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打好“三大攻坚战”要划重点 土地等多领域改革应提速

专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

宋扬

2018年04月25日 12:00

李彪
每日经济新闻 2018年04月25日02版

2018年一季度经济成绩单已于日前亮出,主要指标总体稳定、协调性较好。但是,在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面前,如何保持高质量经济发展态势,更考验智慧和勇气。

4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会议要求,下一步要全力打好“三大攻坚战”,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好乡村振兴战略,更加积极主动推进改革开放,推动信贷、股市、债市、汇市、楼市健康发展,加大保障改善民生工作力度等。

近年来,改革和协调发展被提到了越来越重要的位置,随着各项工作的深入推进,棘手的“硬骨头”被摆上了桌面,如何破题成为关键。为此,《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对下一步改革重点进行解读。

打好三大攻坚战要啃“硬骨头”

NBD:4月23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要求,下一步首先要全力打好“三大攻坚战”,同时要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取向不变,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注重引导预期,把加快调整结构与持续扩大内需结合起来,保持宏观经济平稳运行。“三大攻坚战”被提到重要位置,但是会议也指出,“三大攻坚战”还有不少难题需要攻克,您认为存在哪些“硬骨头”呢?

李佐军:之所以叫做“攻坚战”就是因为难,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中国积累了一些问题需要去解决。其中,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就是一个很难的难题,难题之中最难的就是杠杆率怎么降下来,同时,又要求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这需要高超的平衡。要降杠杆,又要挤出一定的泡沫,还要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

精准脱贫同样是很难做的工作,就算是西方发达国家也没有完全实现脱贫,我们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按照我们设定的目标,所有的贫困人口都要脱贫,这本身就是一个很难的工作。因为很多区域条件比较差,有些家庭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文化素质、疾病等,要想让这些地区或家庭摆脱贫困,难度非常大。

污染防治也是一个多年的老问题,而且我们还处在工业化、城镇化的推进过程中,资源、能源消耗还比较多,一些工业产业还需要发展,目前工业化、城镇化的阶段决定了现在的环境状况,要想把污染控制下来,确实很难。

总体来说,“三大攻坚战”每一项都很难做,但是,我们要打赢攻坚战,需要啃“硬骨头”。

NBD:那么,您认为该如何啃“硬骨头”,有什么建议?

李佐军:“三大攻坚战”是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内容之一,但是,在重点中也要再区分出重中之重,如果面面俱到,同时全面发力的话会分散精力,而且最终的效果也不会很好,条件也不一定都具备。

比如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重点是要解决杠杆率、负债率的问题,关键要围绕破解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高杠杆率问题开展工作;从精准脱贫来看,要重点解决中西部老少边穷地区的脱贫问题;从污染防治来看,难点就是要打赢蓝天保卫战以及解决好重点流域的水污染、黑臭水体等污染问题。最近生态环境部就提出了7个方面的攻坚战,即:打赢蓝天保卫战,打好柴油货车污染治理、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渤海综合治理、长江保护修复、水源地保护、农业农村污染治理攻坚战。

除了划出重点之外,还要建立起考核、评价、奖惩的机制,对设定的重点任务目标进行考核、评价、奖惩。

降成本改革空间还很大

NBD: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进一步强调“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前我国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成效如何,推进情况如何呢?

李佐军:近年来,我们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尤其是在去产能、去库存等方面取得了积极成效,但是,需要关注的是,在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等方面成效还比较有限。比如:去产能要按照改革的方式来做,不能仅仅局限于煤炭、钢铁等行业,还有其他的一些行业也要去做。

下一步,“三去一降一补”重点是要用改革的办法去推进,通过改革调整结构、提高效率、增加有效供给、满足需求。要抓住的关键就是改革,过去我们主要用行政手段去推进去产能、去库存,短期的效果比较明显,但是,也会存在一些问题,所以现在强调要用市场化、法制化的方式去产能、去库存。接下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式要优化。

实际上,从整个宏观经济的发展来看,当前,我国经济增长动能加剧转换。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经济主要靠三个旧功能,第一是三驾马车,第二是大规模要素投放投入,第三是GDP导向的制度安排,尤其是杠杆制度化来拉动增长。

现在必须从供给侧培育三大新动力:制度变革、结构优化、要素升级。制度变革就是指改革;结构优化就是指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区域经济一体化、国际化;要素进步就是技术进步、信息化、知识增长等。

NBD:中央政治局会议进一步提到了“减税降费,降低企业融资、用能和物流成本”等,您认为在这些方面还有多大的空间?下一步需要如何做呢?

李佐军:实际上,降成本背后是改革的问题,只是降成本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比如降税费成本,前提是需要推进机构改革,要转变职能,减少人员,减轻财政支出的压力,如果不把这一块做好,只是减税的话,肯定难以做到位,要从源头解决问题;降低用能成本要推动电力部门的改革等。

总得来说,从降成本来看,我们国家要做的空间还很大,改革的空间还很大。

NBD:从会议释放出的信号来看,您觉得未来一段时期内,哪些领域的改革工作需要加大力度推进呢?

李佐军:改革的领域包括多个方面,具体来看涉及:企业改革、产权改革、垄断行业改革、政府放管服的改革、土地制度改革、创新创业制度改革、开放制度改革、生态制度的改革等。这些领域的改革工作实际上一直在推进,但是这些领域的改革难度都很大,现在需要加快速度,尽快让改革落到实处。
]]>

2018年04月25日 11:04
616
依靠学习 走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