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如何搭乘创意经济的战略快车?

——对话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李明泉

宋扬

2017年04月17日 12:00

《新华观潮》2017年第3期

2016年底,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数字创意产业与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节能环保等产业一起,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被纳入规划。
    在国内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作为国有大型文化企业,集团该如何发挥既有优势,搭乘创意经济的战略快车?本刊特意邀请到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李明泉进行对话。

创意经济需要融发展,推动“风马牛相及”

《新华观潮》:《规划》指出数字技术与文化创意、设计服务深度融合,数字创意产业逐渐成为促进优质产品和服务有效供给的智力密集型产业,创意经济作为一种新的发展模式正在兴起。如何理解创意经济这个新概念?
    李明泉:“创意经济”的概念由英国政府在1998年正式提出。它是文化工业、文化产业、文化创意产业、创意产业等的承续、拓展和新变。从此以来,发达国家和地区提出了创意立国或以创意为基础的经济发展模式,发展创意产业已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我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提出知识经济概念,以不断推动文化产业、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在未来,创意经济乃至创意社会是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
    创意经济与文化产业不一样。文化产业是文化内容和文化资源,经过生产技术、生产工艺等若干环节,形成文化产品。而创意经济则更加宽泛,涵盖了一二三产业的各行业各门类各部门,无论是农业、工业、服务业还是信息产业,都可以跟创意产生密切关系。做任何产业,在任何领域,都可以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激活思维创新创意,推动经济充满活力地发展。
    如今,传统经济发展到遇到瓶颈,生产资料在枯竭,生产技术需升级,生产方式应变革,因而要进行供给侧改革、结构性调整。而传统经济通过创意融入,就会金点子“破窗”,让创意成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创意经济可以说是经济领域的一场创意革命。其核心和关键就是非线性创新,渗透到经济发展各个环节。创意经济是全面的,各领域、各环节、各生产要素都可以通过智慧、思想创新来渗透来撬动。
    《新华观潮》:四川新华发行集团是以出版、发行、教育为主业的大型国有文化企业,可以从哪些方面下手,发展数字创意产业?
    李明泉:发展数字创意产业,既是前所未有和非常难得的机遇,也是一项难度不小的挑战。
    融合发展是创意经济最重要的路径。原来各产业之间是“铁路上的警察——各管一段”,相互之间来往不多,现在要打破行政制约、制度约束和产业壁垒,形成融合发展之势。
    俗语说“风马牛不相及”,但是融发展就是要让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相及”。工业怎么和农业融合?农业怎么和文化结合?这些都需要创意作为粘合剂。
    新华发行集团实力雄厚,优势主要是内容生产,在融出版、融发展方面也走在全国前列。你们有两个实验室(出版融合标准实验室,新闻出版业科技与标准重点实验室),在我们国家《“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指引下,我想新华发行集团依托大数据、互联网+、云计算等新技术,在融出版、数字创意产业方面,应该会有更好的发展。
    新华发行集团是一家大型国企,在发展创意经济中要注意突出自己的规模优势、资本优势和资源优势。我们要瞄准发展趋势和走势,引进国际最先进、高端、前沿的数字创意产业技术。在某种意义上讲,创新=内容+科技。创意经济的生产技术水平和领先程度决定着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数字创意产业最大特点是要创造、培养、引领消费者。因为数字创意产业很多新生产品,比如AR、VR、3D,这些都是以往所没有的市场和产品。这些新产品需要培养足够的消费人口、消费群体。这就要求研究国内的文化市场和消费习惯。对现有消费结构、消费群体、消费偏好进行调查。这样生产的内容才能有针对性,才能契合消费需求,培养最忠实的消费者。

依托大数据,定向定制生产

《新华观潮》:《规划》中对数字创意产业提到了“创新技术和装备”、“丰富内容和形式”、“提升创新设计水平”、“推进相关产业融合发展”等主要的任务。技术和内容哪个更重要?集团应该着重哪一方面?
    李明泉:两个都重要。但是两个相比之下,内容更重要。虽然技术不断在更新,但技术是可以拿来的。我们可以把国内、国际最先进技术引进来,把高端研发机构引进来。而内容是不行的。
    内容是所有文化创意产业的基本前提和核心要素。内容一旦好了,可以根据核心内容开展一系列延伸产品开发。数字创意产业很多时候是一种表达的创新,是表达形式的不断转化,如根据核心内容可转化成动漫、游戏、数字电影等,开发不同延伸产品。
    做数字创意产业,我们需要思考自己要提供什么样的产品?大规模的、针对所有人的工业化产品已经不能满足消费需求了。据我了解,美国的报纸、杂志现在就是为客户量身定做。比如你喜欢收藏,他喜欢军事,就量身定做收藏类、军事类产品。消费市场尤其是文化创意类的消费越来越体现出个性化、特殊性的趋势,既有共性又有个性,既有面也有点。这就要求数字出版产品与服务要有精准的针对性和精准的发展策略。数字创意产业的内容生产,需要下很大功夫。比如我喜欢古典文学,你们能不能针对我定向、定制我喜欢的报纸、杂志、文化消费产品?
    要做定向、定制生产的数字创意产业,搞好市场调研是前提。现在是大数据时代,你们已经和电子科技大学联合,他们在大数据方面有很强的技术优势。利用这个优势,可以请专业公司、团队开展市场调研,对消费群体的年龄结构、职业结构、行业结构进行调研,根据报告来分析生产哪些内容。针对不同的群体进行分众式、小众式的量身定做的特有产品。
    《新华观潮》:内容生产要兼顾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这一点其实并不容易。如何能够生产出兼具两个效益的内容?
    李明泉:文化内容生产是比较特殊的,具有意识形态和商品双重属性,要处理好意识形态和市场的关系。在确保意识形态安全的情况,你们可以结合市场,关注当下年轻人的文化需求和消费习惯、消费偏好,有针对性地生产内容产品和提供文化消费服务。
    在我看来,内容生产可以根据党委、政府的需求来确定选题。这几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重大的历史节点都是值得关注的方向。另一方面可以通过网上征集,大量海选,好中选优。建议可以组成内容生产专家评估委员会,建立内容生产选题数据库,由专家从内容、市场、技术、推广等维度入手把关,对选题进行评估,然后再进行生产。这样把关出来的具有竞争性、独特性选题,可以走融发展的产业路子,产品可以是数字出版物、传统出版物,也可以是网上的各种微视频、微电影以及各种数字化的产品。

引进来走出去,不拘一格降人才

《新华观潮》:集团目前也在积极试水裸眼3D、AR+VR出版等数字创意产业链上的产业项目。对于集团的发展布局,您有什么建议?
    李明泉:五粮液集团现在也在做裸眼3D。我去调研过,据了解,全球裸眼3D的生产材料,五粮液集团占了70%。他们裸眼3D产品既有大型电视画面,又有西藏布达拉宫、九寨沟等风景照片,很生动、很立体,年产值达40多个亿。其技术、材料非常成熟了,但是内容还不足。我建议发行集团和五粮液集团合作,一个提供技术一个提供内容生产。我们有没有可能搞裸眼3D 的出版物、视频产品?完全可以合作来做,强强联合,开发出系列产品,恐怕会占据全中国裸眼3D市场的大半壁江山。
    《新华观潮》:无论发展什么,人才都很关键。数字创意产业这样的战略新兴产业尤其如此。地处西南地区,面对这一轮的战略布局,四川地区该如何解决人才瓶颈?
    李明泉:四川创意产业发展的最大问题就是人才问题。创意经济需要的人才不是一般性人才,而是复合型、综合性、创新型、创意性、特异性人才。这种人才太难找了,既要懂历史文化,又要懂市场、懂技术、懂管理。
    要解决人才瓶颈,需要打破人才使用选拔的体制机制障碍,在全世界选拔人才,让全世界的人才为我所用、为项目所用。
    英国、美国、法国、日本、韩国的创意产业做的很好,我们可以和他们的创意产业机构合作,在合作中培养人才。在项目合作中,把人才引进来、送出去。引进来就是通过当顾问等方式把人才引进来,送出去则可以把我们有发展潜质的人才送到国外去。
    与此同时,还可以通过与高校合作,培养人才梯队。人才梯队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培养,比如联办数字创意产业专业,每年招生,也可以联合进行人才培养,解决人才瓶颈。“以人兴文”战略始终是我们不可更易的遵循。

]]>

2017年04月17日 04:25
497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要有使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