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吉布提何以成为大国海外基地选项

胡小文

2019年09月09日 02:07

徐启利 龚耘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海外基地是国家投送军事力量的“踏脚石”,也是国家在本土之外施加国际影响力的“桥头堡”。通过部署海外基地可以从遥远的第三方变成地区格局的“利益攸关方”。由此,设立海外基地已成为当前大国维护本国海外利益的重要方面和普遍选择。

海外基地一直以来是各大国投射自身力量的“桥头堡”和干预地区事务的“前沿阵地”。近年来,伴随着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需求的大幅度增加,美、日等国家纷纷在吉布提设立海外基地,加上早期法国在此建的海外基地,意大利、西班牙、瑞典等其他国家的巡逻机和海军护航编队也经常在此停靠,休息调整、进行后勤补给,小小的吉布提成了各国海军的汇聚地,大国海外基地选址的重要选择。

吉布提的战略地位缘何重要

欧亚非三大洲的“要塞”。吉布提地处非洲东北部亚丁湾西岸,北与厄立特里亚为邻,东南同索马里接壤,扼红海进入印度洋的要冲曼德海峡,控制着非洲内陆与阿拉伯半岛、地中海和印度洋的战略要地。吉布提虽然面积仅有2.32万平方公里,人口数量94万,但“秤砣虽小压千斤”,其所处的地理位置引起了各大国的关注。美国在海湾战争期间使用了当时法国的吉布提基地,把航母舰队部署到这里执行作战任务。后来又在伊拉克战争中使用吉布提基地,对伊拉克海上封锁长达3年之久。为了增强在非洲地区的影响力,美国于2011年3月在吉布提建立海外基地,并将其作为与“其他大国”竞争的重要一环,希望最终达到抵制“其他大国”行动的目的。

大国争夺的“战略支点”。大国博弈,“战略支点”极其重要。作为“东非之角”的吉布提,其战略位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谁控制了吉布提,就等于直接掌控了苏伊士运河—红海这条战略要道的脖子。因此,吉布提成为大国争夺的“支点”。自19世纪初到二战爆发前,法国和当时的海上强国英国展开了对吉布提的争夺。直到1888年9月,英法才划定了殖民边界,签订边界条约。尽管美国在吉布提建立海外基地晚于法国,但是通过“苦心经营”,吉布提被美国建设成为其在非洲最大的海外基地,在军事活动范围和强度上已经超过了经营一百多年的法国。

石油通道上的“哨兵”。地处非洲之角的吉布提资源匮乏,但是却扼守重要的石油运输交通要冲,掌控了这一区域就掌控了印度洋和地中海之间的海上石油通道。全球每年约30%的石油要经过这一地区。以亚洲国家为例,日本每年有2万多艘船驶经亚丁湾,中国进口石油约75%都来自中东和非洲区域。而吉布提恰恰处于这个交通枢纽上,从吉布提向东可以直接通向印度洋和阿拉伯海,进而到达东亚和太平洋地区;从吉布提向北可以经过红海、苏伊士运河,然后进入地中海和大西洋;也可以从红海向南走,通过印度洋绕道好望角。所有经过这些地方的船只,大多需要经过曼德海峡在吉布提港停靠,曼德海峡是国际石油运输的主要通道,被称之为石油运输生命线,而吉布提为这一能源通道提供了必要的安全保障,成为石油运输线上的“哨兵”。

吉布提为何长期奉行中立态度

奉行中立的态度。与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等国家相比,吉布提是同区域反对西方殖民主义势力最薄弱的国家。泛伊斯兰思潮、泛阿拉伯思潮和泛非洲思潮等在吉布提的影响最小,所以吉布提长期奉行中立的态度,坚持不与其他国家结盟,坚持与邻国发展睦邻友好关系,积极参与地区之间的协作,积极支持国际社会打击海盗、反恐维稳、国际救援等行动,注重发展与世界大国的友好关系,既可以利用其有利的地理位置吸引大国建立海外基地获得安全保障,又可以带动其经济社会发展。

相对灵活的政策。吉布提的工农业基础薄弱,为了发展经济,吉布提政府采取相对灵活的政策,一方面积极与世界各国在平等的基础上发展友好关系,远离各种纷争,缓和外部矛盾冲突,以创造良好的政治环境;另一方面积极调整经济政策,争取外援外资,重点发展第三产业,并加紧实施基础设施建设,积极参与地区一体化进程,而各国在此设立海外基地刚好契合了吉布提政策的实施。各国在吉布提设立海外基地不仅可以促进其基础设施建设,还能施以援助、投资并推动当地消费、解决就业问题。因此,吉布提政府对各国部署海外基地及各国海军停靠补给持欢迎态度。

较为稳定的政局。吉布提处于地区战乱动乱风暴的“台风眼”,周边国家经常处于动乱之中,恐袭事件时有发生,而吉布提在周边复杂严峻的安全形势下保持了一方“净土”。吉布提相对稳定的国内政局大大降低了各大国在吉布提建海外基地的政治风险,这也是吉布提能够吸引他国来建海外基地的重要因素。另外,多国军队在这里建立海外基地带动了吉布提的全面发展,既促进社会经济发展,还能帮助提供安全防护,可谓“两全其美”。

实用主义的外交。吉布提允许他国在其本土设立海外基地,一个主要原因是其长期奉行实用主义外交政策。吉布提立足于本国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利用其自身的“区位优势”追求现实利益,把实质性获得特定的政治经济利益作为外交政策的优先原则,不局限于与一两个大国形成某种军事联盟,而是允许多国在其本土设立海外基地,主张“来者即是客”,积极与世界各国发展更为长远的合作关系。譬如美国租借吉布提海外基地每年要支付约6300万美元的租金,日本与法国每年租金也都高达3000万美元以上,再加上各国数额巨大的各类援助,吉布提可直接获得更多的现实好处。

大国在吉建海外基地有多项战略需求

承担国际责任。随着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增加,在联合国的授权下,中国、俄罗斯、印度等国家与一些国际组织纷纷派军舰到亚丁湾海域及非洲地区执行打击海盗、国际维和与人道主义救援等任务,因吉布提便于停靠休整与补给,所以成了各国军队开展打击海盗、反恐维稳等活动的大本营。“9·11”事件后,美国为了彻底铲除极端恐怖分子,实施了“非洲之角持久自由活动”,组建了“非洲之角联合作战部队”,这就需要一个强大的海外基地为其提供各种保障,于是在法国的帮助下,美国在吉布提建立了海外基地,作为美国反恐维稳的前沿阵地。

获取战略资源。战略资源是由国家地理位置、国土面积、人口和地质状况等因素决定的,它与国家的经济和军事发展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譬如日本,国土面积非常窄小,资源紧缺,其经济、军事的发展特别依赖于海外资源的进口,在吉布提建立海外基地,可以直接保护其海上能源与贸易通道的安全,从而获取更多的战略资源。法国虽然关闭了许多海外基地,但吉布提海外基地依然保留着,主要还是为了保护法国从非洲获得钴、铀、铬等原料,尤其是核能开发所需的铀全部来自非洲,这些战略原料的获取直接关系到法国的经济命脉和武器装备的研发。而美国在吉布提建海外基地,除反恐的需求以外,获取战略资源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美国在这一区域建海外基地不仅可以强化对沟通欧亚非三大洲的苏伊士运河的控制,而且可以巩固美国在非洲的战略资源进口和中东的石油利益。

密切盟国军事联系。在吉布提驻有军队的国家中有很多是盟国关系,这些国家同时在吉布提驻军,可以更加便利地开展联合军演,协调军事行动,互通军事情报,提升军事合作水平。以美日同盟关系为例,在美国的大力助推下,吉布提成为美日海外基地军事合作的新“平台”,战略合作地域拓宽,军事同盟关系被重新定义。日本在吉布提设立海外基地以后,与美国的军事合作更加频繁,继续租用美军码头用于反潜巡逻机的起降和保养,并把反潜巡逻机获得的情报与美军共享。2013年12月,日本海上自卫队在亚丁湾海域打着反海盗的旗号加入了“第151联合任务部队”,日本的参与进一步密切了其与盟国海军的关系,极大增强了他们的情报互通能力。

展示海外军事存在。海外基地是国家投送军事力量的“踏脚石”,也是国家在本土之外施加国际影响力的“桥头堡”。通过部署海外基地可以从遥远的第三方变成地区格局的“利益攸关方”,进而展示海外军事存在,强化其国际影响力。比如美国借反恐之名,通过在吉布提设立海外基地的方式,开展反恐特种作战训练,展示其在非洲地区的军事存在,逐步实现向东非和中非地区的浸透。又如日本,以反海盗为名,在吉布提设立海外基地,表面上看是为了保护其海上通道安全,但实际上是为了展示其海外军事存在,实现其非洲战略,设立与各大国争夺非洲市场的前沿阵地,强化其国际影响力,为海外长期驻军造成既定事实。

维护本国海外利益。建立海外基地的直接功能是对军事力量海外战略行动提供必要支撑,它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也关系到一个国家的政治、军事、外交等多个领域的战略全局。以中国为例,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的海外投资和贸易不断扩大,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海外从业人员众多,涉及的项目投资更是数额巨大,需要撤侨、护侨或者保障中国海外利益和海上资源运输的安全诉求与日俱增。但是中国日益巨大的海外利益与其海外利益保护的现状并不相符,国际和地区局势不稳定,社会动荡、恐怖袭击等都对中国的海外机构、人员和财产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由此可以看出,设立海外基地作为大国维护本国海外利益的重要方面和普遍选择,已成为世界各国维护本国海外利益的重要战略需求。

后勤补给保障。古语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军舰远离陆地执行海上任务期间,后勤补给更应是重中之重。譬如中国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时曾用吉布提、阿曼和也门等地的设施对舰艇实施过后勤补给。以中国舰艇在阿曼塞拉莱港为例,其补给使用的是商用港,通过商业化保障模式进行综合需求的补给,这种商业化物资采购模式短期内运作尚可,但是亚丁湾护航常态化或中国海军需要走出近海时,这种方式就会无法及时满足后勤补给需求。中国海军采取补给舰伴随保障作战舰的保障模式花费成本较高,而且保障的效率也较低。编队官兵休整需要岸上基地,食品、油料等物资补给以及舰船维护保养等都同样需要岸上基地。可见,各国在吉布提建海外基地,实施就近高效的后勤保障,不仅能够对在这一区域执行护航、人道主义救援等任务的部队提供休整的场所,还能够快速应对北非及其他周边地区的突发情况。这对于各国军队更好地履行国际义务具有重要意义。

  

徐启利,龚耘 海军工程大学政治理论系。


]]>

2019年09月09日 10:07
92
印度总理莫迪积极寻求参与俄罗斯远东开发,或与日俄打造“新三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