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中国网评】“拒绝做美国的附庸”,这是欧洲战略自主的开始

胡小文

2023年04月23日 01:15

乐水
中国网

近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结束访华之旅后对媒体表示,欧洲必须加强战略自主,拒绝做美国的附庸,并且应当避免卷入台湾问题。这是在当前美国不断煽动冷战思维的全球舆论氛围下,法国作为欧洲大国发出的反对阵营对抗的最强音。同时,这一表态也呼应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法兰西共和国联合声明》中的“法国重申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重要承诺。在访华期间,马克龙曾说:“法国和中国,大概有相同的脾气。”这“脾气”就是哪怕有分歧,也要相互尊重、坦诚相待。中法两国同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主张强化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国际体系,也都支持通过对话和协商处理国际间的分歧和争端。正是这相同的“脾气”,让中法在单边主义和逆全球化逐渐抬头的国际环境中,能够携手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

马克龙作为戴高乐主义的继承人,其立场充分体现了法国追求独立自主外交政策的传统。戴高乐主义的核心就是坚定维护国家的主权与独立。具体而言,法国的独立外交政策主要是针对美国而言——就连美国也承认“法国具有反美的传统”。1966年,为了摆脱美国的军事控制,时任法国总统戴高乐毅然退出北约军事委员会,并要求美军关闭驻法基地,限令北约军队和指挥机构在一年内撤离法国。美国曾称此举是“对准联盟心脏刺了一刀”。在上世纪60年代的美苏冷战格局下,戴高乐努力平衡美国与苏联之间的关系,并于1966年访问苏联,让法国架起了东西方之间的桥梁,也让欧洲有望成为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之外的“世界第三极”。那时,戴高乐还富有远见地认为中国必将在未来多极化的世界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1964年法国成为率先与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此外,法国还是第一个与中国建立全面伙伴关系、第一个与中国建立军事对话机制、第一个与中国互相举办文化年的西方国家。

马克龙的外交政策被外界普遍视为戴高乐主义的回归。马克龙与戴高乐一样,对北约怀有极度的不信任感,并努力追求实现欧洲的“战略自主”。2019年,马克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北约脑死亡”说,并表达出对欧盟实现独立防务的强烈意愿。欧盟深知,如果不愿意做美国的附庸,就必须在外交与防务上获得独立。正如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所言,“欧盟希望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但是,美国为了能够继续深度介入欧洲事务,并不愿看到欧盟“战略自主”目标的深入推进。2018年,马克龙在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百年纪念活动时,呼吁建立“欧洲军”,而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则立即发推文称,这是对美国的“侮辱”。如今,乌克兰危机的不断延宕,又给美国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扩大北约对于欧洲的影响力,从而让欧盟多年来孜孜以求的“战略自主”目标更加遥远。

虽然美欧是传统意义上的盟友,但是欧洲的有识之士心知肚明,欧洲只不过是美国维护全球霸权战略中的一枚“棋子”而已,美国所奉行的单边主义与强权政治同欧洲所追求的多边主义理念无法相容。因此,马克龙对美国说“不”的声音立刻在欧洲得到了广泛响应。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4月11日公开表示:“如果与美国的联盟意味着欧洲在所有问题上盲目地、系统地遵循美国的立场,那就错了。”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也在第一时间表态称,马克龙总统要求欧洲独立和主权是完全正确的,欧盟国家不应成为美国的附庸。越来越多的欧洲人正在从美国的“价值观外交”谎言中清醒过来,明白唯有独立自主才能真正维护欧洲自身利益。

如今,国际局势动荡不安、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但对于多边主义价值观和独立外交政策的坚守,让中国与法国之间具有天然的“磁吸力”,也让中国与欧洲在应对全球性挑战时拥有更广阔的合作空间。正如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中方支持欧洲战略自主,支持中国式现代化和欧洲一体化共同发展。”相信一个更加独立自主的欧洲与一个更加繁荣现代的中国将共同推动世界多极化早日实现。


]]>

2023年04月23日 09:16
478
全球共同课题:加强气候适应的能力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