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理论研究

儒家义利双行思想在国际关系理论中的彰显

赵庆秋

2022年07月14日 11:15

赵滕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第一,国际政治秩序只能在现实因素的基础上通过建构活动形成。国际政治本质上是无政府的,现实主义在这一点上无疑是正确的。但是,无政府的国际政治也急需价值原则基础上的政治秩序。不同于国内政治秩序在唯一公共权力对合法暴力的垄断之下,这种秩序只能是基于先进国家的积极建构,能够产生一种“自然的”“必然的”统一性面貌与外观,仿佛能够证成某种抽象的、绝对的规范原则。在缺乏最高权威与对全球暴力的唯一垄断的国际活动中,国际政治以客观现实反复提示人们,无论是国内或国际,政治秩序都不是某种抽象的、绝对的规范原则的自然结果,必然需要参与主体的积极建构。

第二,少数国家的现实综合力量成为建构国际秩序的重要基础。无论是原则政治的“王道”,还是现实政治的“霸道”,其前提都是构建国际政治秩序。而这种建构活动,离不开少数国家的现实力量。当然,这种力量是凝聚了文化、观念等软实力与军事、经济、人才等硬实力双重因素的综合体。传统自由主义的弊端在于忽视了硬实力因素,而传统现实主义则忽视了软实力因素。只有将两种因素综合起来,才能全面理解构建国际秩序的客观力量。此外,在各国诉求的多元、搭便车问题等因素影响下,历史上的国际秩序主要由少数国家倡导,很难出现全体成员都自发、自然、一致遵从的国际秩序。

第三,建构的国际秩序本身,既统合了国际社会绝大多数的意见,也是现实综合力量的结果。我们必须承认,历史上任何时候都难以做到一致同意的国际秩序。而国际秩序的形成也从来不单是道义、价值的规范因素,或者仅是权力、利益的现实因素,而是两种因素的综合结果。当规范因素团结了多数国际主体时,必然需要转化为相关现实因素,才能将特定国际秩序框架落实。而现实因素也不能单纯、长久地发挥作用,必然要通过说服、传播、感召等软实力征得国际社会的大多数同意,才能够真正形成国际秩序。实际上,即便再“霸道”的国际政治,也存在规范因素。而如果主导国家总是依据单纯的现实因素来维持国际秩序,恐怕也无法收到长期稳定之效,这也正是当今霸权主义的困境。

第四,建构国际秩序的国家自身也被其建构的国际秩序所约束。儒家义利双行思想有两个层次,第一个是主导国家以其现实综合力量建构国际秩序;第二个则是主导国家自身也模范地遵守国际规范,从而有力地巩固国际秩序。显然,第二个层面才是儒家义利双行思想的题中之义。学界经常忽视的是,“春秋五霸”自身也是模范地遵从周王室规范的,这在关于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等很多史实中得到充分证明。从这个角度来说,当今的“世界警察”经常在行动中自相矛盾地违背道义要求,恐怕距“春秋五霸”的水平还相去甚远。显然,儒家义利双行思想下的国际政治秩序,也有汇合国际力量,从而制衡秩序建构者本身的功能。作者单位:北京外国语大学)


]]>

2022年07月14日 19:16
2415
虚荣的“气概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