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破解逆全球化的生成密码

胡小文

2019年08月08日 08:35

许海
光明日报

2008年以来,逆全球化思潮不断有新的表现,经济全球化进程面临重重挑战。尤其是近年来美国频繁“退群”、挑起中美经贸摩擦等一系列动向,引发人们对未来发展不确定性的担忧。在此背景下,结合历史与现实,深入分析逆全球化的生成逻辑,有助于我们正确认识这一逆流的实质。

逆全球化思潮其来有自。宏观看来,它可谓历史上不时回潮的逆全球化倾向的当代重演,如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政府曾出台大幅提高进口关税政策,引发贸易伙伴国反制,成为经济大萧条乃至世界大战的祸源之一。从根本上说,逆全球化思潮的重新泛起,是由数百年来资本主义主导的经济全球化进程的矛盾特征和内在逻辑所决定的。

经济全球化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要求,也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结果。地理大发现和大航海时代开启了经济全球化的序幕,18世纪中叶以来的几次工业革命把人类科技水平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为经济全球化创造了基础条件。同时,经济全球化的推进也建立在强大实力基础上。在经济全球化早期,一些国家凭借强大经济和军事实力,在世界范围内开展“圈地运动”,到处开拓市场,建立殖民地。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西方主要发达国家更是综合运用国家硬实力和软实力,建立世界性产业链,主导国际政治经济秩序。

经济全球化大大促进了国际分工合作,推进了“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但资本主义主导的经济全球化并非慈善化,利益驱动是其核心动机。马克思曾深刻指出:“资本越发展,从而资本借以流通的市场,构成资本流通空间道路的市场越扩大,资本同时也就越是力求在空间上更加扩大市场,力求用时间去更多地消灭空间。”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到处落户、到处开发、到处建立联系的动机,是实现资本无限增殖和占有尽可能多的剩余价值。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资本主义的经济全球化实质上是资本的全球化,资本的力量、利益的逻辑支配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

在不公平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影响下,在资本力量的操纵支配下,为进一步巩固既得经济和政治利益,资本主义国家在全球大力推销其价值理念、制度模式乃至全球秩序规则,引诱或强迫一些发展中国家按照“国际惯例”实施改革,从而成为资本主义全球体系的组成部分。由此可见,构建和维护不合理国际秩序,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推动经济全球化的实际诉求,而一旦现实环境发生变化,一旦有现实动因可能触及其既有利益,逆全球化策略就会浮出水面。

对于进入国际垄断阶段的资本主义国家来说,没有永远的经济全球化,也没有永远的逆全球化,只有永远的在全球范围内的利益。当前种种逆全球化动向,正是有关国家在多重现实利益考量后做出的策略选择。

国内国际利益的博弈。近年来,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遭遇到一些国家的保护主义挑战,个中原因,从西方国家国内来说,由于不同阶层和人群从经济全球化中获利不均,贫富差距拉大,社会中下层群体的“被剥夺感”进一步增强,因此部分利益受损者成为经济全球化的反对者,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正是为了迎合这些“全球化失败者”的排外情绪,以期为未来换取更多选票。从国际来说,当前经济全球化正处于动能转换和系统升级阶段,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推动下,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浪潮方兴未艾。一些国家在“本国优先”思维支配下,更出于战略遏制的需要,试图通过破坏规则阻止假想敌国家进一步从当前经济全球化与自由贸易体系中获益,这种以实用主义对待国际规则的态度,是利益逻辑支配下的又一次历史重演。

维护不平衡的国际秩序。长期以来,国际社会形成了一整套以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为主导的政治经济秩序。维护这种秩序,为这些国家稳固获益提供根本保障,是其推进经济全球化的首要目标。一些西方发达国家一向以自由贸易推动者和保障者的角色出现,突然演变成贸易保护主义者,原因正在于在国内矛盾激化、乱象横生,国际地位相对下降,甚至其自诩的“人类最后一种制度模式”受到广泛质疑,在此背景下,资本主义国家不甘心失去以前的利益,于是采取种种看起来迥然不同的方式维护其利益。事实上,在资本主义不同历史发展阶段,围绕注重自由放任还是国家干预,先后产生过重商主义、古典自由主义、凯恩斯主义、新自由主义等不同经济理论,各自在一定时期发挥过作用。新自由主义盛行于资本主义由国家垄断向国际垄断发展阶段,是为缓解国内滞涨危机和实行国际扩张服务的理论,为推进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发挥了积极作用。但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带来经济虚拟化、贫富差距拉大、社会矛盾激化等新问题,新自由主义由盛转衰。尤其是在21世纪初的国际金融危机后,在经济低迷、阶层固化、失业率居高不下、难民危机等刺激因素作用下,排外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贸易保护主义、政治民粹主义抬头,逆全球化成为资本主义国家启动的自我防卫机制,试图以此转嫁国内矛盾,实现战略遏制。如同在经济危机中,“牛奶入海”并不意味着资本家放弃利益一样,逆全球化也并不表明资本主义国家放弃了影响全球的努力。英国宣称其脱欧是为了成为“全球英国”,美国的种种保护主义措施则是为了使其“再次强大”,它们的全球影响计划并没有丝毫变化。可见,对资本主义国家而言,逆全球化和全球化,目标都是维护和巩固既有不平衡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

 
许海 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

2019年08月08日 04:33
1422
索马里恐袭并非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