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双核一体化发展 引领成渝“新双城记”

专访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戴宾

宋扬

2020年01月13日 02:52

杜江茜 雷远东 吴新雅
华西都市报 2020年01月10日A3版

专访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戴宾

2020年伊始,画在西部地区的一个“圈”备受关注——成渝双城经济圈,被视作带动中国发展的新增长极。

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四川省区域经济研究会会长戴宾教授,研究成渝发展数十年,见证了成渝发展不断深入,日前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他说,过去数十年,成渝两地在顶层设计上有了更多相向而行,成渝双子星成为川渝地区的坚实内核。而眼下,从成渝经济区到成渝城市群,再到如今的成渝双城经济圈,这是西南双城的梦想和未来。

双核引领新“双城记”

强化成渝中心城市带动作用

在戴宾看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提法,更突出成都和重庆的带动作用。对此,他做了一个比喻,如果说以前是两位老大哥带着一帮小兄弟,现在则更突出要求两位老大哥自己要率先做大做强,再以此辐射带动小兄弟们。

究其原因,空间集中化是区域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当前,我国经济和人口向大城市和城市群集聚的趋势十分明显,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成渝地区动力极化现象同样日益突出,两个特大城市的发展优势不断增强,成为成渝地区的增长极核。这种趋势下,成渝地区要实现高质量发展更需要充分发挥重庆、成都两个特大城市的引领和带动作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作为承载生产要素的优势区域发展,旨在优化国家区域发展格局,打造西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戴宾拿出了一组数据,2018年,重庆、成都两市地区生产总合计3.75万亿元,占全国GDP总量的近4%,占西部地区12省区的近20%。重庆、成都进入特大城市行列,分列中国大陆城市城区人口排行榜的第三、第八位。两个特大城市的发展优势不断增强,成为成渝地区的增长极核。

“很明显,与长三角、京津翼、粤港澳大湾区还不大一样,成渝双城经济圈更强调‘双核’引领,成渝之间任何一个城市都缺一不可。”戴宾认为,过去,成渝地区发展的一体化程度还不够,这造成成渝双城和之外别的地区之间“月明星稀”,而随着双城经济圈的聚拢,双城对周边地区的带动作用将逐渐增强,最终形成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的局面。

“成渝地区要在国家格局中去找坐标、重新定位”,戴宾谈到,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肩负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打造内陆开放战略高地的期待,要在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新格局扮演特殊而重要的角色。

从城市群到经济圈

将形成区域协调合作大格局

另一方面,成渝地区在过去10年获得较快发展,从成渝城市群到成渝经济圈的基础良好。

从2016年“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获批至今,4年时间里,戴宾将两地的合作成果总结体现在硬软两方面。从“硬”的角度看,两地达成共识共同推进下,基础设施建设更多。明显表现在交通领域,除了成渝高铁之外,成安渝高速公路建成通车,成资渝高速公路加快建设,川渝高速公路10处省界站实现无阻断通行,标志着川渝两地步入共融互通的发展新轨道。同时,川渝毗邻地区的合作持续开展,例如,陆续建立成渝轴线区市县协同发展联盟等合作平台;重庆潼南区与毗邻的四川遂宁市达成产业协作等20余项合作事项;四川内江市也与毗邻的重庆荣昌区签订包括共建产业园在内的多项合作计划。

从“软”的角度看,两地之间合作意识越来越强。例如,2018年6月,川渝两省市在重庆签署《重庆市人民政府、四川省人民政府深化川渝合作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行动计划》,双方初步建立主要领导共同召集、轮流主持的联席会议制度。

戴宾相信,此次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提出,将使成渝地区在国家战略地位更加凸显,有了中央政府的积极推动和组织协调,更有利于化解和解决成渝地区发展中的一些矛盾和问题,形成区域协调合作的大格局。

尊重客观规律

推进成渝地区统筹发展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明确提出,对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要尊重客观规律,发挥比较优势,推进成渝地区统筹发展,促进产业、人口及各类生产要素合理流动和高效集聚,强化重庆和成都的中心城市带动作用,使成渝地区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改革开放新高地、高品质生活宜居地,助推高质量发展。

1月6日,在四川省委常委会(扩大)会议上,专题传达学习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精神,重点研究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工作。会议提及,要坚持解放思想、勇于担当作为,鼓励各地大胆改革创新,破除不相适应的思想观念、路径依赖和利益束缚,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功成必定有我的担当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

“要尊重客观规律,这很重要。”一方面,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要牢固树立一体化发展理念,加强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另一方面,还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破除资源流动障碍,使促进各类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并向重庆、成都两个特大城市集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区域经济活动的效率。

戴宾认为,过去成渝之间的竞争和发展具有启示作用。比如,成都的电子信息产业发展良好,重庆也在着力打造,同样,重庆势头红火的汽车制造产业,成都也在布局发展,当外界觉得成都和重庆之间同质化竞争时,放在更大的格局和空间尺度下看,成渝区域的电子信息产业和汽车制造业,都有了长足的发展,提升了成渝地区参与全国乃至全球产业分工的市场竞争。“这其实就是很好的一种合作关系。”

]]>

2020年01月13日 10:49
7617
“收官之年”危与机