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法国外交政策趋向灵活的古典主义

胡小文

2018年05月14日 12:00

马毓鸿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05月10日

  法国国际和战略关系研究所近期发表题为《马克龙外交:全新的法国对外政策?》(Macron, Diplomatic: A new French foreign policy?)的报告,聚焦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后的各项外交政策。该报告由14篇短文构成,详述了法国的国内环境和对外关系情况。报告认为,在萨科齐激进的“果决外交”和奥朗德的“正常外交”风格后,马克龙似乎实行了一种更为灵活的古典主义风格。

  实质上,马克龙不主张彻底颠覆过往的外交政策,同时认为自己的做法符合历史传统。作为继任者,他调整了联盟、价值观和利益之间的平衡,并更看重国家利益,这让他的政策有明显的欧洲取向。具体形式上,他多采取严控舆论,同时表现出灵活的个人风格。

  马克龙在国际问题上的立场在其竞选时便可见一斑。其他候选人对外交政策的复杂性并未给予认真关注,但马克龙在整个竞选期间都坚持他对欧洲的承诺,同时他也希望振兴法德关系。为此,马克龙现在的对手还在继续攻击他,这其中有经济因素,也与身份认同有关系。

  在法国以外,马克龙可能被指亲欧,因为他是欧盟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但他的当选决不意味着大多数法国选民会转而支持欧洲计划,而这是双重因素作用的结果。在国内,马克龙在2016年4月发起的“前进”运动破坏了政党政治的传统游戏。在国外,跨大西洋的背景下,英国脱欧公投(2016年6月)和特朗普当选(2016年11月)是另一因素。欧盟选举(2019年5月)将对马克龙外交政策的亲欧倾向产生决定性考验。

  此外,马克龙执政第一年结束时出现了两个关键倾向。首先,是法国政府察觉到了正在迅速恶化的战略环境,迫使其再次提高警惕,这便让我们理解了即将出台的《2019—2025军事规划法》(Military Programming Law)。这一倡议旨在通过伙伴合作建立欧洲战略自主,同时避免国际关系的军事化。其次,一个多极世界的出现意味着多边主义的衰退。国防和推动多边主义构成了法国外交政策的两个轴心。

  短期内,两个相互关联的问题——伊朗和叙利亚将使这两个关键趋势发挥作用。2015年7月,伊朗同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以及德国共同签署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特朗普对伊朗的强硬态度以及他与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的和解,使华盛顿从该计划退出并采取新一轮制裁。事实上,一场复杂的跨大西洋危机正在酝酿,这可能是马克龙必须处理的首要国际危机。

  法国总统马克龙执政刚满一年,尚未明确其亚洲政策,他将外交重心放在欧洲,其次是非洲。然而,一些讲话确实表明,马克龙外交政策的广泛原则同样适用于亚洲,包括安全问题和国际影响力。

  在重大区域事务上,法国呼吁通过加强多边主义解决更广泛地区的各种问题,如朝鲜问题,这是马克龙外交政策的一个重要内容。法国突出尊重国际条约的重要性,并强调国家和地区要通过外交手段共同化解危机。在缅甸罗兴亚局势恶化时,法国也强调用外交方法解决危机,呼吁联合国进行干预以制止军事行动,并允许人道主义准入、重建地区法治。

  法国还倡导地区国家寻求多边方案应对跨区域重大议题。比如在抗击气候变化方面,法国同中国和印度都支持《巴黎气候协定》的实施。

  2018年马克龙总统对中国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开启了他五年任期的亚洲篇章。在北京,他向外界表明自己的政治野心。与其他海外出访一样,此次访华给法国和欧洲在国际舞台上提供了一次重申其重要地位的机会。

  提及“一带一路”倡议时,马克龙明确表示,他期望项目的发展能带来更多互惠成果,也表明了积极参与的态度,正如马克龙所说,他希望“每年至少一次”访问中国。不少分析人士认为,马克龙以及各位法国部长在经济问题上的措词预示着法国在未来几年将采取务实的态度。

  法国对中国采取的这种方式越来越多地被其他欧洲国家所效仿。与德国和意大利一样,法国已主动推进一项欧洲机制以筛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的外国(非欧洲)投资。虽然中国不是这些措施的唯一目标,但中国的工业战略与海外投资——特别是先进技术和欧洲一些关键基础设施建设更加趋同的事实已开始引发各种问题,并引起越来越多欧盟成员国的关切。

  就亚洲安全问题而言,法国现在实际上是扮演关键角色的欧洲国家(包括英国在内)之一,这得益于它在亚洲的军事部署能力以及与许多亚洲国家达成的战略伙伴关系和武器协定。

  (马毓鸿/编译)

]]>

2018年05月14日 10:03
15
马克龙新政下法国铁路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