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札记 新书推荐

评《海外中医珍善本古籍丛刊》

黄兵

2017年05月10日 12:00

王永炎
《光明日报》


    《海外中医珍善本古籍丛刊》(中华书局,2016)大型影印丛书的出版,切实是为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助了一把力。该丛刊的主要编纂人员,多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医史文献界前辈学者马继兴、李经纬先生的高足。上世纪九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初,“春江水暖鸭先知”,他们利用走出去的机会,先行开展了海外失传中医古籍的抢救回归工作。从1996到现在,历时20年,终于基本完成了海外调研并复制回归珍稀中医古籍的历史任务。有关海外珍稀古医籍的调研回归艰辛过程,已见主编郑金生撰写的丛刊“前言”,兹不赘述。我想着重评述的是该丛刊的内容、编纂及研究方面的若干特色。

收录珍稀

清末至民国初期,我国学者曾从日本搜罗回归了一大批国内散佚的中医古籍。这批医书中许多都已经影印或校点整理出版。《海外中医珍善本古籍丛刊》收录这批海外中医古籍来源更广(包括欧美若干国家和地区),数量众多。全书共403册,收书427部(约22万页)。其中宋版书8部、元版11部、明版214部,占了全书的一半以上。此外还有日本刻本18部、抄本113部,朝鲜刊本16部,又占了全书的三分之一强。其他则为清刊本(40部)与近代抄本(7部)。在一部以中医古籍为主体的影印丛书中,明代及其以前的版本、成书于明以前的书种占如此大的比例,实属罕见。更重要的是,以上427部古医书中,属于今国内已失传的书种达160余种,失传的珍稀版本则有280余部。因此,这批古医籍具有非常高的版本与文献价值。

这批古医籍也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我国今存宋以前医书屈指可数。今存世的全部宋代医书不过百余种,其中医方书只有40余种。宋代医方书以传信经验者居多,学风严谨,故备受后世重视。而该丛刊收录的宋代医方名著就达22部。国内失传的书种有宋余纲《选奇方后集》、严用和《严氏济生续方》等。因此,众多宋代方书是该丛刊的一个亮点。

除宋代医方书外,该丛刊还收录了许多价值很高的国内失传古医书。其中宋代刘元宾《通真子补注王叔和脉诀》,金代张元素《洁古注脉诀》,元代吴瑞《日用本草》,明代赵继宗《儒医精要》、张四维《医门秘旨》、施沛《灵兰集》(初集、二集)等医书,可分别为中医理论、临床各科、本草、脉诊、军阵外科等研究提供了极为宝贵的材料。

此外,该丛刊收录数以百计的古医籍珍稀版本,也可为校勘及考镜学术源流提供重要参考。例如中医著名方书《和剂局方》,其早期版本在国内少有收藏。该丛刊收录了海外所存该书的宋、元、朝鲜活字覆刊元本及明前期刊本共6种,可望对重新校勘整理《和剂局方》发挥重要作用。可以预见,该丛书所收录的国内失传古医籍书种及珍稀版本,将为今后辨章中医学术、考镜文献源流提供许多新的宝贵史料。

编目详明

自古以来的大型丛书,在子书分类方面着力甚多,但为子书编制目录者甚少。清代《四库全书》如此,近代的《四部丛刊》《丛书集成》也是如此。世人多不了解为古籍编制目录的意义,将其视为简单劳动,其实不然。

古医籍的编纂没有严格统一的体例。一般官修,或作者文化水平较高的作者所编医籍,其原书多有较好的目录。但更多的出自民间不同文化层次作者之手的医籍,其书或无目录,或虽有目录,却存在或繁或简,或目录与正文不一致、目录层次失序等许多问题。为这些书籍新编目录,厘清其书籍的编纂体例与层次,使目录与正文保持一致,且目录分级繁简得当,不仅可方便读者查阅,也是考镜该书内容体例的重要环节。丛刊编者与中华书局的编辑们密切合作,以所收各子书实际内容为依据,全部新编了目录。在此过程中,发现了很多原著错简缺页之处,有的甚至是原书编纂时的失误。对这些问题,错简者调之,谬误者正之,缺漏者能补则补,不能补则予注明。经过一番编目整理之后的古医籍,已比原书更为完善,更便于检索利用。

为古医籍新编目录,必须把握全书的构架与内容层次。尤其是某些大体属于丛书类的古医籍,其编纂体例繁复而不规范,层次欠明。若不理清其纲要,势必头绪纷乱,不知所云。例如明代王执中《医学纲目》(原名《伤寒指南》)一书,既录他人原著,又辑诸家之书成卷,甚或自编子书,体例混乱,书名剜改,以至于原馆藏目录都误把《医学纲目》《伤寒正脉》视为二书,分别被置于不同的类别。但经分级编目处理后,该书的结构一目了然。由此可知,影印古籍时按原著重编目录,绝非易事。

提要精审

该丛刊提要的执笔者郑金生、张志斌二位研究员,均属学中医出身,但从事医史文献研究多年。观其提要凡例,每一子书提要分原著客观描述、作者及学术内容要点、著录与流传三部分。其中客观描述部分体例谨严,先后有序,著录规范,对鉴定版本具有重要参考价值。著录与流传部分则上溯书目著录之源,下探收藏传承之流,简而有要。

该提要对诸书学术要点的归纳与探究颇多新见。例如提要在介绍《易筋经》一书时,对该书的成书年代、“易筋”经法要点及底本年代,都有十分明晰的介绍,且明确指出日本江户时期抄本(有海岱游人序、沈玉田校定)是当今传世各种抄本之最早者。又如明李时珍《本草纲目》曾经著录元吴瑞《日用本草》,并引其文百余条。今国内所存题为元吴瑞编辑、明钱允治校注之《吴太医日用本草》三卷,其文与时珍所引并不相同。郑金生研究员在得到从日本龙谷大学所存八卷本《日用本草》之后,将其逐条与李时珍所引核对,证实八卷本《日用本草》才是吴瑞之书,三卷本乃取明宁源《食鉴本草》改编更名而成。类似这样拨乱反正、纠谬订讹之处在提要中甚为多见,足证该提要确实在考镜学术源流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

图片选自中华书局出版的《海外中医珍善本古籍丛刊》

(作者:王永炎,系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国中医科学院名誉院长)



]]>

2017年05月10日 11:31
584
《中华文化简明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