三年必须要达到预期目标,取得阶段性成果;另一方面也表明污染防治攻坚战是一场持久战,“十四五”污染防治攻坚战仍将持续打下去,要向纵深发展。要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升级版,生态环保工作不能有任何放松和懈怠。

三是要提高生态环境治理成效,突出依法、科学、精准治污。近期,党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构建现代环境治理体系的指导意见》,提出要构建党委领导、政府主导、企业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现代环境治理体系,包括领导责任体系、企业责任体系、全民行动体系、监管体系、市场体系、信用体系以及法律法规政策体系。提高生态环境治理成效,突出依法、科学、精准治污是环境治理体系现代化的要求,当前及未来生态环保工作不能搞“大水漫灌”,更不能搞“一刀切”,而应聚焦影响环境质量改善的重点和难点问题上,分类指导,精准施策,从而真正提高生态环境治理成效,提升生态环保工作水平。

四是明确提出长江大保护和黄河生态环境保护与高质量发展。长江和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习近平总书记站在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战略高度对长江和黄河生态环境保护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指出“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他指出,“保护黄河是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千秋大计”,要推动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长江流域11省市,GDP占全国46%,黄河流域9省区,GDP约占全国五分之一,两流域经济总量约占全国三分之二。然而,长期以来由于无序、过度的经济开发活动,使长江和黄河生态系统受到严重破坏,长江“病了”、黄河也在“呻吟”。加强长江和黄河生态环境保护,促进流域高质量发展是落实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最为紧迫的重要任务,是关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长远利益的大事,也是一项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做好顶层设计,编好规划,既要谋划长远,又要干在当下,一张蓝图干到底。

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生态环境保护

《金融时报》记者:《政府工作报告》部署,要“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前提下,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您认为疫情防控阻击战与污染防治攻坚战如何实现共赢?

沈晓悦: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我国经济社会各个方面经受着巨大压力和挑战,一季度经济出现负增长,生产生活秩序也受到一定冲击。当前国内疫情防控总体稳定,并逐步进入常态化阶段,复工复产将加速推进,国际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外防输入,内防反弹任务艰巨。在这种复杂形势下,生态环保工作无疑会面临一些压力和不确定性影响。从宏观层面看,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5月份,水泥、钢材、10种有色金属、初级形态塑料同比分别增长8.6%、6.2%、4.1%、7.9%,增速较上月均有所加快。为提振经济,从中央到地方将出台一系列经济刺激计划,伴随着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等将直接带动钢铁、水泥等重化工业发展,如不能有效把控方向和节奏,这将增加污染防控和环境监管压力;从微观层面看,疫情防控使医疗废物、生活垃圾产生量大大增加,对污染防治和监管能力提出挑战,此外受疫情影响,部分企业由于停工停产时间超预期、员工到岗不及时、运维保障不足、污染治理设施长时间停运等原因,在复产复工中存在污染治理设施无法有效运转,环境风险增高。要坚决打好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和疫情防控阻击战,实现共赢,应重点做好以下工作:

首先,要坚持绿色高质量发展理念不动摇。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关键时期,已经取得的生态环境质量改善成效来之不易,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中,各级政府和部门,应不折不扣地按照中央提出的新发展理念要求,利用好复工复产这一调整机遇,大力发展绿色、健康及高新技术产业,努力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水平,在重大项目审批、金融机构支持等方面不放松绿色要求,防止高污染高耗能项目搭便车,甚至死灰复燃。

其次,进一步完善生态保护法律法规。疫情暴发进一步昭示人们要关爱自然、保护野生动物。为此,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法履行职责,出台了《关于全面禁止野生动物非法交易和食用的决定》,审议《生物安全法》草案、《动物防疫法》修订草案等。应积极推动《野生动物保护法》、自然保护地以及公共卫生等相关方面立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再者,积极帮扶助力污染防治攻坚战和疫情防控阻击战。生态环保部门应积极指导帮助企业在集中精力组织生产的同时,做好污染防治、环境风险防控等,做到平稳有序复产复工。应针对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场所、医疗废物收集处置单位、接纳医疗废水的污水处理厂,加强监督检查,督促医疗废水产生单位、城镇污水处理厂,确保污水处理设施规范、正常运行,切实防范环境风险。应给予可以稳定达标的抗疫物资生产企业绿色通道,减少现场执法监督频次,环保专项资金倾斜等,同时应对在生产工艺改造、治污设备升级、污染物稳定达标排放等方面存在困难的抗疫物资生产企业,优先给予指导和帮扶,坚决防止疫情次生灾害对生态环境和人民群众健康造成不良影响。

引导金融机构支持环保项目

《金融时报》记者:在加强生态环境建设方面,金融行业如何发挥能动作用?

沈晓悦:近年来,我国生态环境保护力度不断加大,污染防治、生态保护与修复项目对资金投入需求不断加大,2019年我国一般公共预算中,节能环保支出达7444亿元,同比增长18.2%。与此同时,金融机构等社会资金在生态环境领域的投入也不断加大,2016年以来,我国绿色金融产业发展迅速,绿色金融市场规模持续扩大。2018年,我国共发行绿色债券(含资产证券化)超过2800亿元,存量接近6000亿元,位居世界前列,截至2019年,国内21家主要银行绿色信贷余额超过10万亿元,占21家银行各项贷款比重9.6%。绿色交通项目、可再生能源及清洁能源项目、工业节能节水环保项目的贷款余额及增幅规模位居前列。绿色信贷资产质量整体良好,不良率远低于同期各项贷款整体不良水平,绿色金融的环境效益也逐步显现。

然而,我们也充分认识到,由于环保工程的资金需求大,回款周期长,项目前期可能需要垫付大量资本金,且节能环保企业大多为民营企业和中小环保企业,缺乏贷款抵押品,这些往往成为金融机构投资于环保项目的主要担心和障碍。要破解这一难题,首先,金融机构应积极践行绿色理念,在其投资评估中,根据绿色信贷标准要求,严格审核投资项目节能环保表现,严禁向节能环保不达标企业或环保信用评价不良企业贷款,防范可能因企业关停带来的金融风险。此外,应积极拓宽节能环保产业增信方式,积极探索将用能权、碳排放权、排污权、合同能源管理未来收益权、特许经营收费权等纳入融资质押担保范围,对环保信用评价优良的企业加大授信力度。政策性银行应在支持绿色项目方面发挥引领作用,做出示范和表率。再者,金融机构应积极与地方政府、第三方服务机构合作,通过引入专业化项目运营团队,将相关项目合理搭配进行打包融资,分散可能出现的金融风险。


]]>

2020年07月13日 10:16
599
周月秋:不设增长目标的政策背景与务实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